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一四四章 南直隶风波隐隐
    第一四四章

    江南这一片儿,姓徐的杨尚荆认识的不多,有名儿的也就南京徐家那个徐尚庸,也不知道是自己来了还是派人来的,所以杨尚荆皱着眉头问了问长相,心里就跟着一突。

    说曹操,曹操到,来的还就是徐尚庸本人,跟班儿就俩。

    作为南京勋贵们押注的门面,徐尚庸也就是个没有继承权的嫡子,出个南京城只要不大张旗鼓,也没人能深究什么,这也算是外朝文武之间的默契了,不过要是没有大事儿的话,徐尚庸绝对不会过来。

    所以杨尚荆收起了桌上的信纸,仔细折叠后收在怀里,这才吩咐道:“快快请他进来。”

    那皂隶“诶”了一声,倒退着出了门,转身就去请人了,杨尚荆站起身来,走到这个小套院儿的门口站定,等着徐尚庸进来——他现在是有官职在身的,自己又是杨荣嫡次孙,和徐尚庸比身份还要高出去一些的,所以站在套院儿门口正好,可以表示一下尊重、当然了,如果来得时魏国公世子,他就要迎出去了。

    不多时,就看见风尘仆仆的徐尚庸跟着皂隶走了进来,和杨尚荆见礼之后,徐尚庸长舒了一口气,说道:“奉了家中大人的命令,有些事体要和尚荆兄一谈。”

    杨尚荆就挑了挑眉毛,一边引着他往里面走,一边问道:“不知何时?”

    徐尚庸左右看了看,压低了声音:“事密,恐隔墙有耳。”

    很显然,南京城那边的消息还是有迟滞的,或者是并没有多做关注,并不知道杨尚荆已经在黄岩县彻底掌控住了局势,杨尚荆笑了笑,对一边看守的皂隶摇了摇手:“你们且下去歇息罢。”

    那皂隶恭恭敬敬地施了一礼,这才退了下去,徐尚庸看着皂隶的姿态,不由得目光一闪:“尚荆兄果非常人,这么长一段儿时间,便已经将这黄岩县县衙尽数掌控了。”

    能从一个皂隶的表现上分析出一个县的局势,这个徐尚庸绝对不是表面上的那种纨绔,在徐家的地位相比也不会太低,太低了拿出来做白手套,只怕外朝还不认。

    杨尚荆哈哈一笑,向着书房一引:“尚庸兄见微知著,才是真正的深藏不漏,请!”

    现在还属于办公期间,这间客堂属于前衙,不过里面除了忠叔之外,倒也没什么胥吏在,两人分宾主落座了,自然有杨家的家丁送上茶水来,徐尚庸也是渴坏了,灌了一气之后才说道:“今日尚庸前来,乃是为了前日在南京城外的那场刺杀。”

    杨尚荆眉头就是一皱,双目慢慢眯了起来:“此案……京师不是来了钦差么?”

    徐尚庸摆摆手:“钦差不过是个架子,最终结案,不还是要看内外朝的角力?”

    这种涉及到内廷外朝路线之争的东西,肯定不能用什么狗屁的是非善恶、非黑即白来解决,镇守太监一职涉及到了多大的皇室利益就不用多说了,地方上镇守太监干预司法、军政之类的事情,实际上也是皇权的一种最直接的延伸,两浙都转运盐使司正三品的大员,直接就被浙江镇守太监架空了,这其实就是冰山一角。

    所以杨尚荆眉头皱的越发的深了:“也就是说……里面还有隐情?”

    徐尚庸点点头,叹了口气:“也是尚荆兄警醒啊,当日若是没有前去杭州府找孙藩台,而是回转南京城,如今……可还不知道是个什么结果呢。”

    用手敲了敲桌子,徐尚庸左右看了几眼,还是压低了声音,将自己靠近一点杨尚荆:“南京兵部尚书……许是和内廷有所勾连,当日的事,很可能有他的手笔。”

    杨尚荆就是一睁,目光渐渐凝重了,南京兵部尚书和其他的南京六部尚书是不同的,说他是南直隶文官第一人都没问题,如果真是内廷的人……后果简直不堪设想,加上一个南京镇守太监,简直就能将魏国公等一众勋贵吊着打,这也难怪当初为什么魏国公没有大张旗鼓地截下那队盐丁和甲胄了。

    毕竟……朝堂上的政争,还是要拿实锤的,染过人血的实锤虽然还是实锤,砸人的效果没有更好,但是……震慑力还是更强的,而朝堂之上,震慑力也是一个重要的指标,扁鹊的那个论述其实就可以放在这上面——我之所以有名,是因为我只能在病情爆发之后把人治好,两个哥哥是在潜伏期就把人治好了,所以才没名气。

    “小人物的悲哀啊……”杨尚荆心里转着念头,一时间就有点儿悲凉了,在魏国公这种大人物眼中,什么七品知县、前翰林编修、先太师杨荣嫡孙之类的光环,都是无足轻重的,在他的身上,也只是让他这个棋子变得更重一些,拿出去兑子的时候,能够换取更大的利益。

    杨尚荆端起茶杯来,略略遮掩了一下情绪,这才问道:“想不到这阉党势力,竟是如此之大了,在京之时,只问北京兵部尚书徐晞想来与王振甚是亲厚,想不到这南京……”

    徐晞和王骥都是兵部尚书,不过王骥是在外领兵打仗的,身上带着一个尚书衔,也仅仅是作为一种赏赐,相当于多领一份俸禄,而徐晞则是真正从正统六年就开始署理部事的,而南京这位兵部尚书,从来就没有传出过和王振过从甚密的消息,不过他是宁夏第一个进士,朝中乡党甚少,属于势单力薄的,如果真的和王振走的近了……从政治斗争而非个人人品的角度来讲,还是说得过去的。

    停顿了一下,杨尚荆沉声问道:“可是魏国公收到了甚么消息?”

    “北京锦衣卫,北镇抚司。”徐尚庸慢慢吐出一个词儿,“不过消息也甚是模糊,并无真凭实据,兼之事关重大,大人也只能派我前来,让尚荆兄多加小心。”

    杨尚荆慢慢闭上眼睛,然后缓缓睁开:“戬已经知晓,多谢尚庸兄了。”

    徐尚庸苦笑了一声,摆了摆手:“你我本就是一条船上的了,哪里有那么多的客气?如今钦差已至南京城,不日便到杭州,定是要见尚荆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