<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一五一章 双赢,双赢
    第一五一章

    当日的朝会,总体而言是双赢的,除了徐珵这个倒霉的翰林编修揣着圣旨打着仪仗,如丧考妣地出了京师之外,内廷外朝都挺满意的,可以说是大明朝政治体制建设的一个标志性事件,预示着大明朝的中央官僚政治即将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

    毕竟嘛,皇帝得了福建的银矿,内帑大大地赚上了一笔,马愉、曹鼐这些内阁阁臣龇了牙,很是给外朝这些小官儿上了一课。

    事后,据说曹鼐在内阁里面和马愉的谈话流了出来,让一帮都察院的御史浑身颤抖,大小朝会上再也没敢龇牙,话不长,就一段——“如今河南、山西有于廷益在,却是无事,然西南叛苗未平,缅甸战事未定,总是要加派贤良之人前去督军的,你我二人身为内阁辅臣,总该忠心任事,为陛下选贤举能。”

    这话听着好听,夸了夸于谦有能耐,然后呢,把即将被派往西南的文官儿抬高到了于谦的高度,然而外朝那些明里暗里开始给内廷说话的言官听了这个,脸都绿了——缅甸那边是谁在主持大局?

    沐昂,勋贵之中的勋贵,外朝武将里面的中坚人物,尽管他老子才死了没多久,但他老子被追封定远王,还加了谥号忠敬,那个江湖地位……没看沐昂从左都督降职到都督同知之后,没几年的功夫又升回来了么?人家沐家,可是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勋贵们的面皮的。

    再加上时不时过去打个秋风,拿着叛苗、缅甸思机发之流刷刷存在感的兵部尚书王骥,也在前日里跳反直接站在了文官儿这边,可以说从上到下,云南就是铁板一块。

    到时候谁敢站在大殿上给内廷加油鼓劲,调出京去,到了云南,死在军阵之中都没处说理去,毕竟刀剑无眼嘛,人家王爵在身的沐晟都能死在军中,一个七品的小御史算个屁!

    就在王振颇觉诡异地看着外朝突然平静下来,没人给阉党说话了,想着招来锦衣卫指挥使马顺问问咋回事的时候,京师到底还是出了大新闻。

    按理说这个时候的京师应该是很诡异的,应该是很平静的,一般人是不敢扎刺的,然而雷公他不是人,他是神仙,所以他兴高采烈地在闰七月壬寅这天打了个响雷,把奉天殿的鸱吻给劈了。

    奉天殿是个很敏感的大殿,明太祖朱元璋开始玩圣旨,把前面什么“制曰”、“诏曰”给添了几个字,叫“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就是和这个大殿相应和的,这大殿在南京城有,北京城还有,所以某种程度上,它代表了天意。

    那么它被雷公劈了,是不是一种示警呢?是不是因为皇帝失德了?还是朝中出了奸佞?

    封建时代就这个好,明明是你家屋子建得太高,还在开阔地上,四周没遮没拦的,避雷设施还没那么完善,结果挨雷劈了就可以做出无数符合封建礼法的合理联想,加上皇帝前几天恢复了福建银矿的开采,外朝的众多言官又蠢蠢欲动了,一封封奏疏飞进了通政司,然后扔在了朱祁镇的案头上。

    你有种捞钱,我们喷你你有种别躲啊!

    不过之前翰林侍讲刘俅陈十事,言辞太过激烈了,就等于指着王振的鼻子骂nmb,然后他就被扔进锦衣卫诏狱里,活生生肢解了,所以这次大家伙上书的时候都很注意,没有过多地涉及到王振,最多提几句“任用奸佞”之类的屁话,没指名道姓不说,还概念模糊化了,你还能咋地?

    所以奏疏上出现的最多的字眼,就是让皇帝反省,让皇帝“求直言”,顺便让皇帝花点钱解决一下陕西那边儿的烂摊子——嗯,陕西遭灾多长时间了,地里的黔首眼看着交不上今年的赋税,都开始卖儿鬻女了,然而这么严重的灾祸还不如雷公他老人家劈一个奉天殿的鸱吻,封建礼制的先进性在这一刻一览无余。

    于是王振看着奏折,心情还算不错,毕竟没喷他嘛;朱祁镇看着奏疏,感觉有点儿上火,决定今天晚上多临幸两个妃子败败火。

    按着被喷的次数,朱祁镇也算是老司机,他即位第一年,还没改年号呢,就遇上了蝗灾、日食,京师地震啊、宫殿挨雷劈啊之类的更是三天两头的常事儿了,虱子多了不咬人,谁还在乎这个?他得顾忌封建礼制,不能学着王振直接指挥马顺杀人,但他可以装瞎啊。

    然而外朝喷的实在是太厉害了,这还没到八月呢,朱祁镇就有点儿坚持不住了,先是免了陕西被灾的税粮,又从内努里支了一笔银子,告诉陕西那边的黔首拿着,把卖出去的孩子再买回来,先不提这些钱有多少能落到老百姓手里吧,反正外朝的赞歌顷刻间就唱起来了。

    等杨尚荆接到这些消息的时候,已经是八月中了,这时候他正看着下面踢着正步练分列式的一百八十名弓手,一脸的欣慰。

    “这巡检司的弓手,如今也算是军纪严明了,只是少爷还需勤加操练些,再过些时日,只怕南边的惊喜,就要到了。”忠叔笑着将手中的信函递给了杨尚荆,“虽说惊喜是送上门的,可总也要有那个实力,才能将其一口吃下啊。”

    杨尚荆点了点头:“如今藩司调拨的军备已经到了,如今这班弓手不说令行禁止,也能做到临阵不乱了,若是拉上阵去,和大股流民正面厮杀还嫌不够,但家中的那份惊喜,一口吞下却是没甚么问题。”

    展开了信件,杨尚荆慢慢地往下看,越读眉头锁得越紧,这个徐珵,他怎么看怎么觉着眼熟,可是这熟悉感却愣是说不上来,于是他下意识地开始捋自己穿越前读过的明史,从里面找姓徐的名人。

    “正统朝姓徐的文官……徐有贞?!特么的,徐珵是徐有贞!”杨尚荆这一刻就想拍大腿,也难怪他想不起来,徐珵是到了景泰朝,才在内阁学士陈循的建议下改了名字的,要不是他对这个被排挤的内阁首辅多关注了一下,这会儿肯定是漏过去了,一想到未来的内阁首辅站在了自己的对立面上,杨尚荆就感觉后背发麻。

    之前那个杨戬在翰林院里和这货接触过,唯一的印象就是,这货太聪明了,不但精通经史子集,还特么会观星。

    所以杨尚荆转过头去,眯缝着眼睛,很严肃地问忠叔:“若是本家使力,能不能把这徐珵留在福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