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一二五章 封建迷信还是要搞的
    第一二五章

    杨家跟过来的四十多个家丁,当然是不能直接都住进县衙了,那简直太作死了,住不下不说,还会被人喷的,所以县衙的后面就留下来忠叔、杨二两个带头的,和两个机灵点儿的伺候着,帮杨尚荆兼顾着皂隶们巡夜的盲点,剩下的,可都是散到了城里,开了个闽地风味的点心铺子和一个酒楼,专门打听着市井中的消息。

    点心铺子开在了城东,酒楼放在了码头旁边,基本有什么大事小情的,杨尚荆都能在衙役们报上来之前了解情况。

    俩铺子刚开的时候,还有一点儿小插曲,本地的帮会一看外地人过来做生意,就想着去敲诈一笔,结果城内赫赫有名的猛虎帮直接被打翻了三十多人,堂主被打折了一条腿,码头上想去找麻烦的漕帮一看,特么的这帮福建佬和之前的那些不一样啊,这么能打?也就息了找麻烦的心思。

    现在忠叔就拿着几张纸,面色古怪地给杨尚荆念叨着,杨尚荆听得满脸通红,自己直接把那几张纸弄过来阅读了。

    最近县里的说书先生算是发了家,什么“救黎民文曲星降世临凡,诛恶鬼众逆党魂飞魄散”,什么“遵祖训四民齐聚首,斩妖邪镰锤建奇功”,端的是花样翻新,每天晚上就靠着那个段子,都能多赚出来一百文钱的打赏,简直爽飞了。

    因为当时从黄家府邸里出来的那帮人传的就神乎其神,什么“恶鬼哀嚎不止”、“县尊神威莫测”,一个个有鼻子有眼儿的,联想能力神乎其神,鲁迅笔下看到脚踝想到啪啪啪的那帮文人,在这种时候都瞠乎其后,人民群众的想象力……真不是盖的。

    “如今少爷这星君下凡的名头,算是定下来了。”忠叔倒是没觉得不好意思,毕竟这是有利于自家少爷的好处,很有利于集权,现在估摸着谁要敢说自家少爷一句坏话,老百姓的口水就能把他活活淹死。

    杨尚荆点了点头,脸色慢慢恢复了正常:“也在情理之中,若是没有这个名头,今后的棋,可就难走了。”

    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很重要,到了什么年代就得走什么样的路子,现在蹦着高喊唯物主义,不用道士和尚坏他名声,士大夫们就能跳起来把他搞死,所以封建迷信……还是要搞的。

    忠叔就是一眯眼睛,想问问杨尚荆到底要走什么棋,不过想想还是压下去了,啥样的名头,靠着一县的地盘根本就没什么卵用,就这年代的封闭,仅仅靠着一个县令的能力,这种消息根本没办法大规模往外传播,就算零星几个人把消息带出去了,临县的都会当做神话故事,一笑而过,想要封神成圣,最次也得是朝堂之上公推,然后各府州县发力,经历个几十年上百年,才能造出一个神来。

    所以他话锋一转,直接问道:“少爷当真是不信鬼神了?”

    杨尚荆愣了一下,努力翻找了一下原本那个杨戬的记忆,发现那个杨戬之前在进京赶考之前,也经常进庙烧香,虽说算不上哪个宗教的信徒,却也称得上“善男信女”,于是他沉吟了一下,这才回答:“敬鬼神而远之,此乃圣人之言。”

    当然不能说不信喽,现在他还就仗着神神鬼鬼的东西刷声望呢,否则的话,就凭他一个县令,怎么能让刚刚经历过正规训练不久、早些时候还在地里面摸爬滚打的泥腿子和倭寇、和流民组成的叛军玩命?先不提那帮倭寇了,就提流民,虽然叶宗留在本月起事,带着的是一群乌合之众,但是人家占据了有利地形,打不过就能跑啊,而且身后还有浙、闽、赣三省真正的大户支持着,要经历数年时间才能被打压下去,几年的时间,几十次上百次的血战,再乌合之众也成了见过血的老油条了。

    忠叔当然不知道杨尚荆的这些小算盘了,所以他话锋一转,问了另一个问题:“黄岩县之中有佛有道,缘何少爷对那道士百般看重?”

    杨尚荆听了这个问题,就是一愣,略微沉吟之后,这才答道:“无他,那道士还算知晓些事理,看的通变化,也辨得清形势,和聪明人合作,总归是要比糊涂蛋强的。”

    眼看着忠叔脸上出现疑惑的神色,杨尚荆就继续回答:“前日里我在黄家老宅之中所做所为,他应该是已经知道了,虽说长春丘真人门徒遍布天下,以致全真龙门派隔山不论辈,但此人却也称得上‘人精’二字,和他做些合作,终归是方便些的,最重要的是……”

    说着话,杨尚荆摇了摇头:“道教想要渗透政权,往往走的是上层路线,入教的成本到底是太高了些,总要读书识字才是,和佛教那些念着阿弥陀佛就能往生极乐的传教,到底是不同的,有了见识的人,终归不会是盲信之人,他日若是真个翻脸,清理起来也是方便的。”

    底层的泥腿子虽然都供奉祖宗牌位,然而还是信佛的比较多,为啥呢?方便,都不用认字儿念经,只要天天念个“阿弥陀佛”,忍一忍现世的疾苦,就能熬出头来,轮回转世做个大户人家的少爷,甚至还能往生极乐,而道教……你没钱连炼丹的材料都买不起,不认字儿你连经书都看不明白,修个毛的仙?

    所以吧,如果不让道教在底下“广施符水”、“普济群生”、“神仙显灵”,那影响力连佛教一半儿都没有,而道教走的上层路线,有几个不是积年的人精儿?看看黄巾起义那会儿各路豪强地主一哄而上吊打黄巾军就知道,一旦威胁到了自己的利益,地主阶级才不会管你三清四御呢,前脚“慈悲慈悲”,后脚八面汉剑照着你脑袋就砍下来了。(emmm,很多人说道士喊“无量天尊”,实际上是评书听多了,道士一般打招呼用的都是“慈悲慈悲”)

    所以只要杨尚荆把控好局势,走道教的路子搞封建迷信,那是妥妥的比作佛教的珈蓝护法靠谱儿,忠叔作为生活在这个年代、在内阁辅臣身边儿做过跟班的老把式,自然是通晓其中道理的,于是他一边儿在心里疑惑着自家少爷到底要干点儿啥,一边儿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于是杨尚荆就松了一口气,于是忠叔就猛不丁地提示了一句:“少爷,贞烈祠明日就要修好了,还要请少爷去走一遭,今夜还请少爷做一篇祭文,以表哀思。”

    “哈?!”

    杨尚荆一脸懵逼,贞烈祠?那是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