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一一九章 时不我待
    第一一九章

    文官儿们在笑,杨尚荆同样在笑,虽然他之前看到的消息是六月份的,但并不妨碍他高兴。

    因为今天那些大户儿们允诺的粮食,终于是到了县衙的粮仓里了,看着瞬间摞起来的小山儿一般的米袋子,杨尚荆那叫一个心花怒放,这粮食每一袋儿都检查过了,都是新粮,没有什么以次充好的现象,大户们现在都怕他借着机会整人。

    手里有粮心里不慌,有了这些粮食,最起码今年一年的时间,他能搞出来一两百人的职业正规军,和卫所那种平时种地、农忙集训的兵丁绝对不一样,战斗力至少强出几倍去,只要给他时间。

    “县尊,这巡检司的人手,是不是也要扩招了?”李继站在杨尚荆身后,略略弯腰,一脸的巴结。

    杨烨办事儿的效率是很高的,回了杭州,当天就把黄岩县人员调动的公文拿下来了,一起发过来的还有巡检司相关的公文,给的巡检司扩充人数是一百五十人,兵器由黄岩县财政出资,去都司那边调,腰刀弓矢长枪盾牌,一水儿的明军制式装备,就是没有甲胄,但是只要有钱,咬咬牙往里面加塞几十个百来个,挂着帮闲的名号,谁也不会闲着蛋疼找他麻烦。

    刚刚调到巡检司,就捞着这么大一块蛋糕的李继,现在对杨尚荆简直是死心塌地,哪怕杨尚荆让他带人去抄谁家,他也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含糊,毕竟杨尚荆简直就是他的衣食父母啊,这么大的队伍,随随便便伸伸手,那就是几十上百贯的进项。

    杨尚荆睨了他一眼,点了点头:“你原本就是典史,各家各户隐匿的人丁,你多少都有数吧?去挑选精壮一百五十人充入巡检司,我让杨二去帮你抓训练。”

    听了这话,李继的脸色就是一怔,这简直就是信不过他,开始派监军了嘛!但他也没多说什么,神色旋即恢复了,弯腰拱手:“谨遵县尊之令。”

    杨尚荆叹了口气,转过身来,拍了拍李继的肩膀:“这一百五十人,本县有大用,你可得给本县看住了,谁敢朝这里面伸手……”

    说着话,杨尚荆伸手在脖子上轻轻一抹,语气柔和,眼睛里却全是杀气:“你就帮本县剁了他。”

    李继当即就打了个哆嗦,回想起杨尚荆灭黄家满门时的那一股子狠辣,大热天的打了个寒战,背心上冷汗都冒出来了,连连点头称是,他是知道了,这一百五十人,杨尚荆这个做县令的是打算自己握在手里的,想要从这里面赚钱,自己得先把脑袋拴在裤腰上。

    看着李继这么狗腿子的模样,杨尚荆也就不吓唬他了,摆了摆手:“你且去挑人吧,顺便计算一番还有多少人,本县有大用。”

    李继应了一声,弓着身子倒退了五步,这才转身离开,杨尚荆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时不我待啊……”

    按正理,想要训练一批能打仗、还听话的兵来,最好的办法是找一帮多少读过书认过字的,然而黄岩县里能认出来自己名字的,也就不到百分之五,个个精贵的厉害,一提要去舞刀弄枪,什么“有辱斯文”之类的,瞬间就砸过来了,强权压着都不好使,省布政使司那边都不会因为这个,站在杨尚荆这一边儿。

    再次一点儿的,招一批十三四岁的,从娃娃教起,一边儿抓学习一边儿抓训练,毕竟知识就是力量,可是现在黄岩县不具备这个条件,或者说,根本就没有时间这么做,也就这个月,南边和福建、江西交界的地方,辣个叫做叶宗留的男人就会带着一帮流民,在某大户、某大户与某某大户们的支持下起事,到时候他是要找机会过去抢人头的,总不能带着一帮娃娃吧?冷兵器时代,体格很重要的,可不能学着五百年后的小黑孩们,一人一把ak见人就突突。

    所以现在他只能挑选些精壮的,喂饱了饭食,保证身大力不亏的前提下,进行一点点基础训练,让他们有一个基本的军纪概念,握刀的时候手不至于发抖,然后上面喊冲锋的时候,能够一往无前地往上冲,至于其他的,比如队形什么的……从长计议吧。

    “手里有粮,心里不慌啊。”杨尚荆心里念叨着,转过身去,拍了拍王远的肩膀:“这几日多多加派人手巡查,天干物燥的,可别出了什么岔子。”

    王远连连点头,刚刚他是看着杨尚荆教训李继的,对杨尚荆的威风更加深了认识,对杨尚荆本人也就越发的敬畏了:“县尊放心,下官已经加派了一倍的人手,日夜巡视。”

    七月份正是浙江夏粮收获的季节,往年这个时候本就是府库严加防守的时候,现在王远又加派了一倍的人手,想必是没什么问题的,所以他满意地点了点头,就出了库房,伸手招来一个皂隶:“去找两个本地有名儿的道士和尚过来,本县要和他们谈玄论道、念经参禅!”

    那皂隶愣了一下,然后带着十二分的小心,轻声问道:“县尊是不是要找这些日子,说您是……天狼星下凡的那位?”

    别管是不是天狼星下凡,谁都不爱听这个,文人那套这皂隶未必懂,然而他也知道,天狼星好像不光指的是杀伐,还指代着胡人,怎么听怎么像是骂人的话。

    杨尚荆愣了一下,他还真就没想到这一点上,不过为了保持自己在县城里的神秘性、让下面畏惧自己,哪怕天狼星是骂人的话,他也得选择视而不见啊,所以他把眼睛一瞪:“哪来这般多的问题,你便去找来就是了。”

    皂隶被杨尚荆这一瞪,当即打了个哆嗦,各种玄学加成下面,没见过血的皂隶还是拗不过自己心里这根弦儿的,所以他几乎是抖着腿退下去的,杨尚荆摇着头,就叹息了一声:“我就是想要废物利用一下黄家那个院子,至于把人吓成这样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