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八十六章 还是要求稳
    第八十六章

    封建年代有很多词儿都是禁忌词汇,就比如说革命。

    所以杨尚荆哪怕是从五百多年之后穿越过来的,连“许帝血脉”这个词儿都看见过的,也不敢就那么大喊出来,那样都不用锦衣卫东厂的人从京师、南京之类的地方赶过来,分巡台州府的提刑按察使司官员就能一脸兴奋地搓着手,直接就把他灭了。

    不过从大门里缓缓淌出来的血迹,杨尚荆默默攥了攥拳头,然后叹了口气。

    邢宏放骑着马就在他身边,听见这一生叹息,还是出言劝慰:“杨知县,这等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知县可不能因为一念慈悲,给日后种下祸患啊。”

    其实吧,杨尚荆这种状态,他是知道的,当初他第一次下令杀人的时候也是这样,狠得下心挥手,但挥完了手,心里还是稍有不忍的,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经历过一次总会变得好些的。

    想着这些,邢宏放的眉头就慢慢皱起来了,扭过头去看向张家的方向,作为黄岩县外卫所的一把手,他对黄岩县的各大家族还是有些了解的,黄家和张家是姻亲,如今抄了黄家,这就足够让他这个千户所吃上一顿好的了,甚至可以让他把自己亲兵、家丁的装备再往上抬一个档次。

    这要是直接把张家也抄了,他直接就能给海门卫指挥使、浙江都司的上上下下好好打点一番,到时候运作一个指挥佥事,还不是美滋滋?

    于是他沉吟了一下,对杨尚荆说道:“听闻本县张家和黄家乃是姻亲,这黄家私藏甲胄,阴谋造反,张家……就那么干净么?”

    杨尚荆一听这话,当时就惊了,心说自己灭人一门都觉着够心黑手辣了,你丫这直接还想把人姻亲也一遭灭了?都说49年以前“借老乡脑袋领个军功”时常发生,可这真实经历了,还是有种说不出的古怪。

    不过他还是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本县……求稳啊。”

    连根儿把张、黄两家拔了行不行?技术手段上绝对能做到,反正就是一顿砍的事儿,就两家那点儿家丁、佃户,看见官军第一反应肯定不是冲上来拼命,而是扭头就跑,可是杀完了之后,卫所那边得了实惠直接就走了,他杨尚荆可就苦了。

    明代县以下的治安还是以乡贤为主的,县政府下面的三班衙役,哪怕是黄岩县这种上县,加起来也就两百人上下,一旦本县最大的两家乡贤全被弄死了,本县范围内那些看着两家眼色办事的有活力的社会团体保不齐就得失控,剩下的几家为了争夺黄、张两家留下来的势力真空,还得弄点儿乡民斗殴之类的戏码,到时候就有他头疼的了——毕竟这种诱惑力的社会团体游走于黑白之间,是社会的润滑剂,也是治安的一个补充,哪怕到了五百多年之后,都没有办法彻底消除,他杨尚荆也不过是个预备党员,根本没办法领悟彻底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

    这一点邢宏放当然也知道,说到底他不过是试探一下,有钱花终究是比没钱花好,现在杨尚荆说不追究,他也只能叹息了一声:“这黄、张两家互为姻亲,家中又有人在外为官,只怕对杨知县不好啊。”

    杨尚荆摆摆手:“都说识时务者为俊杰,我大明的官吏都是千里挑一选出来的,这张家在外为官的,想必是个聪明人吧?”

    想了想,杨尚荆摇了摇头:“不过这黄、张两家互为姻亲,还是有些麻烦,等下千户与我一同去张家坐坐,如何?”

    这其实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只要黄家被分巡道的人定了罪,直接发到南京吏部、刑部复核一下,然后杨尚荆还获得好好的,黄家佐官那个受了牵连被一刀砍死,张家那个做官的就不敢蹦跶什么,毕竟聪明人都知道,只要杨尚荆的铁骑继续前进,这帮螳臂当车的歹徒……嗯?

    不过听了这些话,邢宏放的眼睛就是一亮,点了点头,说道:“杨知县此言,当真是老成持重之言啊。”

    杨尚荆身为一个县令,不能让本县乱了,这是本分,但本分的同事不耽误他们发财啊,这次去张家,鬼才信杨尚荆真的去说说话呢,就是去严刑拷打,或者是暴力威胁,都不是真正的目的,其实杨尚荆要做的事情很简单,给个许诺,去一个根儿,然后套一笔钱。

    一个正五品的千户和一个正七品的知县聊着天的功夫,宅子里面的喊杀声已经渐渐停息了,没过多久,就看见那个一个百户冲了出来,抱拳说道:“回禀千户,宅内所有逆贼悉数伏法,下官已然下令,将尸首尽数移于院中,等待查验,不过贼人凶残,又有甲胄,六个兄弟受了伤。”

    这边刚刚吐完了没消化完的午饭的县衙官吏们一听,一个两个差点儿又给恶心吐了,听刚刚那动静,分明是一面倒的屠杀,怎么就顽抗了?不过刀子在人家手里握着,谁也不敢去触那个霉头就是了。

    “你办事,我放心,吩咐下去,受了伤的赶快包扎吧。”邢宏放点点头,脸上露出了微笑,转头看向杨尚荆:“杨知县,如今逆贼早已悉数伏法,还是赶快进去查验罢。”

    杨尚荆点点头,伸手指了指那个刚刚得了编制的合同工:“你是户房出身,想必对这黄家上下颇为熟稔,就随本县进去查验一下死者,看看有无漏网之鱼吧。”

    说完,翻身下了马,向着黄府走去,那个胥吏本身已经吐的昏天黑地了,可是看着杨尚荆的背影,他咬咬牙,愣是跟了上来,杨尚荆走了几步,回头看了他一眼,笑了笑,对刘启道说道:“你也跟着来吧,若是走失了人口,总要下海捕文书的。”

    邢宏放眯着眼睛,也跟着下了马往里面走,越走血腥味就越浓,杨尚荆好歹是杀过人见过血的,可是这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就不行了,几乎是走进院门儿的同时,就接着扶墙开始吐酸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