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一一三章 对乡贤们举起竹杠(上)(求票)
    第一一三章

    建了个群,有什么话可以来群里说:573510629,群名就是书名

    同样是前图书管理员,同样是玩辩证法的,杨尚荆没有别的优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无论是往前数那位写了五千来个字儿的,还是往后数留了五卷典籍的,都要比他这个半路穿越的强出几百光年去,这几百光年还是多方面的,囊括了从情商智商到文韬武略的各个方面,所以面对他们都没法给出有效解决方法的问题,杨尚荆决定先放一放。

    五百来年之后实现不了,兴许一千五百年之后就实现了呢?梦想总是要有的嘛,这和“面包会有的,一切偶会有的”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所以放下烦恼的杨尚荆,直接把审查流民的事儿丢给了李继等人,自己则待在书房里,开始谋划自己真正搞事情的第一步——扩编巡检司弓手。

    按正理吧,巡检司的弓手就和县衙的差役一样,吃着县里财政饭,也是有编制的,然而那个被杨尚荆灭门的黄家,给了杨尚荆最好的财政支持,来扩充一下人员的规模,虽然说黄家先被卫所那边搜刮了一番,可是瘦死的骆驼到底比马大,就从他们家里抄出来的东西,杨尚荆保守估计一番,能够他养上五十人规模的披甲精锐了;

    而和给刘琪下毒的杀手,则给了杨尚荆最好的理由来扩编,流民罪恶滔天啊,连官老爷都敢刺杀,这还了得?官不聊生,民何以聊生!所以这事儿只要往提刑按察使司衙门一捅,就是没有杨尚荆私人关系在里面,也是能通过的,加上省财政、台州府财政拨款,杨尚荆保守估计,这个规模能从五十人扩大到七八十人,下狠手搜刮一下过往客商,能把规模直接提到一百人。

    当然啦,杨尚荆现在也就给自己搞事情预备一点儿人手,打上一个底子,披甲之类的还是太过惊悚了,那和跳出来喊“老子要造反”没有任何区别,两个人一张弓乃至三个人一张弓,人手一把刀,也就是装备的极限了,所以队伍的规模就可以适当扩大一些了。

    不过在真正组建巡检司新的弓手队伍之前,杨尚荆还是有一件事儿要做的,那就是会见一番县里的乡贤们,黄家掌握下的佃户数量还是不太够,城里这几天抓出来的流民质量有不好,所以想要上好的人力资源,还得去找乡贤要,毕竟他要编组的是精锐,可不是kmt抓壮丁,抓到一百个人就能给个营长那种。

    至于和杨烨说的那番话,什么招收隐户以安民心之类的……嗯,应付上官的话大概就和后世的政治许诺差不多,谁当真谁就输了。

    于是在黄岩县的馆驿里,全县能说得上话的乡贤,有一个算一个,全来了,一个两个瞅着杨尚荆的眼神,那叫一个惶恐,生怕杨尚荆来个摔杯为号,把他们一网打尽了。

    “自本县上任以来,这黄岩县也是多事之秋啊。”杨尚荆坐在上首的位置上,直接开始装逼了,“现实城南查出隐匿丁口、里长教子无方、主簿尸位素餐,再是城南黄家私藏甲胄、里通倭寇、蓄意谋反,又是县主簿刘琪被贼人暗中谋害,本县深感有负圣恩啊。”

    这话说的冠冕堂皇,底下这帮乡贤听了,脸色要多精彩有多精彩,要不是一个两个也算有点儿演技傍身,估摸着都能直接吐出来——你来了就来了,不遵循“皇权不下县”的封建帝国主义地方政治基本法,老老实实做个人形图章,偏要和我们唱反调,然后仗着自己操作足够风骚,直接一波反杀,现在又把责任一推二五六,你良心不会疼么?

    然而他们当然是不敢说什么的,为了壮声势,杨尚荆不光把三班衙役、巡检司弓手里面卖相好的调来三十来人,还把卫所士卒找过来二十个,现在站立两厢,一个个杀气凛然的,配合上杨尚荆那光荣历史,谁敢扎刺?

    杨尚荆把这些人的表情尽收眼底,脸上带着笑意,嘴上却是叹了口气:“今日在座的诸位,也是我黄岩县里有头有脸的了,本县今日请你们来,就是为了商讨一下,如何把黄岩县的民心,从接连不断的命案之中恢复过来。”

    这些富户互相看了看,都没敢说话,什么民心?还不是他们这肚子里吊起半天高的心?从黄家被满门屠戮、张家集体收押之后,就连城西最生猛的刘大胆都哆哆嗦嗦地灌下去二斤酒,然后歪歪扭扭地跑去城东龙王庙里磕头烧香,更何况其他人了。

    想到张家,就有人将目光落在了杨尚荆下首的位置,那里坐的就是张同和,昔日威严无比、在黄岩县颇有些言出法随之能的老头儿,此刻是面色苍白、双目无神,枯木一样坐在那里,虽然体型富态了不少,不像是在大牢里受了什么罪的模样,可谁知道到底这是吃胖了的,还是直接被打肿了的?

    一看没人说话,杨尚荆就叹了口气,把目光落在了张同和的身上:“张家的家主,你有何良策啊?”

    杨尚荆敢肯定,经历了他那么长时间的心理战之后,这老头儿已经濒临崩溃了,说是被他驯服了也没差哪儿,所以虽然有些不甘心,虽然还担忧着这老头儿出狱之后继续和他对着干,他也得捏着鼻子把这老头儿放了,毕竟……黄岩县最近死的人也的确够多的了。

    张同和闻言,哆哆嗦嗦地站了起来:“回县尊的话,古语有云,‘仓廪足而知礼节’,老朽以为,若是想安定我黄岩县民心,须得我等乡贤广设粥棚……”

    说到这里,他看了杨尚荆一眼,略有呆滞的目光里,就倒映出杨尚荆似笑非笑的脸来,于是他话锋一转,直接改了口:“须得我等乡贤捐银纳物,由县衙出面,广设粥棚也好,慰劳县中古稀老者、总角稚子也罢,让县中百姓知道县尊的仁义、大明的宽宏,这民心自然也就定了。”

    张同和的路数粗暴直接,花钱买平安,而且一切荣光归于宽宏、仁义、睿智、英明的杨县尊,我都交保护费了,你总不能再和我过不去了吧?

    于是乎,他看着杨尚荆脸上渐渐浮现出来的满意笑容,暗自松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