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一二二章 要优雅
    第一二二章

    在大规模工业供电实现之前,劳苦大众九成九都有让后人羡慕不已的好习惯,早睡早起。

    无他,什么灯啊蜡啊之类的照明设备,太特么贵了,男耕女织的小农经济下,劳苦大众连自家吃点咸盐,都得胆战心惊地挑便宜弄点儿私盐,大晚上的你不秉承着“多子多福”的传统观念,直接滚床单制造下一代,你怎么致富?

    然而今天,原来黄家那些佃户、十里八乡的邻居,可没谁早早就爬上床去了,无他,三清观那帮老神仙今天可是下来传话了,县太爷心系百姓安慰,听闻黄家老宅子里面有妖魅作祟,十里八乡鸡犬不宁,今天要过来斩妖除魔了。

    本来吧,这事儿大家也就听一个乐呵,没谁真正当真的,可是没过多久,城东普济寺的活佛又都过来通知了,内容一模一样,除了吧“慈悲慈悲”换成“阿弥陀佛”之外,其他的一个字儿都没变。

    于是乎,大家伙儿这么一琢磨,这肯定是有大新闻啊,没道理活神仙和活佛一起忽悠咱们不是?所以这一家老小的,从地理忙完了,匆匆吃了口饭,就往黄家老宅子这儿跑,本来大家好还都挺害怕这一块儿的,毕竟乡间多有传说,文艺一点儿的是“夜半常听鬼哭之声,撕心裂肺,绵绵不绝”,粗鄙一点儿的就是“谁家那小谁在那边儿玩的时候,看见张家老大了,披头散发的不说,还把自己个的脑袋从脖子上拽下来了,当时就混过去了”,总之要多玄乎有多玄乎,然而现在人一多,也就没什么顾虑了。

    等着天儿大黑了,就看见一队衙役鸣锣开道,那个年轻的县太爷的仪仗就从县城方向过来了,跟在仪仗旁边儿的,就是本县大名鼎鼎的活神仙孙真铭和活佛释明心,后面还跟着几个稍微年轻那么一点儿的和尚道士。

    本县壮班的这帮衙役快步冲了上来,分开了人群,在黄家老宅子前面圈出来一块空地来,杨尚荆站在那老宅子门口,看着火把映照下那人头攒动的劳苦大众,心里就是一阵感叹,这封建王朝底下的生产力和落后的精神文明建设,这才造就了这么一个现象吧?就一个抓鬼,就让这么多人聚集在这儿,这老百姓是有多无聊啊。

    不过现在这个情况呢,就是要无聊的人多一点儿,而且越多越好,这样口耳相传,才能起到口耳相传的作用,才能真正地安抚民心。

    所以杨尚荆咳嗽了一声,就开始了自己的第一次群众讲演:“至圣先师曾言,‘敬鬼神而远之’,本县理应遵循圣人教诲,然逆贼黄氏,生前为祸一方,死后仍不知悔改……”

    做文人,要优雅,所以面对一堆斗大的字儿不认识一筐的泥腿子,杨尚荆在拽文儿。

    然而优雅这个词儿,和田间地头劳作的黔首是扯不上一点儿关系的,这和小布尔乔亚们呻吟着“喝咖啡吃大蒜”之间的关系还不一样,毕竟中产阶级这个概念是为了化解阶级矛盾硬生生造出来的,本质还是无产阶级的一员,顶多算是高级打工仔,而文人和黔首,是彻彻底底的两个阶级。

    所以一帮田间地头辛勤劳作,为了建设有大明特色帝国主义国家添砖加瓦的黔首们,听得是云山雾罩,好在县衙里面的小吏还有不少,就在底下给翻译了,简单粗暴,很好理解——黄家的鬼都该死,县尊要让他们再死一回!

    于是老百姓们当即就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斩杀恶鬼这活儿,大家听得最多的也即是尉迟恭秦叔宝的故事,现在本县的县太爷又要夜斩恶鬼,谈资啊,以后去临县亲戚家串门儿,那都有的吹了。

    和黔首们还不一样,几个比较灵醒的,马上要县试的读书人还仔细地记下了杨尚荆用过啥典故,毕竟二月份的县试是县太爷出题,先好好研究一下杨尚荆这个县太爷的用语、知识积累什么的,不敢说肯定对症下药,但好歹也算是多上一层把握不是?哪怕这年月,出题的都喜欢玩高难度,比如那种前言不搭后语的“截搭”。

    等杨尚荆掰扯完,已经过了两刻钟的功夫了,要不是等会儿还有大戏要上演,那帮黔首们都快要睡着了,这会儿一看两个衙役大步流星走上前去,把黄家的大门给打开了,一个两个瞬间就精神了,瞪圆了眼珠子往里面瞅,生怕漏掉了什么东西。

    然后他们就看见一个皂隶走了上来,手上捧着两个法器,有那夜盲症没那么严重的老农定睛一看,脸上就全是疑惑,拿着镰刀锤子降妖除魔?开啥玩笑啊,降妖除魔不是要么焚符画表,要么斩鸡头洒狗血,要么念经超度么,你要是用这个就能斩妖除魔,咱们这帮天天和农具打交道的,还不各个都是法力高强?

    “圣人曾言,士农工商,四民也。”杨尚荆大声说道,指了指自己,“本县耕读传家,乃圣上钦点二甲三十三名赐进士出身,曾行走于翰林之中,每日读书、修史,自然是‘士’了。”

    说完了,从皂隶手上接过那把镰刀来,一边儿抚摸着镰刀刀身上刻着的“打倒一切牛鬼蛇神”,一边儿说着:“这镰刀,乃是耕稼不可或缺之物,可以为‘农’。”

    然后又拿起锤子来,抚摸着上面“实事求是”四个字,继续说道:“此锤乃工匠日常所用之物,可谓之‘工’。”

    顿了顿,杨尚荆左手镰刀右手锤子,大声说道:“至于商贾,贱业,本县所不屑也,故今日本县携农工之用具,以士子胸中浩然之气,斩逆贼黄氏之邪灵于此,保境安民!”

    眼看着杨尚荆一转身,大步向黄家宅子里面走,外面的读书人,一个两个都激动得不行,这县尊姿势水平……真高哇,句句话不离经典,这样的县尊要是出题,肯定不会像那些三甲、甚至是举人出身的酸货一样,卖弄水平搞什么截搭,他们的科举之路,相对而言还能好走一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