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一二零章 “我佛慈悲,亦有怒目金刚”
    第一二零章

    一僧一道很快到了县衙的书房里,对这杨尚荆打了个稽首:“贫道孙真铭(贫僧释明心)见过县尊,这厢稽首了。”

    明朝的太祖朱元璋就是靠着宗教起家的,所以“奉天承运,继承大统”之后,对于宗教口的这帮神棍那叫一个严加提防,什么僧录司、道录司的规矩,比起之前的朝代那是严了多少倍,度牒的发放那叫一个把关严,而且规定不到一定岁数的男女不准去出家,生怕这帮人集结一帮青壮搞个大新闻——毕竟哪怕到了五百多年之后,宗教企业它还是免税的,有钱啊!

    所以哪怕这一僧一道在县里也算是头面人物,被平民老百姓们冠上各种“活神仙”、“活佛”之类的名头,见了杨尚荆也得乖乖地行礼。

    杨尚荆脸上含笑,站了起来:“二位请坐,请坐,来人呐,上茶!”

    一僧一道道了声谢,这才落座,一颗心也算是放下了,杨尚荆这个县尊没有对他们横眉立目,后面的事儿就好谈,一上来吹胡子瞪眼的,那可就乐子大了,现在黄岩县里盛传的“县尊杨尚荆乃是天狼星降世临凡,主杀伐之事,挡者夷九族”的段子,可就是他们这帮玄学工作者传出来的。

    眼看着两个人坐下了,皂隶也罢茶上上了,杨尚荆这才笑着说道:“今日请二位前来,实是本县有一事相求。”

    那老道孙真铭眼睛就是一亮,连忙拱手道:“县尊若有用到贫道的地方,但请说来便是了,贫道虽然道法低微,这忠君爱国的心,总是有的。”

    杨尚荆眉毛一挑,脸上的笑容更盛,心说果然不错啊,这道士玩起来上层政治,可是比和尚强出十条街去了,毕竟道士们的祖天师就是张良的七世孙,走的一直都是上层路线,魏晋南北朝名字后面带“之”的那一帮人,什么王羲之、顾恺之、王献之的,基本都是道教弟子,到了唐朝,魏征这个老喷子还是道教出身,家学渊博啊……

    心里想着,他挑了挑眉毛,慢吞吞地说道:“前日里,本县黄家造反被本县明正典刑的事儿,你们想必也都听说了吧?如今黄家各房的宅子,可都是空着的呢,毕竟这些都是凶宅,一般人是不敢往里面住的。”

    一僧一道连连点头,心说当然听说了,你那个天狼星降世临凡的名声就是那会儿传开的,至于凶宅不凶宅,在玄学理解上,那当然是凶宅了,里面一窝一窝不愿离开的横死鬼,寻常老百姓要是去了,夜里哪怕没有什么厉鬼现身,单单是弄出来几个响动,都能把人吓死,没看见现在那几个房子边儿上的房价一掉再掉么?

    “百姓愚昧,自然是害怕鬼神之说的,所以本县这次来,就是想让二位带着本县的僧道,前去那里,看本县降妖除魔。”杨尚荆说着话呢,眼睛当时就瞪圆了,一股子杀气从身上就冒了出来。

    这县尊好厉害啊!

    这是一僧一道的第一反应,第二个反应就是以后的买卖可能要不好做,听县太爷这口气,是根本就不信鬼神的,这要是真让他把那几家宅子给平了,以后的封建迷信……不对,是玄学的相关推广工作,是不是就不好做了?

    所以释明心这个老和尚干咳了一声,和声劝慰道:“正如县尊所言,按宅子里可都是真正的凶魂厉鬼,死于刀兵之下,戾气本就比一般的鬼要强烈得多,加之数量甚多,县尊纵是文曲星下凡,胸有浩然之气,怕也有力未逮啊,古人云,‘千金之子,坐不垂堂’,还请县尊三思啊。”

    顿了顿,释明心站了起来,对这杨尚荆就是一个长揖:“出家人以慈悲为怀,若是县尊首肯,老僧愿意带领门下弟子,去那做一个水陆道场,化解其中的冤孽,超度他们前往轮回之所。”

    这就看出来道士和和尚的不同了,道士基本上是融入统治阶级里面,想搞事情就直接出政策,全真教牛逼不解释的长春真人丘处机就是这么干的,北上千里,一言止杀;而和尚则喜欢从底层做起,圈地修庙种地屯钱最后搞个地上佛国,魏晋南北朝那会儿和尚们都这么玩儿,所以论起民间的形象,道士往往冷傲得很,和尚很多时候要和蔼可亲的多——哪怕催佃租的时候,二者是一样的穷凶极恶。

    杨尚荆听了这话,哈哈大笑,就好像听了一个很好听的笑话一样:“莫说什么冤魂厉鬼,就是再凶再恶,也不过是一群欺君枉法的混账,他们活着的时候,都被本县明正典刑,如今已是死了,还想在本县的治下兴风作浪?!”

    一拍桌案,杨尚荆站起身来,冷冷一笑,特拽的那种:“你若是不想去,那便请回吧。”

    听了这话,老和尚就是一抖手,也跟着站起身来了,长揖到地,皱纹堆累的脸上满是悲苦的神色,显然做到本县第一高僧,这老和尚也是身经百战、久经考验了,这演技的确很赞:“出家人慈悲为怀,若县尊真想行雷霆手段,恕老僧不能跟随。”

    说完话,一转身,大踏步离去,然而杨尚荆的声音幽幽从身后传来,让已经迈出去三步远的老和尚差点儿一头栽倒在地:“听说近日里有妖僧妖言惑众,本县正要严查,不若便交给明心大师吧,若时三日内找不出来,莫怪本县把全县的秃头抓进来打板子。”

    你还不服管了?什么高僧,三武灭佛那会儿也没看见你们请出来什么怒目金刚来,避李世民讳观世音都不叫观世音了,你搁这儿跟我装逼?不把你玩儿成傻逼,我还算什么社会主义四有青年?对得起当年差点儿就挂在胸口的镰锤胸章么?!

    杨尚荆哼了一声,摆了摆手,也不看释明心哆嗦的身子,转头就问孙真铭:“不知道长意下如何?”

    还不等孙真铭回答呢,这释明心当即就转过身来了,显然这脸皮就和当初做出来的表情一般无二,都是久经考验的:“得县尊提点,小僧方知自己愚钝,佛陀慈悲,却有怒目金刚,县尊以霹雳手段现菩萨心肠,才是真正的境界,小僧愿往,看县尊斩妖除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