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一一二章 一刀切啊一刀切
    第一一二章

    封建年代的流民,哪怕是造反,基本也都是为了一口饱饭吃,什么家国情怀,什么王侯将相宁有种乎,都是扯淡,都是饱暖了才能思,你连温饱都混不上就想着执掌天下,那还是别造反了,打个火折子在微弱的火光中升入天堂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兴许就能梦见当年村头王老财家里喂狗的那块骨头。

    所以杨尚荆站在这帮流民面前,目光挨个扫过这些人,就见着这些人依次低下脑袋,那叫一个惶恐,那叫一个谦卑,那叫一个……莫敢仰视。

    然而这样一来,杨尚荆就郁闷了,你们一个个的不把脑袋抬起来,脸都不给本县看看,本县和手底下这些捕快们,怎么能从你们的表现上找出你们是不是杀手的蛛丝马迹?太不配合了!

    所以他干脆大喝了一声:“都把头抬起来,谁要是敢不抬头,拖出去重打四十!”

    比虚无缥缈的官威更好用的,就是实实在在的板子,流民们低着脑袋,目光掠过皂隶们手中又粗又长的水火棍,一个个瞬间就老实了,抬起头来,战战兢兢地看着杨尚荆。

    这会儿功夫,杨尚荆就在仔仔细细地观察着十来个人的举动,心理学这东西他毕竟是学过的,哪怕是经过最专业训练的杀手,也会在这种时候表现出一丁点儿的不同,就比如流民们的权衡和犹豫,杀手这种从心里藐视权威的人物根本就不会有,这是常年训练出来的,装都装不像。

    然而找了一圈儿,也没找出来那么一个稍显不同的人来,杨尚荆就不由得叹息了一声,在整个县城里找一个有真东西的杀手,还真是大海捞针一般,哪怕之前知道这就和买彩票没区别,但是心里总得存一点儿侥幸不是?

    “杨大令,只怕杀手并不在这些人之中。”刘全靠近杨尚荆,低声说道。

    杨尚荆点点头表示知晓了,这才挥了挥手:“都带下去吧,带到班房之中,仔细盘问,到底是何方人士,为何流窜到我黄岩县来,知会刘启道一声,一切按我大明律法办事便是了。”

    听着“仔细盘问”四个字,这帮流民的脸色都变了,他们可都知道,一旦县令下令“仔细盘问”了,下面肯定会传达成“严加审问”,执行的时候,说不得就能变成了“严刑拷打”,两个一看就知道是流窜过好几个县城的老流民一听,当即就是一哆嗦,咕咚一声就跪下了:“青天大老爷……”

    然而他们的话也就只能说到这里了,站在两厢的皂隶当即就冲了过来,两棍子拍下去,直接把剩下的话全都砸了回去,这还戴着枷锁呢,直接就把嘴堵上了,从两个人的面部表情来看,这两个差役无论是下手的力度,还是塞进嘴里的东西,都不是什么让人好受的。

    封建年代的流民,地位上大抵也就是时代为贱籍的贱民好那么一丁点儿,无论是提刑按察使司下来的捕快,还是本地的差役,都是一脸的司空见惯,发动过灭门之战的杨尚荆现在更不会因为这点儿破事儿萌发什么怜悯之情。

    杨尚荆摆了摆手,于是一个两个流民在衙役的驱赶下,带着枷锁、拖着脚镣,向着牢房方向去了,杨尚荆对着一旁伺候着的皂隶说道:“若是还有人犯,分批押上来罢,一次十人以内,本县与!”

    那皂隶连声应是,退了下去,不大一会儿,就有是个衣衫褴褛的流民被轰了上来,显然这些人即使是在城内,也就干点儿最卑贱的活计,勉强混一个温饱罢了,可能也就比在野地里流浪多吃上那么一口,杨尚荆和刘全三人观察了一会儿,也没观察出来什么东西,也就摆摆手让下去了。

    能够刺杀主簿的杀手,肯定也是走路脚底生风、拂袖铜钱似雨的主儿,断不能和一帮最底层的流民搅在一起,别的不说,营养跟不上,杀人的体力都没有,就刘琪右手手腕上那一圈儿淤青,就不是这些瘦小枯干的流民能掐出来的。

    和上一批衣着打扮还算规整的流民不同,这些流民走下去的时候神色麻木,一个两个眼睛里全是死气,连半分争辩的心思都没有,很显然,对他们而言,一个不那么痛苦,或者说不会痛苦太久的死法,比如斩首,也是一种不错的解脱。

    这一整天的功夫,杨尚荆也没做别的,就在这儿对付流民了,结果看到后来眼睛都花了,都有点儿轻微的脸盲症了,也没找到一个有一点儿像的,而后面足足还有二十多的流民候着,各处从家里挖出来的“小二第三号”、“三子第四号”之类的隐匿户口者,足足还有百来号。

    “今天权且到这儿,剩下的人明日再说,一并押入牢房之中,严加看管,切不可放走一个!”杨尚荆拍了拍惊堂木,两边的皂隶齐声应是,杨尚荆站起身来转过屏风,向着后衙走去,禁不住打了个大哈欠。

    “嘿,这一刀切……还真是良方啊,怪不得官僚们都喜欢,你看我这一刀切,直接切出来多少流民、多少隐匿的户口来?这黄册上人口数量看涨,我这官声,估摸着是也要跟着往上涨吧?”杨尚荆摇了摇头,一脸感慨地坐在了院中的凉亭里,知琴当即就捧了茶过来,轻手轻脚地给他倒上,这才开始给他捏着肩膀,那力道拿捏的,怎一个赞字了得?

    然而微微眯着眼的杨尚荆,在想的却是另一件事,那就是怎么能让自己不被下面的人用一刀切对付了,相比于那个很可能投鼠忌器的杀手,还是下面人的一刀切更有威胁:“一般下面搞这事儿,除了管平民要好处之外,就剩下一个要挟上官了,比如我这个知县想要节流,扣下面马快的一点补助,保不齐就得有心思活络的,来个廉洁奉公,把所有县衙差役的福利尽数克扣了,到时候下面的人骂的可不是他,而是我啊……”

    然而想了半天,也没找出什么好法子来,于是他心烦意乱地端起茶杯来喝了一口,没成想一口喝进嘴里一片茶叶,他不由得皱了皱眉,把茶叶吐了出来:“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