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一一八章 温暖人心的猪对手
    第一一八章

    七月份的京师很是火热,然而外朝文臣们的心,却慢慢地冰冷了下来。

    就像杨尚荆说的那样,以公务为名出去办差,无论是右都御史陈镒还是刑部侍郎马昂,还是大理寺卿刘隆,都是不敢说半个不字儿的,而这三个大佬离开,杨溥等内阁辅臣、六部尚书对于三法司的掌控力,肯定就会有一定程度的削弱,到时候百分之百会有小瘪三见利忘义,投到阉党麾下。

    再然后,上朝的时候,叛变的小瘪三拼命地扇阴风点鬼火,皇上和王振再拼命护着那帮小瘪三,文臣们的所有谋划,最终的结果都得打个对折,甚至直接功亏一篑。

    内廷的这一招……高啊。

    十里长亭,这次搞送别的,可不是杨尚荆那会儿的大猫小猫两三只,内阁辅臣杨溥、马愉、曹鼐,包括四月份才入阁行走的陈循悉数到场,六部尚书来了四个,其他的五品往上的大员足足五六十号,而三个人会同太监曹吉祥,带着的人马数百人,有锦衣卫的缇骑,也有东厂的幡子,还有三大营挑出来的精锐。

    “此番我等南下,这京中……却不知会是何光景。”陈镒叹了口气,语气略微有些低沉。

    杨溥轻咳了一声,众人的目光就不由得砍了过去,从他苍老的脸上那两个黑眼圈,和嘴唇上的燎泡,就知道他这几天到底是个什么状态了,内廷的这一步棋,可是把外朝逼得够呛,他一张嘴,苍老的声音带着一种令人心酸的沙哑:“你等只管放心前去便是了,浙江那边,总要造作了断,京中自有老夫等人应对。”

    “唉……”刘隆长叹了一声,京中现在离开的重臣可不止他们三个,同为右都御史的王文,这会儿也已经离开京师去了宁夏、甘肃巡边,理由还公正的让人无法反驳——整个正统朝的朝堂上,就找不出第二个比王文海熟悉那边儿事务的文官了。

    似乎是为了调节气氛,马昂笑着开了口:“昂四月才去南京录囚,这不过旬月的功夫,再度南下,也算是公务繁忙了,只怕这南直隶的同僚见了昂,都要心烦了。”

    众人跟着笑了笑,不过那表情,怎么看都是假笑,能把一个刚刚从南京回来不久的刑部侍郎再度调出京师,可见内廷现在的心情是有多么急切,在这个当口上,内廷越急,外朝的日子就越不好过。

    这边儿一群文官还在说话呢,那边就传来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尖声细气的一听就知道是个太监:“这时候也不早了,诸位这是要伤感到什么时候啊?要是舍不得,咱家这就回宫了。”

    众人循声望去,就看见一个面白无须的男人从马车上伸出头来,一脸的不耐烦:“都说你们文人墨迹,咱家倒是提一次见着,这领了圣旨呢,还不赶快上路?你们眼中,可还有皇上?!”

    这太监就是曹吉祥,算得上是王振拿得出手的几个金牌打手之一了,早年也是去麓川做监军,整套过思任发的,身上虽然有一股子太监难以磨去的阴狠,但也算得上是杀伐果断了,现在这人正在御马监供职,也算是内廷仅存的几个知兵事的太监了,现在内廷掌握着优势的时候,这曹吉祥拿捏起来架子,也是加倍的让人恨。

    马昂等人听了这话,恨恨地哼了一声,就要和杨溥等人拱手告别,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穿着青衣小帽的家丁骑着马冲了过来,冲着旁边的卫士亮了一下腰牌,就在这群文臣大佬的勒住了马,翻身的时候急了些,差点儿直接摔在地上,几乎是用连滚带爬的方式冲到了杨溥等人的身边,急声说道:“杨阁老,驸马都尉石廷贵被下狱了,宋侯爷派小的给您报个信儿,求您给出出主意。”

    石廷贵就是石璟,顺德公主的夫婿,算是当今皇帝的姐夫,不过到目前为止也是个吉祥物一般的人物,然而他家祖父有几把刷子,靖难的时候累功升至武略将军,领了德州副千户,他爹在继承他祖父的能耐的同时,更近了一步,从德州卫直接掉到了府军前卫,成了京师人了,靖难功臣之后,家里老爹还会做人,所以对于武将勋贵而言,这是自己人。

    宋侯爷就是西宁侯宋瑛,现在勋贵里的旗帜性人物,按辈分算是石璟祖父那一辈儿的,不过嘛,大明朝的驸马都尉总有各种各样共同的苦逼之处,所以这关系也就不错了,现在石璟被下狱了,他也得跟着急一急,毕竟按照关系来算,就是咸宁公主没死,也没石璟和皇帝的关系近,兔死狐悲什么的,还是要表现一下的。

    至于这里面有没有给在场诸位文官吃点儿定心丸的意思……有,或者没有吧?

    一听这话,杨溥的眼睛就是一眯,然后脸上非但不见丝毫愤怒,反而泛起了笑意,他摆了摆手,对那小厮说道:“石都尉向来稳重,虽是将门之后,却有翩翩君子之风,缘何被投入大狱?”

    吉祥物嘛,和那些正经儿的老牌勋贵比起来,差了太多,他祖辈、父辈最高的成就也就是个五品的千户,根子太软,别说学西宁侯去青楼听小曲儿玩姑娘了,你脾气稍差一点儿、说话声音稍大一点儿,都会有言官蹦出来,喷几句“勋贵不法”、“有负圣恩”之类的屁话,所以没有翩翩君子之风,也得在人前装出来。

    那家丁咬咬牙,回答道:“据传是骂了公主府中的宦官,被告到了司礼监……”

    我去,王振你可以的!我给你点三十二……不,六十四……不,一百二十八个赞!

    这一刻,在场的文臣差点儿乐得蹦起来,那脸上的喜色,根本就掩饰不住,没办法,王振这样的对手简直太温暖人心了,他们还愁着外朝的文臣走了几个大拿,对下面的掌控能力差了,人家就把本来和文官集团若即若离的勋贵集团给推了过来,逼着两家结成利用共同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