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一零八章 风波诡谲
    第一零八章

    这边杨烨和沈星还在对这杨尚荆殷勤嘱咐,那边就传来了郑文义故作稳重、但难掩惊慌的声音:“不好了,那个家丁服毒自尽了!”

    一听这个,别说杨尚荆了,就是杨烨、沈星二人都跟着打了个寒战,无他,服毒自尽这个说法听着寻常,实际上需要太大的毅力,一般不是什么死士,都不会用上这种手法,然而三个人绞尽了脑汁,也想不出这个家丁到底可能是谁的死士。

    死士,顾名思义,敢死之士,他们和一般将领的门客啊、家丁啊之类的还有不同,后两者最多是不怕死,而死士则是眼中根本没有生死,而且绝对忠诚,一般而言,想要养几个合格的死士,必须要有足够庞大的势力,就杨尚荆身处的建安杨氏而言,家丁什么的可以一抓一堆,但是死士能找出来十个八个,也就不错了。

    可是遍观黄岩县全境,势力稍大一些的黄家被杨尚荆整个灭族了,体量上和黄家仿佛的张家,全族男丁被抓紧了县衙大牢,然而他们连屁都不敢放出来一个,这两家要是真有死士,也不至于被杨尚荆玩得这么惨,至于其余的几家,就更不可能了,要是连死士都能养得起了,谁家也不会屈居黄、张两家之下。

    再想想毒死刘琪的剧毒,杨尚荆的脸色都有些发绿了,纯粹是后怕,要是那种剧毒下到了他的饭菜里面,他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要知道他上任最初的那段时光,家里的厨子没有跟上来,他的所有晚餐都是从外面酒楼里买来的,这要是有人给他来上一点儿,只怕是当场死亡都是最好的结果了。

    毕竟就大明朝这医疗条件,砷中毒之类的病症,就凭着黄岩县这几个二把刀的医生都未必认得出来,就更别谈什么解毒的方法了,到时候他最好的选择,恐怕就是让身边儿的人给他来一刀,少收一点儿罪。

    “难道是……两京中人?”

    说着话的是沈星,不过语气也是颇为犹疑,在来之前,他也大略了解过杨尚荆的身世和过往,再加上轩輗提点过几句,也能猜出个大概,所以这才说出这般话来,毕竟杨尚荆是的罪过内廷的,而现在大明朝势力最大的家族就是老朱家,也只有他们能眉头都不皱一下,直接派出来一个死士,坑杨尚荆一把。

    可是话说出来,还是沈星先来了一个自我否定:“若这家丁真是锦衣卫或者是东厂派出来的探子,根本没必要把自己弄死之后,嫁祸给尚荆贤侄,直接把原本的事情写成密折递上去就是了。”

    话没说尽,但在场三个人都知道其中的意思,杨尚荆屠尽黄家满门的一系列操作,说白了还是有瑕疵的,如果不是仗着有人帮忙遮掩,下来一个御史之流的官儿,就能给他定一个滥杀无辜,至于嫁祸这个词,用的也很考究,对方没有直接奔着杨尚荆去,肯定就是要等到京师来人了之后,利用这个家丁坑杨尚荆一次。

    这是一个充满矛盾的家丁,他没有趁着刘琪喝酒的功夫,悄无声息地把毒下到酒里面,而是选择和外人合伙胁迫刘琪饮下毒酒,最后自己服毒自杀,京师派来的人只要偏向王振代表的内廷,不仅不可能是忽略这一点,反而要牢牢抓住了这一点,然后一点点将“黄家私藏甲胄,蓄意谋反”的结论推翻,劲儿直接把杨尚荆打翻在地。

    杨烨挑了挑眉毛,没有立即出声,而是在沉吟片刻之后,这才沉声说道:“官场有官场上的规矩,现在无论是外朝还是内廷,都很克制,只是使用着官面上的手段,搞人赃并获之后,才真正痛下杀手,他们没来由地再来挑战这一规则。”

    听了这话,杨尚荆和沈星都禁不住点了点头,杨烨这话算是话里有话,那个“再”字用得十分恰当,毕竟之前就有人不讲规矩过,就是那个浙江镇守太监,为了讨好一番王振直接买凶杀人,然而他现在已经被弄死了,还让皇上和整个内廷遭受了外朝的集体攻讦,内廷那些人没来由还来挑战这种潜规则。

    “人家写柯南的时候,也只敢喊‘凶手就在我们中间’,可是到了我这里,怎么就成了‘凶手的尸体就在我们中间’了?这不科学啊。”杨尚荆一边儿沉思着,还有闲心吐槽,“我是来大明朝践行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建设有大明特色的封建帝国主义官僚政治体制的,怎么画风一变就成了悬疑破案了?”

    眼看着杨尚荆不说话,杨烨便转过头来,对他说道:“不若这样,贤侄可从附近卫所调些人手,持强弓硬弩守卫县衙,免得被宵小之辈钻了空子。”

    杨尚荆闻言抬起头来,脸上都是意动的神色,无他,现在这个做官儿的环境实在是太差了些,太不安全,有卫所士卒帮忙看守县衙,也能让对方投鼠忌器。

    不过旋即他就否定了这个想法,很郑重地说道:“此事断然不可,若是下官现在就去调动卫所官军进入县衙,无疑是在向对方示弱,况且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

    说白了还是大明朝的科学技术手段不发达,尤其是检测食物有没有被下毒的手段太少,基本就是银针刺一下看看有没有变黑、喂狗看看能不能把狗毒死这种粗浅办法,可是银针这东西主要针对砒霜,或者说砒霜里面没有提纯出来的硫,就现在刘琪这个死法,谁知道那砒霜里面是掺了东西,还是已经提纯到了一定地步?他可没有冒死尝试一下的勇气。

    至于喂狗……先不说怎么把人家看门的大狗一批批收上来,单单是是不是从县衙里面时不时地扔出来几条死狗,还是被毒死的狗,再加上县衙里带弓而走的卫所士卒,就不知道老百姓们能传出怎样的风言风语了。

    “贤侄打算如何去做?”杨烨沉声问道,眼睛不自觉地眯了眼睛。

    杨尚荆顿时就有些咬牙切齿:“当然是打草惊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