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一零五章 明察秋毫杨尚荆
    第一零五章

    等走到了刘琪书房的门口,杨尚荆突然转过身来,对这杨烨、沈星二人说道:“二位上官在外稍候,下官带人进去查验便可,断不能乱了书房之中的布置。”

    毕竟是来自信息大爆炸的年代,很多知识虽然根本用不上,但还是能够无意识地接触到一些的,而后世的一些刑侦手段虽然因为缺少必备的仪器,根本没办法使用,但是只要有了一定的逻辑,总能发现一些蛛丝马迹的。

    简而言之,键盘侠在某些时候还是会有些莫名的自信的。

    沈星眉头微微一皱,刚想说话,却看见身旁的杨烨微微颌首,一脸凝重地说道:“本官带来的王密王仵作,精研《洗冤录》等刑名书籍,在本省也算是一把好手了,就让他随你进去吧。”

    于是沈星也就没说什么,跟着点了点头,看着杨尚荆带着王密和黄岩县的一个仵作,进了书房的大门。

    一进门,就能闻到一股骚臭的气味,这让杨尚荆微微皱眉,而两个常和死尸打交道的仵作,表情上却没什么变化,杨尚荆游目四顾,就看见刘琪的尸体正坐在书桌的后面,歪着头,七窍附近还有已经干涸的血迹,整个人显得异常的狰狞,让杨尚荆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你们二人且去查看尸身,我在这房中好好看看。”杨尚荆眯缝着眼睛,一脸淡然地对两个仵作说道,亲手杀过人、甚至剁下过脑袋之后,杨尚荆对于死人已经有了很强的抵抗力,还不至于看见一个死状很惨的刘琪,就直接吐出来。

    连个仵作互相看了一眼,对于杨尚荆的表现微微惊异,不过这年代盛传“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官老爷的权威是从孩提阶段就开始潜移默化地竖立的,所以两人也没有太过惊讶,恭恭敬敬地应了一声,就奔着尸体去了。

    这间书房并不大也不小,也有十平方米左右的面积,杨尚荆走到桌案前,先看了看桌上的烛台,此时的蜡烛早已燃尽,他眯缝着眼睛,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烛台并不能说明什么,如果真是自杀,那么肯定是没有办法在喝完毒酒之后站起来吹熄蜡烛的,如果是旁人暗害,也没有在毒杀了刘琪之后,吹灭蜡烛。

    他又转过头,去看了看书柜上的书,这些书倒是中规中矩,也不过是四书五经之类,想来也是,这年月读书的成本着实太高,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书籍的成本太高,“每假借于藏书之家,手自笔录,计日以还”这是穷人家孩子读书的常态,“天大寒,砚冰坚,手指不可屈伸,弗之怠”虽然指的是特用功的那一批,但也地找到谁家有书才行,很多士大夫都是抱着孤本,为了一个可笑的收藏价值宁死不往外借,这是谁也没有办法的。

    “倒是中规中矩……”杨尚荆眯着眼睛四处打量着,却也没发出过多的声音,干扰两个仵作办案。

    没过多久,提刑按察使司的王仵作走了过来,低声说道:“杨县尊,死者七窍流血,死前屎尿齐流,掰开嘴可以闻到铁器的味道,定然是死于砒霜之下,只是这个剂量,着实太大了些,死者服毒之后,不足片便已是毒发身亡,以至于身体都没有多做活动,直接歪在了椅子上,也没有发出过多的声响,惊动下人,当然,或许其中还加入了其他什么奇毒也未可知。”

    听了这话,杨尚荆沉默了一下,当年魔都某大学投毒案那会儿,他也是在网上看过一些资料的,当时他除了n-二甲基亚硝胺之外,也曾经看过砒霜的药性,砒霜这东西即便是急性中毒,也要在十分钟之后致人死地,十分钟的功夫,已经足够刘琪痛苦难耐地折腾起来了,那么难受的十分钟,哼呀嗨呀地一通哼唧,再加上神志不清肯定要打翻一点儿什么,不说能不能惊动家中的下人,这书房也不能保持的怎么整洁,所以,这王仵作的判断肯定没错。

    至于加大剂量,不是不行,但是超过三克之后,很可能会导致服毒者呕吐,死不成,这些东西他能知道,王仵作这种老刑狱应该也是知道的,所以才用了“奇毒”这个说辞,但是说到奇毒,里面的原因可就复杂了。

    “若只是大剂量的砒霜,却也好说,但若是真有奇毒……”杨尚荆眯缝着眼睛,摇了摇头,一脸的沉思。

    王仵作沉吟了一下,接过了话头:“若是奇毒,死者生前不过一县主簿,自然是弄不到的,其中必有隐情才是。”

    找到了疑点,这案子才能继续往下察,而无论是杨尚荆,还是杨烨、沈星,现在怕的就是没有任何的疑点,否则的话,无论是证明他们真的与此无关,还是强行证明他们与此无关,都很困难。

    然而就这么一点儿疑点,可是不够的,杨尚荆摆了摆手,说道:“你们二人继续看看尸首,到底还有什么异常之处,本县再四处转转。”

    王仵作应了一声,哪怕他现在认为杨尚荆在这里纯粹是碍事,也不能说出来的,做了这么多年的仵作,官场上的一些套路他还是明白的,没有官僚的指挥,他们这些做仵作的验尸都不知道该怎么验,一不小心就是个身首异处的下场。

    杨尚荆也不管他们如何摆弄那句死尸了,迈着步子走到了床边,伸手把住了窗台,向外望去,刘府也是个独门的小院儿,这书房离着院墙并不远,杨尚荆仔细观察着外面的环境,这一刻他是真想自己能有个鹰之意识。

    毕竟能不能把这个县令做下去,很大程度上就要看这案子的结果了。

    深吸了一口气,杨尚荆慢慢闭上眼睛,就像转过身去看看仵作们的结果,可是一抬手,他突然发现窗台上根本就没有一点儿的灰尘!

    “还真是……入室杀人?”杨尚荆看着手,突然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笑容,“而且,这还有个内鬼呢,别告诉我这是什么隔壁老王的爱恋之类的戏码。”

    想到这里,他猛然转身出了屋,大声喊道:“来人呐,把昨夜伺候的下人给本县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