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九十一章 杭州来信
    第九十一章

    什么商户进献,什么不畏艰险,这也就是明面上的说辞,实际上用四个字就可以全部概括——不存在的。

    说白了,这就是下属给上司行贿,用上一个很好的借口,就和杨尚荆为了灭黄家满门,直接给黄家扣上谋反的帽子一样,求得就是一个好听,实际上两人都不傻,谁能不理解?

    不过这些都是细节,细节是官场上最不需要注意的,反正经历了这么一节,以后冯毅就算是绑在了杨尚荆的这条船上,极大地增强了这条船的安全性。

    就算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可是现在杨尚荆把本县的主簿玩废了,县丞、巡检、主簿绑在了自己的船上,全县上下众口一词,再加上千户邢宏收了实惠,在一边儿擂鼓助威,原本杨尚荆的船哪怕是一条满是漏洞的破船,这会儿也摇身一变成了快艇,那小马达一突突,稳得很,随时可以赛艇。

    而对张家,杨尚荆也没玩什么严刑逼供,就连板子都没怎么打,就是时不时地拎上来两个长子嫡孙咋呼几句罢了,卫所的士卒在把张家也洗劫了一遍之后,很体贴地在张家外面扎了个小小的营寨,美其名曰封禁,至于张家的女眷到底有没有受过凌辱……那些同样都是细节。

    在四百里加急的公文发出去之后,整个浙江的官场再度陷入了沸腾的状态,只要是个读书人而且消息灵通一点儿的,都得感叹一句多事之秋,而就在这个功夫,杨尚荆也算是收到了杭州府传来的消息,跟着消息一起来的,是杨家的家眷,送消息过来的,是徐尚庸的一个心腹。

    吩咐知琴和明棋两个丫鬟自己找地方住下,杨尚荆带着传来的消息,和忠叔坐在后宅的书房里,一脸的沉思:“还真想不到,这李信倒也是个狠人啊。”

    忠叔接过书信看了一眼,眉头微微一皱,然后叹了口气:“一将功成万骨枯啊,能做到一省都司的,又有几个是省油的灯?这样也好,清理了一个卫所,又能空出来不少的缺额,这些缺额谁想要占了,多少都得给他个人情,再加上浙江文官,乃至两京六部、勋贵们都因此欠下了人情,可以说是稳赚不赔的买卖啊。”

    杨尚荆点点头,叹了口气,和人家这些积年的老油条比起来,自己这个小官僚,还是太嫩了,浙江三司的长官们先是干死了镇守太监,随后浙江都指挥使李信就带着一卫人马直扑海宁卫,直接将临海卫上上下下清洗了一遍,什么指挥佥事、千户、百户的,加上各人的家丁、亲兵,林林总总剁下来二百多个脑袋。

    而指挥使,连一具尸体都没留下,找的罪名就一个,“事发,勾结倭寇携本部甲胄、兵器等物,妄图出海”,结局也简单的很,“为我水军将士所阻,畏罪沉船于舟山以西。”

    这就不光是官帽子的事儿了,还顺带着扣下来一批的军需物资,什么兵刃啊、甲胄啊之类的,这可都是实打实的利益,杨尚荆敢保证,李信亲兵的数量、装备质量肯定就提了不止一个档次。

    杨尚荆突然眉头一挑:“这般做法,就不怕中枢之中有人参他一个御下不严之罪?”

    “谈何容易?浙江镇守太监镇守一省,按道理是可以节制一下都司的,海宁卫指挥使听他的话也是情理之中,别说文官这边不会弹劾了,就是五军都督府也不会多说他一个不字。”忠叔摇了摇头,“镇守太监,嘿,这镇守太监挡了大家多少的财路?这个时候,合该外朝文武齐心协力,把这弊政废了啊。”

    嗯……谈到利益就好说了,挡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啊,只要涉及到钱了,什么忠君爱国的,往后靠靠吧,有了这么一个由头,各地文官不和中枢一起联动,会和勋贵武将们搞个大新闻,文官儿里那些在家里“耕读传家”、“勤劳朴实”的家人,都能把他们骂一个狗血淋头。

    “祖父可对这李信有何评价?”杨尚荆眯缝着眼睛,一边盘算一边问,当年的杨荣可是号称最知兵事、最能决断的内阁辅臣,大明朝能打的将领基本都知道一二的,李信能搞这么一出儿出来,不应该是籍籍无名之辈。

    忠叔皱着眉头,吸了口气:“却是不曾听说。”

    于是杨尚荆就有点抓瞎了,这李信在他看过的正史里面也没有提及,也就《英宗实录》里面点了一句,《明史·英宗本纪》里面根本就连个字儿都没有,不能理解这个都司的脾性,以后想要往卫所方面伸伸手,可就不那么方便了。

    “不过这轩輗轩镍台倒也是个人物,直接上奏,直言镇守太监之弊政,奏请裁撤各地镇守太监,唯留南京、凤阳两处?”忠叔抖了抖手里的信纸,禁不住赞叹了一声,“也难怪,当年陛下想要重开浙南银矿之时,便是这轩镍台据理力争,最终不了了之。”

    明朝有“都城”名头的其实是有三个,北京升格都城了之后,南京叫做留都,还有一个是中都凤阳,也就是朱元璋的老家,龙兴之地,要不是这个地方无论是气象、底蕴、地理位置等要素都不行,实在不适合做首都,估摸着朱元璋就直接在这块儿定都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轩輗到底是个人物,直接和皇帝对着干没有一点儿压力,这个点儿上,内廷被抓了把柄,还不知道该怎么开脱呢,估摸着就是王振,也不可能说“浙江镇守太监并无反意,不过是想截杀那杨尚荆,为内廷出气”吧?那等于直接戳了皇帝的g点上,为了内廷出气你就敢直接弄甲胄、聚集江湖匪类,你要是被朕打了,是不是御马监就要造反了?

    “怎么处置,我等也是插不上手,还是看看这按察使司到底能派来个什么人物,查一查咱们黄岩县这造反的案子吧。”杨尚荆叹了口气,站起身来,“我们也得……提前布置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