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一二四章 全大明的剥削阶级联合起来!
    第一二四章

    硝石粉末加水,然后吸热结冰,冒凉气,遇到空气中的水蒸气,凝结成雾,然后有了之前杨尚荆的一番表演,加上黄岩县宗教界的友情营造氛围,给人的感觉就和阴风阵阵差不多。

    杨尚荆这套装神弄鬼实际上没有任何技术含量,随便找一个初中化学过关的都能鼓捣出来,学霸还能给写出来一套化学式然后配平,唯一不好掌控的就是时间,毕竟硝石这东西和水反应的并不剧烈,烟气冒起来至少要一刻钟的时间,远不如生石灰加水,然而为了体现“阴风阵阵”,他还是做了妥协,多耗个一二十分钟。

    化学这种东西,在古代叫炼金术,别管东方拿铁置换硫酸铜里面的铜、拿着铅汞兴高采烈地往炉膛里面塞,还是西方拿着各种乱七八糟的颜料往肚子里灌,本质上都是一种高大上的东西,别说大字不认识几个的泥腿子了,就连士大夫都感觉不明觉厉,所以总体而言,用这个忽悠泥腿子,塑造一个高大威猛的文曲星下凡的文士形象,没有任何压力。

    毕竟嘛,哪怕到了五百年之后,你在微博上写一段这样的微博:“众所周知,甲醛是一种有毒物质,即使装修过程中产生的甲醛,都会对身体产生极坏的影响,但中国生产的牛奶中含有大量的脱碳甲醛,毒菜政权为了敛财,不顾人民健康,对此视而不见。”都会有一群脑残跟着叫骂,什么“定体问,我陷思”全都冒出来了;

    你再发一条“国外民主制度富有优越性,资本家极富社会责任感,制造出来的良心环保漆,为您的安全着想,只含适量有加碳苛性氢”,立马就会有人跟着叫唤“民主制度美如画”,评论区简直就是大型智商鉴别真人秀现场,你还指望这帮连自己名儿都都不认识的泥腿子参悟出其中的变化?(甲醛化学式hcho,水的化学式h2o,你说它是脱碳甲醛当然没毛病;苛性氢本身就是水,你在往里面加一个碳分子,那不就是甲醛么)

    眼看着眼前跪了一溜儿不明真相的文盲,杨尚荆就拿眼睛睨了一眼脸色有点儿苍白的老道士孙真铭,要说这里有人能辨认出来原理的,也就这个道士了,什么释明心都得一边儿站着去,毕竟炼丹这种活计,是道士们祖传的,虽然在杨尚荆的认识之中,全真教的道士好像是玩内丹的,而化学要归属于外丹一类。

    然后神色有些异样的孙真铭也跟着跪了下去,旁边的释明心不明就里,但看着孙真铭的举动,卡巴卡巴眼睛,也跟着跪下去。

    于是杨尚荆就明白了,这老道……他是真知道其中的变化,也难怪朝廷防着这帮道士就和防贼差不多,还把流传了千多年的龙虎山张天师封了个正二品的高官挂起来,严防他们和泥腿子搅在一起搞个大新闻,毕竟知识就是力量,封建年代,道士这种文科生中的理科生姿势丰富,力量非凡啊!

    杨尚荆长身而起,挥手叫来忠叔:“稍后让人将这里打扫一番,这宅子,终归是要个干净爽利的。”

    忠叔点点头,就答应了一声,当时为了不让硝石粉被水冲走,桌子下面是杨二带人挖的坑,反正大晚上的光线昏暗,也看不清里面的情况,但是绝对不能等到天亮了,被人给发现,那样大家就知道了,这里全都是特技,富含化学成分。

    这种事儿还不能让衙役去办,人多嘴杂,容易泄密,所以看见杨尚荆出了门,忠叔也扭过头去找杨二了,反正之前挖坑的事儿就是杨二干的,再填回去也是老司机了,靠谱。

    “孙真人啊,本县想出二百贯,让你在这里放个焰口,把过往的冤魂厉鬼超度一番,你看什么日子方便啊?”一边儿往外走着,杨尚荆一边儿和孙真铭说道,在封建社会,这种认字儿会念经,还懂得化学,同时知道怎么看人脸色说话的,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只要有机会,完全可以笼络过来做上几年苦力的。

    二百贯可不是什么小数目了,孙真铭那个三清观,本来一季甚至是半年下来也未必能赚上这么多的香火钱,再加上最近城南大户黄家,直接就被杨尚荆给灭了满门,少了富有良心、与邻为善还想着求个心安的大户,他们三清观的收入更是锐减,一个月的香火钱直接下去了一半儿,现在一听这个,顿时眉开眼笑的,连连点头:“县尊客气了,保境安民,本就是敝教的传统,当年祖天师伐山破庙,平定蜀中巫蛊,再有长春丘大真人北上一言止杀,小道虽然道行微末,德行鄙陋,不足祖师万一,但也有一颗赤胆忠心啊。”

    嗯,不愧是会念经能认字儿的优质人力资源,说话都是文绉绉的,要是一般的县令,只怕这会儿早就感动的不行了,然而作为一个从五百多年之后穿越过来的文科僧,杨尚荆表示,道教的姿势我还是看过的,忠君爱国的道士肯定有,但忠君爱国的道教……嗯,可能有吧?

    别管什么正一全真,你们那个戒律,都是冲着建立“地上道国”方向去的,没看见正一九品箓对应着朝廷九品官儿,全真戒律里还有用私刑无视国法,把人活活烧死的字眼儿?特么的从东汉末年的黄巾起义,再到清朝的白莲教起义,哪怕身上的马甲从“于吉”变成了“无生老母”,头顶上的布条从黄色变成了白色,我就看不出来后面全是道教的手笔?造反专业户啊!

    不过这会儿杨尚荆琢磨着的,是怎么把底层黔首收拾服帖,搞一个思想高度集中,这就要建立统一战线,口号就可以用“全大明的剥削阶级联合起来”之类的,所以当然就不会打孙真铭的脸了,他哈哈一笑,摆了摆手:“孙真人说笑了,道门祖师来本县攘除奸邪,若是没有些香火钱,却显得本县毫无敬意,这钱,孙真人可必须要拿的。”

    听着两个人的对话,释明心在一旁干瞪眼,一脸的后悔加上羡慕嫉妒恨——我当初装什么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