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一三四章 阶级之中分高下
    第一三四章

    同为七品,都分一个正、从,更何况地主阶级这一整个阶级了。

    可以说吧,大地主家下人都知道的一些常识,一般的小地主可能都不知道,这就是境界上的差距,所以杨尚荆,或者说之前那个杨戬知道的事情,福建参议竺渊就未必知道,毕竟他这个参议……江湖地位也就那样了,根本接触不到那些大地主的大新闻,而建安杨氏,蒙元的时候就在福建默默地装逼,一不缺钱二不缺人,什么大新闻都是第一时间知道的。

    话说回来,保不齐就是因为档次不够,这个竺渊才被福建藩司给丢出去顶缸的,或许是哪个地方大户玩脱了,不过更可能的是叶宗留脑子太好使了,直接弄死了竺渊,这样地方大族害怕朝廷来个狠的,就不得不给叶宗留更大的支援了。

    别管怎么说把,死了个朝廷命官,还是从四品的大员,这可是真真正正的大新闻,更别提这还是“流民”杀的了,大明朝的地方政治在这一刻似乎陷入了开国以来最灰暗的时刻,大抵……也就比永乐十八年的那次白莲教起义差了一丁点吧?

    所以杨尚荆在和本县四个佐官,县丞黄成、主簿冯毅、巡检李继和典史刘启道商议着如何抑制流民的时候,省衙门里也在开会,藩司、镍司五品往上的官儿挤在一堆儿开会,一个两个倒不说是愁眉不展,但也是犯了难。

    浙江备倭的任务本来就重,现在都司的治所都是设在了沿海的昌国卫,想要调兵往那边去,不说是不可能吧,到底也要困难些,而这些流民一旦成了流寇,首选的冲击方向也有可能是浙江,毕竟……这里地方守御力量基本都放在了沿海,好抢啊。

    “老夫本想为那百姓谋些福祉,却想不到闹出如此大的风波。”轩輗坐在椅子上,声音里带着一股子疲惫,他是极力反对重开银矿的,现在银矿那边出事,只要朝中有人说是“处置不当,姑息养奸”,他就难逃罪责,说不上贬官吧,一顿斥责是逃不脱的,这对于一个很重名声的文人来说,简直就是斯文扫地。

    他当年出来做御史是丰城侯李贤推举的,李贤他爹李彬是凤阳人,朱元璋的老乡,朱棣还追赠了茂国公,不止这些,能够守备南京就证明他的江湖地位牢靠得很,所以轩輗和武将勋贵那边的关系一直都不错,要不然当初也不能推他过来整饬浙江卫所,一下撸下去四十多个武将还能稳如泰山地坐在提刑按察使的位置上。

    于是乎,文官儿们觉得他耿直,有雅量,清廉,算是文官之中的一杆小旗;武将觉得这人刚毅、果决、有担当,和那帮每天只会子曰诗云的酸丁不一样。总体来讲,他在浙江过的,比王骥这个封了伯的兵部尚书还爽,他也算是摸到了大明朝最上层那个圈子的人了,这里面有什么弯弯绕,他清楚得很。

    其实轩輗这样的人物,孙原贞也羡慕得很,毕竟一般人在朝中的评价,不可能文臣勋贵两边都夸,有李贤在南京做后盾,整个浙江可能有人敢捋他孙原贞的胡子,却没人敢瞪轩輗一眼,所以他叹了口气,劝道:“刁民不识大体,徒生事端,又怎能赖到惟行的身上?为今之计,还是要商讨出些策略,严防那流寇北上浙江。”

    “若是他敢北上,倒也好些。”轩輗收起了略显颓唐的表情,眼中杀气迸现,显然对于这个有祸害自己清名举动的反贼,他是真的动了杀心,“闽地多山,藏于大山之中,朝廷便是调集重兵,也难得将其堵截,可若是他敢从山中出来,定叫他有来无回!”

    大户嘛,最多支援点儿钱粮之类的军需,人手上也就几个管账的账房,不让这帮流民把军需发错了,更高层次的人才是不可能有的了,毕竟这年月已经不是隋唐往前,五门七望那种可以和朝廷掰掰腕子的大家族早就被弄死了,建安杨氏这种档次的家族已经算是顶尖儿了,最多就能给朝廷私底下填填堵,正面掰腕子瞬间齑粉。

    所以现在的大户有什么人才,那是拼了命地通过科举往朝堂上塞,通过影响朝廷上层的决策给自己的家族争取利益,哪里会有智商在水准之上的,去给一个流匪做幕僚?

    “惟行说的也是,那逆贼既然敢公然杀害朝廷命官,定然不是什么愚鲁之辈,自投罗网的事情,定是不会做的。”方廷玉点点头,他虽然是右布政使,然而论起朝堂上的搞大新闻的本事,他比起孙原贞还要强一些,毕竟他在贵州做过布政使,而贵州只有一个布政使;他还上书要裁撤各地右布政使,恢复洪武朝前期各省只有一个布政使的旧历,总之,吊炸天。

    停顿了一下,方廷玉继续说道:“为今之计,其一是加强与闽地交界之处的防御,避免小股流匪过境,以安民心;其二,便是想方设法安抚各地流民,以免有福建旧事发生。”

    想要剿匪是没辙了,先不说调兵需要兵部的调令,单单是那块山地,就属于三不管地带,福建、浙江、江西对它都有管辖权,也只有朝廷下旨明确了范围,才能真正调兵进剿,所以也只能被动防御的同时,防备着本省的流民别学着来一发,补种秋粮的功夫,剿匪可是影响赋税的。

    听着本省文官三巨头的讨论,杨烨就眨了眨眼睛,心思电转之下,瞬间抓住了要点,脸上带笑,直接说道:“下官在黄岩县时,县令杨戬曾与下官言银矿之事,提过些许建议,下官觉得颇有道理。”

    杨烨是正四品副使,而且分管刑狱,排名在提刑按察使司里仅在轩輗一人之下,所以他的建议,还是要听一听的,更何况他提到了杨戬杨尚荆这个名字,大户人家的孩子指不定就能多知道点儿什么事情,所以孙原贞眉头一挑,问道:“却不知杨知县有何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