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一零一章 为官之道
    第一零一章

    “忠叔,本县的局势,现在如何?”

    提审完了张家的几个人,吓昏过去两个之后,杨尚荆回到了后衙,捧起自己的公务餐,皱着眉头往下咽,边嚼边说话,这样据说有助于分散注意力。

    忠叔捧着的饭是杨尚荆自己厨子做的,反倒是比杨尚荆那一份要好得多,听了这话,皱了皱眉头:“这些天三班衙役在下下面走动的颇为频繁,巡检司的弓手、卫所的兵丁满街乱转,那些阴沟里的老鼠是不敢出来的,至于剩下那几家富户私底下的计较,却是很难拿到了。”

    停顿了一下,忠叔叹了口气:“少爷若是不想出什么大乱子,还是将张家的人尽快都放了吧。”

    杨尚荆点点头,眉头慢慢地皱了起来,他问的县里局势,当然是那些帮会、堂口之类的黑色势力了,别管是封建年代还是奴隶制时期,想要在这方面搞出一番大事的,就没有穷屌丝单人独骑打出一片天下的戏码,别的不说,背后要是没人,你用什么统筹?怎么安稳小弟的心?搞帮会你也不能脱离了先进姿势不是?

    单人只剑的那不叫帮会行首,那叫游侠。

    至于忠叔劝他赶紧放了张家的人,让张家重整旗鼓,也是出于稳定县内局势的考量,现在每天让三班衙役、巡检司弓手、乃至卫所士卒上街,每天要花费的粮饷就不少,以黄岩县的财政,肯定是难以持久的,到时候哪怕是只撤走了卫所士卒,县里也会瞬间多出无数的乱子,乃至是人命案子,到时候,他这个县令的脸上就肯定没有光可看了,到时候扣个失察的大帽子,仕途也就到此为止了。

    至于把张家放回去能不能有效地震慑县内的局势,那是根本没什么疑问的,哪怕张家现在浮财去了一大笔、人的精神也遭受了重创,但正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张家这种巨无霸不提别的,手底下掌握的人力资源、商铺、田亩数量,只要张家人没死绝,还有继承权,分分钟就能吊打本县其余几家。

    最重要的是,在这么一吓唬之后,张家肯定是唯杨尚荆马首是瞻了。

    “也罢,提审也提审得差不多了,没有证据也没有口供,总不能活生生地把他们吓死吧?”杨尚荆又扒拉了一口饭,叹了口气,“就明天吧,我好好和这个张同和唠唠,看看有没有必要把他弄死在牢里。”

    听了这话,忠叔的眉头就是一挑,沉吟了一下,然后缓缓说道:“少爷说的……有道理,如果我们让张同和死在牢里,或者病死在家中,张家瞬间就会陷入群龙无首的乱局,这时候只要少爷扶持一个听话的上位,借助少爷的权威压制整个张家,只怕会比使唤起张同和来更加得心应手。”

    越想这个手法,忠叔就越兴奋:“别的不说,只要少爷控制了张家,这黄岩县里面可就真能做到政令通行,到时候,只要少爷发话了,县里各处多余的丁口肯定是都要冒出来的,反正这罪责都砸在了刘琪一个人的身上,少爷给黄册添了那么大的一笔数字,可是真真正正的政绩。”

    嗯,封建时代,一县主官除了课劝农桑之外,还有一个职责,那就是人口增长上了,一县之内的丁口要是多了,开垦荒地啊、收人头税啊什么的跟着就来了,这些一来,赋税也就多了,在所属的州府里面地位就重了,这地位一重,升迁就比较好升迁了。

    杨尚荆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说道:“不知道用何手段,能让这杨桐和名正言顺地死在牢里呢?”

    破家县令灭门知府嘛,核心就在于一个“杀”字上,不过当官儿的毕竟不是土匪,要杀人也要捧着本《大明律》,最不要脸也要挥舞着一本《御制大诰》,总也要杀一个名正言顺,太粗暴了是太年轻的表现,很容易就会被积年的老仵作批判一番。

    忠叔沉默了一下,摇了摇头:“这种事情,倒也好说,今夜老仆前去和那杨桐和说说话儿,也便是了。”

    杨尚荆眉头就是一挑,然后长吸了一口气:“不可,若是让忠叔涉险,还不如让那杨桐和回家便是了,戬有的是手法去让他受用。”

    要说现在对他助力最大的,当然还是忠叔了,在杨荣身边磨练了这么多年,再加上长者的智慧有个光环加成,可以这么说了,现在给他一个六部的主事,他老人家都能亲自挑起担子来,要是被卷进人命案子了,他可是得不偿失的。

    忠叔笑了笑,摆摆手:“也不过是些许小事罢了,无妨,无妨,老仆虽然不走江湖许久了,这压箱底的功夫却是没有丢下的。”

    听了这话,杨尚荆眯了眯眼睛,就慢慢点了点头,总归这黄岩县是他当家做主的,只要忠叔去把张同和直接弄死,手段稍微高明一点、手法稍微高超一点儿,也就得了,到时候他随便指派一个最差的仵作过去,肯定是啥也查验不出来的,到时候尸首一烧,张家那个在外做官的,还能派人从骨灰里面查出来一点儿什么不成?

    “忠叔小心行事,若是真力有未逮,切不可鲁莽了,戬虽不才,拿捏些许乡绅大户还不成问题。”杨尚荆很是慎重地说着,放下了手中的碗,到底是经历过杀戮了,见过了大场面,如今做起这种事儿来,也算是驾轻就熟了。

    忠叔笑着点点头,就听一边脚步声响起,知琴的生意传来:“少爷的午饭太过简陋了,小婢知会了厨下,给少爷新做了几个小菜……”

    还不等杨尚荆出声,忠叔扭过头去就瞪了一眼:“简直胡闹,送下去!”

    看瞅着知琴的眼圈儿都红了,杨尚荆连忙摆摆手,叹了口气:“忠叔勿恼,她也是为了戬好嘛,唉,究竟是妇道人家,那里懂得这做官啊……”

    这浙江官场,镍台轩輗自己都吃的和贫农似的,他这么个小县令敢中午不吃公务餐开小灶?怕不是活在梦里,要知道县衙就一个大漏勺,一旦漏出去点儿消息,风评一坏,以后就不好办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