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一二三章 斩妖除魔(求票求票)
    第一二三章

    维护封建统治的核心,是“礼”,而儒家所有的思想,别管什么“仁”、“义”,实际上都是为了这个服务的,礼制的重要表现就是敬天法祖,所以哪个读书读进死胡同的傻子,喷什么“格物致知是唯物主义,儒生当不信鬼神邪说”之类的,抽他丫的。

    天子天子,老天爷的儿子,你连天都不信,还能尊重皇帝?

    就在杨尚荆一转身进了黄家老宅子里的功夫,跟过来看热闹的教谕黄文,也是心里揣着激动的,他只恨现在天光太暗,手里没有什么纸笔,否则直接把杨尚荆那段话剧记下来,简直就是最好的宣传材料——“士农工商,四民也,商贾贱业,吾不为也”,这几句话太特么符合朝廷一贯以来的精神了。

    别管士农工商,都是大明朝的子民,但是呢,商贾是贱业,我这个士人是不会去操持贱业的,这样泥腿子们苦哈哈地地里刨食儿,匠户们憋憋屈屈做工,商人有俩糟钱儿没有社会地位,都得受着士人盘剥,天下太平啊!

    当即黄文这酸儒生,就开始琢磨着怎么给杨尚荆的那几句话润色一下,搞个文采斐然出来,然后让黄岩县的士林清议好好讨论讨论宣传宣传,自己还能在杨尚荆这个县尊那里刷一点儿好感度。

    再说杨尚荆,一手拎着镰刀,一手拎着锤子,大步流星想着黄家老宅里面走,身后跟着的就是孙真铭这个老道,因为想要弄点儿宣传效果出来,他还特意吩咐了人,让几个胆气壮、好奇心强的陪着几个乡老跟了进来,当然了,离得可不能近,都是远远地看着,美其名曰“为了安全”。

    孙真铭跟在他的身边,低声问道:“稍后县尊降妖除魔,要不要贫道助上一臂之力?”

    听了这话,杨尚荆就眨了眨眼睛,心说你这骗术挺高明嘛,先把自己骗了再骗别人,自然是无往不利的,不过他还是点了点头:“你且见机行事罢。”

    也不是不能拆穿,关键是他现在靠着这个积累声望呢,拆穿了砸了人家的饭碗不说,自己的算盘也是白打了。

    “黄氏逆贼,安敢扰民!”杨尚荆一声暴喝,就把那镰刀直接拍在了客堂的桌子上,发出一声大响,吓得跟在后面的几个人都是一个激灵。

    然后杨尚荆一锤子就砸在了面前的空气里,好歹他也算是练过的,那叫一个虎虎生风,本来他就想着虚张声势呢,结果身边儿就传出来一声惨叫。

    “唉我去,还真有鬼这种东西?”

    身后那帮看热闹的下了个够呛,杨尚荆自己也是一惊,好歹是社会主义四有青年,为了批判封建迷信,他早年也是读过灵异小说的,这一瞬间他的脑子里冒出来一堆小段子,就比如那个大名鼎鼎的张震鬼故事。

    然而他转了转眼珠,就把心里的疑虑抛在了一边儿,黄家是咋死的,他心里有数啊,那可真是被他一波操作秀死的,一个两个都是冤魂,要是真有鬼,早找他复仇了,还会呆在这里祸害百姓?再者说了,他现在一手镰刀一手锤子,啥样的冤魂厉鬼能近的了他的身?

    所以他抓起镰刀来,向着面前就是一刀,于是他身边儿又传出来一声尖叫,凄惨、凄厉,让人后背上寒毛直竖,甚至有了一种阴风瑟瑟的感觉,后面跟着的那几个年纪大的乡老,差点儿就一屁股坐在地上,要不是身边儿还有衙役看着,保不齐掉头就跑出去了。

    至于那几个进来看护的衙役,这会儿也是吓得不行,本质上他们并没有什么

    杨尚荆动了动耳朵,转了转眼珠儿,就看见身边的孙真铭的脸色有点儿苍白的意思,于是他又挥出一锤,这次他是听清楚了,这声音就是从他身边儿传过来的,方向就是孙真铭那个方向。

    “尼玛腹语?用这个来装神弄鬼,简直是……简直是术业有专攻啊。”杨尚荆当时就愣了一下,然后心中颇有感慨,“这孙真铭能成为本县的第一得道真仙,应该的啊。”

    心里想着,杨尚荆又是一锤子砸下去,身边传出来一个尖叫:“县尊饶命,罪名再不敢为祸乡里……”

    “本县定是饶不了你!”杨尚荆怒喝了一声,镰刀一挥,只听一声惨叫,凄厉、哀怨,吓得那几个进来围观的吃瓜群众,当即就晕了仨。

    眼看着表演的差不多了,杨尚荆怒喝了一声:“奸贼凶魂业已伏诛,来人呐,给本县拿水来,涤尽此间污秽!”

    一个皂隶哆嗦着,提着一桶水就走过来了,这水是之前预备好的,从县学那边儿弄来的,为了骗人,杨尚荆也是挖空了心思,除了忠叔、杨二等少数几个人,没和其他任何人透露过这些准备,反正吧,这水是在孔子像前面供过的,参与今天这事儿的人,基本上都是知道的。

    只见杨尚荆伸手抓起来水桶,向着桌子下面直接就浇过去了,然后大大剌剌地坐在了一边儿的椅子上,将镰刀锤子交叉着,放在了身边儿的桌子上,过了约莫一刻钟,一幕很神奇的现象就粗线了。

    这大晚上的,房间里照明用的也就是两根火把,隐约间众人就看见一股子若有若无的白烟升起,然后逐渐剧烈,在火把的光芒中久久不散,一股子凉风从桌子方向吹来,让屋里这帮人在七月的浙江感受到了一丝久违的凉爽。

    或许是太凉了一些,两个乡老一哆嗦,裤子就湿了一大块,两只眼睛一翻,彻底就晕过去了。

    杨尚荆把眉头一皱,摆了摆手:“切莫慌张,此间厉鬼已然被本县斩尽杀绝,从此这宅子周围,再无一点儿鬼魅邪气!你等若是不信,自可过来观看!”

    两个好奇心重的年轻人,壮着胆子走了过来,看见桌子下面隐隐有冰碴浮动,反射着火把的光亮,当即就被吓得一声尖叫,转身就给杨尚荆跪下了:“县尊真乃神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