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一三七章 世态炎凉
    第一三七章

    说起这帮城狐社鼠,就不得不说那帮捕快了,壮班的班头王二彪现在还没上位,不过谁都知道,现任的班头已经熬不了几天了。

    捕快们的待遇比起同行的壮班、皂班来,都要搞出那么一点的,毕竟有时候要和穷凶极恶的人犯刚正面嘛,所以也就承受了更大的压力,抓贼的时候有了“比限”这么一说,杨尚荆规定的是五天一比,所以今天就到了快班班头被打板子的时候了。

    就凭着五百多年之后的科学技术,每年全世界还有辣么多的无头公案发生,就凭现在这连指纹都没办法提取分辨的科技,想要在偌大一个县城里,在没有任何线索的情况下,找到一个可能是潜伏多年、有着完备的身份手续的刺客,简直就是大海捞针一般,所有人都知道,县尊这是要拿着这个押错宝的倒霉蛋给大家上上课,来一出杀鸡儆猴的把戏,告诉下面的人讲一点儿规矩,直属哪个上官就过去跪舔,千万别玩什么花活儿。

    两个行刑的皂隶拎着水火棍,一脸的无奈,总归是这班头是自己人,然而他又恶了曾经的典史、现在的巡检,现在的典史又和现在的巡检站在一条战线上,抱紧了当今县令的大腿,所以……怎么打、打的多狠,这个度不是很好把握的。

    “马捕头,对不住了啊。”一个皂隶把水火棍靠在身上,搓了搓手,一脸的无奈,“我们这些人也是奉命行事,县尊发下话来,不敢不打啊。”

    姓马的捕头点点头,一脸晦气地趴在长凳上,眼前就掠过了前些年无限风光的影像。

    总的来说,政治是一门表达的艺术,对一个官职的称呼不同,就代表着两种截然不同的含义。

    当时的知县还没被叫“县尊”,而是叫“大令”,虽然是相同的意思,指代的都是同一个官职,但是表达上的不同,就代表着这个知县的权威不同,县尊指的是一县之尊,一个县里的绝对核心,所有的工作都要围绕着这个县尊来进行,县尊所发出的一切法令、一切指示,在经过探讨,觉得切实可行,而不是妥协各方利益发现切实可行之后,都会得到最严格的贯彻和落实,一旦出了问题,佐官要自觉站出来背锅。

    而大令则不同,它仅仅是指代着皇权之大至高无上,在进行某些活动、发布某些法令的时候,还是要和县里的佐官进行妥协而不是商议的,县衙佐官的利益、县里大户的利益,都是要进行考量的,只有在这些利益的平衡点被找到之后,县令发出的条令才会被贯彻和执行,出了问题,大家骂的却还是县令,这也是前两任县令被非法上访挤走的原因之所在。

    而在那个县令还被称作“大令”的时候,他撇开了酸了吧唧的李继,投靠了和县丞一条线上的刘琪,整日里,刘琪压着李继各种虐,他就压着壮班的差役各种调侃,至于皂班,因为属于县衙之中的“清贵”人物,离着这些官僚比较近,他还是没敢太过放肆的。

    总地来说,在县衙之中的排序,当时的他自觉着是比李继这个典史还要强上那么一点儿的,每年收孝敬收的手软,什么壮班调快班、步快升马快,总之只要他觉得行,一般吏房那边是不会给他设卡的,至于那帮城狐社鼠,谁还把李继放在眼里?有什么孝敬,那是优先往他的手上送的,就城南红香楼的头牌,各路堂主、舵主都请他睡了多少回。

    然而他想不到的是,新来的县令不按牌理出牌,靠着自己的政治手腕和台州府、都司方面的靠山,一通骚操作直接成了“县尊”,还灭了本地的大户黄家,典史李继那个倒霉催的酸儒生抱上了金大腿一飞冲天,平日里被他欺凌的那个壮班班头刘虎也抖了起来,跑去巡检司吃香喝辣,他自己倒了大霉,被抓起来做典型了。

    搁以前,可都是他给人动刑,什么时候轮到别人打他板子了?

    “一步走错,满盘皆输啊……”马捕头带着点感慨地叹息了一声,他认得到字也不多,这句话还是听清风茶馆那个穷酸的说书先生说的。

    然而隔了这么久也没感觉到板子落下来,他扭过头去,就看见本该行刑的连个皂隶拎着棍子站在旁边,听皂班的班头训话,可能是他沉思的太过投入,这会儿竖起耳朵听,也就听到一半。

    “……沈老大,打太狠了不好吧?大家平日第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没必要这么狠啊。”一个皂隶有点儿震惊地对皂班班头沈文翔说道,“县尊他老人家……不是没直接说要严办么?”

    沈文翔把眼睛一横,冷笑了两声:“呵呵,你倒是菩萨心肠了,是觉得自己手艺太好,想要另谋个出路不成?台州府我还有点儿熟稔,要不要给你介绍介绍?”

    那皂隶吓得一缩脖子,他们这帮人虽然是“经制正役”,在吏房是有编制的,然而上面的班头给穿双小鞋,还不是吃饭喝水一样的简单?随便按个什么罪名,那就是吃不了兜着走,到时候挨上一顿板子丢了差事,滚回家里去,那才是生不如死的。

    就看见沈文翔横了这马捕头一眼,冷笑着说道:“壮班的王二彪可是等着做捕头很旧了,你们可别耽误了人家的谁让,挡人财路可是如杀人父母的,明白了么?”

    一点儿不遮掩地指了指马捕头,沈文翔一脸的不屑:“县尊那可是文曲星下凡一般的人物,想要拿捏这么个吃里扒外的混账,还用自己张嘴了?你们可给我灵醒着点,县尊要是不高兴了,让我吃了挂落,可别怪我对你们俩心狠。”

    “沈文翔,你敢!”马捕头当即就想要站起来,当年他虽然不至于压着姓沈的虐,那也是半拉眼睛不带夹一下的,现在情势逆转,这感觉……唉。

    就在这个档口,两只粗糙的大手直接将他摁住了,一个男人瓮声瓮气地说道:“马捕头,咱们在县里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总不能不依着规矩办事儿吧?”

    马捕头一抬头,就看见一脸胡茬的王二彪冲他笑,牙缝里没剃干净的肉丝儿让他整个人显得异常狰狞,就仿佛刚刚吃了他的肉、喝了他的血一般,再转头,两个皂隶一脸抱歉地走了过来,水火棍高高举起,狠狠砸落,却不如说话那般的客气:“马捕头,我们这也是奉命行事,得罪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