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一三三章 糟心事儿和开心事儿
    第一三三章

    黄岩县的赋税装上漕船走了,杨尚荆依旧在小校场看着一帮新丁训练,现在他在黄岩县可以说是天老大地老二他老三,在老百姓、乃至底层官僚的心里,皇帝都得排在后面去,所以他也不在乎谁敢在漕船上和他打马虎眼。

    本来他还想着搞点儿队列,复习一下当年军训时的好时光,比如踢个正步一步一动一步两动之类的,争取让这帮人多踢碎几双草鞋,给本县的草鞋编制行业带来点新气象,省着哪天冒出来一个流落民间的皇叔,因为卖不动草鞋直接反了他娘的,他岂不是要大败亏输?

    然而让他满心疲惫的是,这帮文盲居然有人连左右都分不清,走起路来顺拐什么的都是见怪不怪了,喊一嗓子“向右转”,直接和临着的来个脸碰脸的亲密接触,也是小菜一碟,要不是大明朝比五百来年之后唯一先进的地方,就是男风相对开放,也不知道会闹出什么样的幺蛾子来。

    “当年军训那会儿……最起码也是小学四年级,能写会算啊,这帮人……”杨尚荆坐在树荫下面,一脸的抑郁,要不是现在有官身了,他真想冲上去亲自给这帮新丁演示一番。

    忠叔笼着袖子站在他的身后,一脸的笑容:“少爷练兵之法虽然有些道理,然而却不适合这些白丁,若是在战场上厮杀甚久的老卒,亦或是乡间识字的读书人,经此训练,倒是能颇有成效。”

    知识就是力量,这事儿杨尚荆当然动了,然而挠头啊,能打的军户有一个算一个,不是身上有着官职,就是被圈在主将身边好吃好喝供着,他一个正七品的县令要是敢朝这样的人伸手,连爪子带胳膊全都给他打断了,至于乡间的读书人……做胥吏都是对他们的一种侮辱,还做个毛线的大头兵?

    “我还就不信治不了这帮玩意了!”杨尚荆气的是咬牙切齿,站起身来,伸手招了招,李继就跑过来了:“不知县尊有何吩咐?”

    杨尚荆活动了一下手指:“把这一百五十人分成十人一队,每队留一个巡检司的弓手带着,先让他们分清了左右,若是哪个出错了,直接叫出来,绕着这小校场跑上十……不,五……不,三圈吧,明日本官前来查验,若是一队之中有三人以上不合格者,带队的弓手五倍责罚!”

    出了这种情况,杨尚荆也不能只喷新丁不懂事,个个都是傻逼,这年月吏滑如油,巡检司这帮弓手一个个也是一肚子坏心眼子,指不定多少人看着这帮新丁不顺眼,寻思着就这帮泥腿子怎么就和差爷我一个地位了?然后明里暗里使坏了,这么把一个队比作一个整体,就不怕这帮弓手不用心了。

    至于体罚士兵……由他去吧,就近代西欧那帮军队,平时都要靠着体罚狠揍,战时都得靠着鲜艳的军服、高节奏感的军乐带队往前冲,你还指望15世纪的明军新兵自觉接受训练,然后勇敢战斗?

    总之,先分清左右吧,实在不行晚上开个班给扫个盲也不是不行的,也不用讲什么孔曰成仁孟曰取义,那玩意工业革命之后玩玩情怀还行,现在鼓捣纯粹是给自己找不自在,一个两个能写自己的名字,能够听懂上面讲的是什么,也就足够了。

    就在杨尚荆满脑袋黑线,打算直接回转县衙处理些文件的时候,一个胥吏打扮的骑着马跑了过来,一脑门子的汗,隔着他两丈的距离,这才翻身下马,几步赶到近前,一撩衣襟,直接就跪下了,双手捧着一份折子,急声说道:“县尊,藩司衙门六百里加急的公文到了,下走不敢轻启,还请县尊过目。”

    听着这话,杨尚荆眉头就是一挑,接过来,打开看了看,脸上一抹喜色闪过,之后则是沉沉的悲哀:“本县这就回转县衙,你先去黄县丞、冯主簿、刘典史处知会一声,就说本县有要事相商。”

    那胥吏也没看过公文,只是应了一声,掉头骑上马就走了。

    站在杨尚荆身旁的忠叔还没等开口,就看见杨尚荆把那份公文递给了他,声音里带着一股子压抑不住的喜悦:“我早就料到那边会出幺蛾子,现在也算是应验了,前些时日,我和杨副使那一番谈话,只怕如今也成了先见之明了吧?”

    忠叔挑了挑眉毛,接过公文看了一眼,眼睛就是一亮不过语气有些狐疑:“只怕这里的水……太深了些,浙、闽、赣交界之地,本就是情势复杂,更兼有银矿在此,自正统元年以来,但凡是家族里能伸得出手的,大多会在这里参上一手,若非身后有那些人撑腰,就一个流民身份的叶宗留,不说胆气,哪里有那个能力,直接杀一个福建参议?”

    杨尚荆跟着点点头,银矿那边流民啸聚的事儿,根本就不是什么秘密,这年头流民太多,人命哪里有银子值钱?为了点儿银子,数股流民火并,杀了个昏天黑地,然而很神奇的是,这些流民的手里都有兵器,而且质量上非但不比官军的差,某些方面还能强上一截,福建参议竺渊本来想着老夫带兵平叛,还不是反手可灭?然后就被抓住弄死了。

    顺便说一句,竺渊是浙江奉化人,同进士出身,能爬到今天的位置全靠着那会儿会站队,实际上京中没什么根子,

    这后面要说没黑手,杨尚荆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不可能。

    “许是京中那边,催的太急了,内廷想要开银矿的念头,已经有了不可制止的架势,否则谁也不会这般铤而走险啊。”忠叔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只是老仆现在也不明了,那银矿里有没有家中的手笔,不过少爷若是想要掺和进去,捞些功劳,为时尚早了些。”

    听了这话,杨尚荆就是一笑:“戬有多少斤两,自己还是知道的,不过这倒是个借口,让藩司方面多派些银钱,也好合理合法地弄上几套甲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