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一二七章 兵
    第一二七章

    五百多年之后,某个用着和敌人有代差的装备,以一己之力把联合国军拦在国土外面胖揍了一顿,硬生生在没有两弹之前就通关了“缤纷旗帜”这个任务副本,进入五大流氓序列,号称陆军强无敌的红色大国在招兵的时候,有啥标准咧?

    简言之:有文化,没纹身,没疾病。

    有文化是第一道坎儿,没有文化进了军队,需要太长的时间去教文化,否则你连个装备手册都看不明白,甚至左右都分不清,上战场了就拿着枪当烧火棍用吧,都怕你扎到队友身上。

    没纹身,就是要你良家子弟出身,别看那些左青龙右白虎的牛的不行,街面儿上走的时候迈的都是螃蟹步,横行霸道吊的飞起,然而他不服管,哪怕有军纪约束,你也不能知道他是不是一吹冲锋号就往后溜吧?这就没得玩了。

    没疾病就更好理解了,病秧子上战场纯粹送菜,恶性传染病不上战场都能弄死整营的士兵。

    现在黄岩县这帮隐匿了户口的青壮,想要他们有文化,那是想都别想了,有钱读书识字的,谁不想着光宗耀祖,还能让自家孩子做黑户了?在这个年代能写几个字的都算优质人力资源了。不过好在这些人还都算得上是良家子,毕竟每天都防着县衙出来查黄册的官吏,哪有时间去和那些下三滥的青皮流氓厮混。

    而最近这两年浙江也没闹出过什么瘟疫之类的大事故,这年月也没什么抗生素,衍生不出逆天的病菌来,也就不用在乎什么恶性疾病了,只要看着精壮,九成九就是没病的。

    所以当杨尚荆站在高台上,看着下面一百五十个诚惶诚恐的壮丁的时候,脸上的笑容是总体欣慰的,他看着这些壮丁大声说道:“尔等均为隐户,犯了朝廷的王法,依着规矩,是要打板子、罚钱、补缴丁银的。”

    一百五十个壮丁听着这话,一个两个就有点儿害怕了,左右看看,巡检司的弓手、县衙的差役这会儿一大半都在旁边看着,要么是手里拎着刀子,要么握着水火棍,看着他们的眼神全都不怀好意,想着这些差爷平时的威风,于是这些壮丁就更害怕。

    大明朝男子十六岁的时候成丁,就要开始交税了,这里最年轻的,也差着两年的税款,这要是强行要求补缴税款,就照着这两年的光景,就照着家里家无余粮的现状,那肯定是要买房子卖地,然后家破人亡的。

    然后杨尚荆话音一转,继续说道:“不过本县心怀善念,不忍尔等家破人亡,故此将尔等聚集于此,给尔等一份活路。”

    壮丁们一听这话,顿时眼睛就是一亮,只要给活路,这些黔首们的眼中就会绽放出希望的光芒。

    “自今日起,尔等一百五十人充入巡检司之中,以差役代替所欠税款,尔等只需乖乖听话,虽无饷银可拿,却也有一日两餐的饱饭可吃。”杨尚荆高声说道。

    然后壮丁们差点儿哭出来,不是吓得,纯粹是感动的,一日两餐啊,饱饭啊,他们在家里的时候一天天活的提心吊胆不说,年景好的时候也未必能吃上一天两顿的饱饭,遇上年景不好、青黄不接的时候,树皮、树叶子也不是没吃过的,他们瞬间就感觉,自己这不是在受罚,而是在享受生活啊。

    至于衙役乃是贱业,三代之内不许科举,以免有辱斯文这条规矩……去他的吧,他们别说往后三代了,四代、五代都未必能攒出来钱供一个孩子读书。

    再然后,混在队伍里的巡检司弓手们就开始带节奏了,扑通扑通跪下去好几个,连声大喊:“县尊慈悲,县尊慈悲,小民多谢县尊活命之恩啊!”

    这帮壮丁本就来自全县,基本上谁都不认识谁,哪里知道那帮弓手的身份?于是一个两个全都跟着跪下了,高声疾呼“县尊慈悲”,涕泪横流,那场面,简直了。

    杨尚荆很满意地点了点头,足足过了五分钟的功夫,这才拍了拍手,于是左右的那些差役就冲上去,把人全都拉了起来,继续听他训话:“然尔等终究是犯了王法的,本县免得了尔等的赋税,却免不了尔等的板子,来人呐,先打一顿板子以正国法!”

    一手胡萝卜一手大棒,这是治下之道,然而先给胡萝卜还是先给大棒,也是一门学问,杨尚荆也是思虑了很久,按照正常的流程,肯定是要先打一顿板子,然后再给顿好的,可是这帮壮丁和正常的壮丁不一样的,不能让他们只想着有好饭吃,得让他们先记住自己的身份和充军的罪犯仿佛,然后再给喂饱了,才能起到最好的效果。

    当然了,事后划分了行伍,再由他们的上官恐吓一番,也是少不了的。

    县衙的差役一听杨尚荆说完了,当即就把这些壮丁往旁边的院子带,里面放着县衙里的刑具,脱了裤子直接就把板子往上面拍,杨尚荆也是关照过的,他们只会把这些人打疼,绝对不至于直接把人打残了。

    眼瞅着杨尚荆走下台来,李继就半弯着腰走了上来,低声问道:“县尊,这人打完了之后,要作何安排?”

    杨尚荆从袖子里抽出两张纸来,递了过去:“只管按照上面的做就是了。”

    李继接过来,仔细翻了翻,脸上就露出了狐疑之色:“不教如何打斗,只让这些人站立笔挺,力求行伍整齐,走动之间队伍不散不乱,保证内务整齐?”

    这年代对于军纪的认识,也就和后世键盘侠们喷“叠被子军”一个水平,甚至还稍有不如,根本就理解不了什么叫做“服从性”,毕竟键盘侠们可能知道灯塔国的厕所、髮国佬的衬衫、腐国的军装,只是在装瞎,而这个年代的人是真的不知道。

    所以杨尚荆摆了摆手,也懒得解释了,很直接地说道:“只管如此要求便是了,本县不管你原本的弓手如何,只要这一百五十人做到,我会派杨二等人前来,指导此间训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