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一零二章 苛政猛于虎
    第一零二章

    “我当真没有脱罪的可能?”

    原主簿刘琪瞪着血红色的双眸,死死地盯着面前的男人,声音嘶哑,为了一个九品的主簿,他可是从不入流的典史一路熬上来的,其中耗费的青春和热血,可不是旁人能够理解的。

    这个男人穿着一身的罩袍,昏黄的灯光下根本看不清脸,听了刘琪的问题,他摇了摇头,声音沙哑:“老爷说了,也不过是四十板子,挨过了也就算完了,日后主簿家中的用度,自然会有人送上。”

    刘琪听着这话,别说眼珠子了,连整张脸都红到了耳根子,他伸手去抓面前的男人,怒吼着说道:“这些年我帮他办了那么多的事,他怎么能这么对我?我是正九品的主簿,正经儿的官身!”

    也由不得刘琪不急,在衙门里公干了快二十年的他,怎么可能听不出这个罩袍男子的意思?“挨过了”三个字,代表的可不是“挨过去”,这就证明,给他行刑的衙役很可能会对他下死手,四是班子?也不过是?这显然是拿他当三岁小孩子糊弄呢,他是主簿,他熟悉大明律!

    导致脱漏户口的罪责,最低是笞四十,这个笞其实是一种减刑,针对的是情节较轻的犯罪,用的东西也不是“鞭笞”里面的鞭子,而是竹板或者木板,四十下说多不多说少不少,打完了好好处理一下,也不至于伤口感染死翘翘,然而需要注意的是,这只是最轻的刑罚。

    哪怕现在刘琪在家里“思过”,也知道县里现在的情况,杨尚荆肯定是一家独大,如果杨尚荆存了杀鸡儆猴的心思,那肯定是要用最重的量刑的,“罪止杖八十”,这五个字儿下面,沾染的可都是活生生的人命啊,到时候李继这个典史给下面的皂隶使个眼色,就那又粗又黑还带了一截儿红色的水火棍,一通儿砸下来,他是必死无疑。

    也正是因为这个,面前的这个男人才会对他说“日后主簿家中的用度,自然会有人送上”,这话翻译过来,其实和那句“汝妻子,吾养之,汝无虑也”是一个意思。

    “正经的官身,也是犯官。”罩袍男子叹息了一声,“老爷说了,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还请刘主簿以大局为重,万不可意气用事。”

    刘琪惨笑了一声,慢慢地坐了下来,突然笑了笑:“你也知道,现在这黄岩县,是他姓杨的一家独大,要是我找上门去,和他说一些陈年旧事,他会不会放过我呢?”

    “恕小民斗胆,主簿可能走不出这间屋子。”罩袍男子笑了笑,嘶哑的声音里满是自信。

    听了这话,刘琪的身子就是一僵,而后慢慢瘫软,他苦笑了一声,慢慢堆坐在椅子上,不得不说大明朝对官吏的任用方面还是很有一套标准的,最起码刘琪到现在,也没养出一身膘来,那还算匀称的体型上散发出来的,是一股子颓丧的气息,似乎刚刚人过中年、还在春秋鼎盛之际的他,已经没了一丁点儿的生机。

    “唉……”罩袍男子叹息了一声,慢慢说道,“最迟不过后日,分巡道的那两位上官,总是要走的,这走之前,主簿的案子也得尘埃落定了,告诉主簿一个消息吧,信任的主簿已经选出来了,是……”

    他的话刚刚说到一半,身后本来已经瘫软在椅子上的刘琪猛然间一跃而起,右手上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把匕首,整个人直扑罩袍男子而去,匕首的刀刃在昏黄的灯光下闪耀出一抹银芒。

    “……巡检司的冯毅。”罩袍男子猛地一伸手,直接叼住了刘琪的手腕,刘琪面色涨红,然而使尽了吃奶的力气,也没能再把匕首往前送上半分,罩袍男子发出一声沙哑的嗤笑,慢吞吞地说道:“就知道主簿不会坐以待毙,所以今天,小民今天,特意为主簿准备了这个。”

    话音刚落,就看见阴影处闪出另一个身穿罩袍的男子来,双手捧着一个瓷盘,盘子上摆着一只酒壶、两个酒盅,刘琪的双眼瞬间睁大,眼中全是绝望。

    他根本不知道第二个罩袍男子是怎么潜进家中的,他也看明白了,无论今夜自己有没有威胁对方,要将某些陈年旧事抖出来,对方也会把自己彻底灭口,以防自己在大堂之上突然变卦,要将功补过。

    “刘主簿的家人,可还在后院儿呢。”罩袍男子沙哑的声音里带着笑意,可刘琪整个人却瞬间打了个寒战,手上的匕首“当啷”一声就掉在了地上,他哆哆嗦嗦地伸出手来,探向那只酒壶,牙关打颤,脑门子上已经开始向下淌着冷汗了。

    罩袍男子低低地叹息了一声,然后这才说道:“这酒,是二十年陈的黄酒,小民手上,也就这衣服,要是刘主簿失手将它打了,短时间内可就没有第二壶可以用来,小民也只能多费点手脚,让主簿的娇妻幼子下去陪着主簿阖家团圆了。”

    听了这话,刘琪的手又是一抖,他的眼神瞬间变得迷茫了,两行热泪忍不住从眼角滑下,过了足足盏茶时间,他这才扭过头来,看着罩袍男子,沙哑着嗓音问道:“我听你的,不过你答应我……”

    “令公子天资聪慧,自然是科举的好苗子。”罩袍男子微笑着打断了刘琪的话,然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刘琪深吸了一口气,一咬牙一闭眼,就把桌子上的酒壶抓了起来,咕咚咕咚一阵吞咽,就连酒水溢出嘴角都没有察觉,转瞬间一壶酒就被喝干。

    “唉,正所谓苛政猛于虎……”罩袍男子声音嘶哑,笑意浓浓,“如今这一县主簿都能畏惧县尊的刑罚,饮鸩自尽,可见这黄岩县的百姓,又是生活在怎样的水深火热之中啊。”

    听着他的话,刘琪的身形不断摇晃,最后一歪头,彻底没了声息,第二个罩袍男子走上去试了试他的鼻息,转过头来点了点,然后问道:“那后宅的母子……”

    “杀鸡儆猴,总也要留着一线生机啊。”罩袍男子叹息了一声,慢吞吞地转过身,向着门外走去,“否则这猴子被逼急了,挠了咱们几下,咱们做的岂不成了亏本的买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