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一二六章 脑袋上的光环不嫌多
    第一二六章

    贞烈祠到底是个啥,杨尚荆都没听说过,不过从字面上的意思来看,很有可能是和贞洁烈女有关。

    看出了杨尚荆的疑惑,忠叔笑了笑,挺不好意思的那种:“少爷前日里公务繁忙,老仆自作主张,在城西买了一片坟茔地,将蔡慧、婉烟二人的尸骨下了葬,又在旁边买了一座规模稍大的宅子,让人整修了一番,将蔡慧、婉烟二人的牌位供于其中,就唤作‘贞烈祠’,以表少爷对这两个贞洁烈女的哀思。”

    “她们二人不是东厂的……”杨尚荆当即就睁大了眼睛,然而话说了一半,就把剩下的一半给咽下肚子了,站起来冲着忠叔深施一礼:“若非忠叔老成持重,替戬查缺补漏,戬险些误了大事。”

    忠叔连忙站起身来,闪在一边,将杨尚荆扶了起来:“老仆伺候在杨家伺候,如今已是三十余载,备受优待,若非得遇恩人,早就死在建安城的大牢之中了,尽心竭力也不过是分内之事,少爷这般,倒是羞杀了老仆。”

    为什么要给一个没戳过一指头的京城名妓和一个东厂番子修祠堂呢?

    这当然不仅仅是为了恶心人,而是一个拥有多重目的的举动,一箭双雕,所谓的花小钱办大事,不外如是,要不然杨尚荆怎么能站起来就给忠叔深施一礼呢?

    第一,是要把婉烟这个东厂番子的身份彻底洗白了,这样就不怕东厂方面蹦出来,指着杨尚荆的鼻子说他“擅杀密探,图谋不轨”了。毕竟歌妓死节这种事儿,只要文官儿们往外一吹,哪怕不直接吹捧皇帝,那也算是人民道德水平提升了一个档次、我大明江山海晏河清的一个表现,谁敢反对?那就是往大明朝的大好河山上抹小黑点,就是违反“礼”。

    金英这种老成持重、老奸巨猾的人物当然是不会自己跳出来说了,哪怕杨尚荆造什么贞烈祠他都不会说,那会严重激化内廷外朝的矛盾,但是王振他连自己是“当时周公”这种话都敢往外喷,你指望着他长脑子?那简直就是和自己的小命儿过不去,所以这个麻布不仅要塞,还要塞得严严实实,让他知道,把麻布吐出来皇帝会弄死他。

    第二,则是给自己身上加个光环,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好立于不败之地。你想啊,一个青楼妓子,本来就时逢场作戏、水性杨花的代名词吧?到了我身边儿,瞬间就编成贞妇了,连二程都说过“饿死事小,失节事大”,那你说我这道德水平高不高?你们谁敢反对我、弹劾我,是不是就在质疑平先贤言论了?

    特么的为了彰显自己“圣人血脉、道德高尚,可为天下表率”,现在衍圣公家的女眷,为了迎合大明朝的有大明特色的礼制制度,都被圈在一个小院子里,连个陌生男人的面儿都见不着,吃饭都是隔着墙“投喂”的!虽然吧,孔圣人的出生本来就不合理法,“野合而生”,但是呢,你们要与时俱进,要领会精神嘛。

    两人刚刚坐回原位没多久,还没说上几句话呢,一个皂隶就满头大汗地走了进来,小心翼翼地汇报道:“县尊,李巡检在外等候。”

    杨尚荆挑了挑眉毛,李继这个时候过来,肯定是已经挑选好了巡检司青壮,这可是一件大事儿,总体而言不比弄死黄家小,算是他第一步开始掌握属于自己的人力资源的开始了,所以他点了点头:“让他进来吧。”

    皂隶恭恭敬敬地“诶”了一声,倒退了三步,都快蹭到门边儿了,这才一转身出了屋,忠叔看着杨尚荆的目光里就全是笑意:“少爷这般威势,倒是颇有老太爷当年的三分神髓。”

    杨荣是大明朝最能打的内阁辅臣啊,而且根本不加一点儿封建迷信牌儿特技,上到兵部大佬、五军都督府大拿,下到寻常卫所的头头,哪一个不是好生巴结,你拿我和他比?饶是杨尚荆现在已经颇有演技了,还是脸色一红:“戬不过投机取巧罢,忠叔莫要调笑。”

    说话的功夫,李继就进来了,手里捧着两个册子,满脸的恭谨:“下走幸不辱命,已然将巡检司人手挑选完毕,余下的隐匿人丁,也已经尽数录下,还请县尊过目。”

    “下走”是啥?门下走狗,极度的自贬,这已经是把自己整个儿卖给了杨尚荆的节奏,要不李继就只能自称“下官”。

    要不怎么说,中国封建年代的君权天授其实很先进呢?这本身就是另一种形势的,君权神权一把抓,比起西方那种君权神授真是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杨尚荆自从那天“斩妖除魔”之后,可以说一手握着皇帝赋予的“政权”,另一手握着“文曲星”赋予的“神权”,狂拽酷炫,已然不似人间生物了,被说寻常衙役,就是做官儿的也是更添了三分的恭谨,更别提李继这种老字号儿的狗腿子了。

    杨尚荆接过了册子翻了翻,点点头,颇为满意:“条理清晰,姓名、年龄、籍贯样样清晰,倒是不错。”

    然后李继就颇为感动:“下走不过忠心任事而已。”

    话锋一转,李继就问道:“如今藩司尚未发来军械,不知县尊要如何安排这百五十人?”

    虽然说这一百五十个巡检司的新丁,省财政会补贴一部分军费,但毕竟是县里财政供养的,所以大头儿还得县里往外掏,现在下面正在收夏粮,等收好了一股脑交上去,这样才会有军械发下来,至于私铸军械……想都别想,只要不是想造反,给自己扣一个“紫微帝星降世林凡”的大帽子,就别提这茬。

    杨尚荆伸手扣了扣桌子,思考了一下,这才说道:“让那百五十人在巡检司的校场上等着,本县过去自有安排,余下的直接安排到县中鳏寡孤独废疾者之家,帮忙收收夏粮,待夏粮征收完毕,再做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