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八十五章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
    第八十五章

    明朝是个专制皇权达到历史顶峰的朝代,不过也只限于中枢之中罢了,中枢的大佬们加在一起能才能勉强和皇帝掰掰腕子,还仅限于年轻的皇帝,但是地方上,实际上还是地主士绅和朝廷命官之间的分权制衡,皇权不下县的传统异常顽固,所以哪怕是政治手腕高超、手辣心黑的朱元璋,也没能把皇权深入到乡间地头儿。

    这是一个时代的局限性问题,就像某些人今天一边儿喊着“小布尔乔亚的无病呻吟”,一边儿骂着“封建糟粕”,一边儿美滋滋地看着文青儿们搞三纲五常开历史倒车一样。

    所以作为地方小霸的黄家,在殴打了一通儿县衙差役之后,压根儿就没当回事儿,结果晚上黄家老太爷刚刚睡着,年轻人们还在喝酒作乐,嘲笑着这个新来的县令太年轻的时候,就看见外面灯火通明,一问家里的下人,一个两个瞬间就慌了,等爬上阁楼往外看,一个两个就更慌了。

    至少几百人冲着黄家来了,不光是主家,包括旁支那边都有人去了,而且看着灯笼火把映出来的服色,压根儿就不是县衙那帮土鳖的差役,也不是巡检司那边的弓手,就是最正宗的卫所官军!

    黄家也有人在朝为官,所以对这明朝军制很是了解的,只看这些官军的服色、装备,就知道,这肯定不是哪个百户所里每天只管种地、农闲的时候拉出来练几天的兵,而是实打实的精锐,人人带弓就不说了,还人人着甲!

    “快!快!去请老爷子起来,十万火急!”下午还指挥者家丁打人,牛的不要不要的黄文翔,这会儿直接吓得抖成了筛糠,要知道,一般县里小偷小摸的案子,最多就是快班出手,拎着枷锁脚镣把人一靠也就完了,真的动用了卫所的士卒,哪怕这卫所的士卒再垃圾,事情的严重性也得往上拔高一个档次,他哪怕再傻,也知道新来的县令动真格的了。

    最可怕的是,自己家在县衙里面可是又不少血亲的,这个阵仗了还没提前传回来消息,本身就从侧面说明了事态的严重性。

    一股骚臭的气息从黄文翔的身上传出,他是真的被吓出翔了,他定定的看着人群里打马走出来一个顶盔掼甲的武将和一个披着七品服色的文官儿来,咕咚一声就坐地上了。

    “不知道杨知县要做到哪一步?”邢宏放眯缝着眼睛,看着眼前的朱漆大门,语气似是随意,实则森寒。

    杨尚荆微微一笑,同样用平淡的语气回答道:“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啊。”

    邢宏放微微一惊,然后点了点头,眼中露出了一点赞赏,他本来以为杨尚荆不过是想震慑地方,却没想到他居然能下这么大的决心,杀伐果断的人,才是个好的下注对象。

    然后就听杨尚荆微微一笑,说道:“这偌大的黄家,虽有千顷良田,可对我大明心怀怨憎,平日里乐于结交匪类,资助倭寇,浮财……却是没有多少啊。”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凭着自己和浙江三司长官的那点儿关系,想要调用卫所官军杀人,不是不行,但肯定做不到位,所以这个时候,就得加上一点筹码了,比如这黄家的浮财,就得安安心心地送给邢宏放一部分,这一部分在抄家的时候是不入账册的,到时候邢宏放是自己截留全部,还是拿出来一部分给下属分了,就不是他能管得了的。

    听了这话,邢宏放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拍了拍手,说道:“是啊,这黄家既然存了谋逆的心思,自然是重金从倭寇那里购置了十副甲胄,在事发之时想要灭迹,却被我等捉了一个正着。”

    杨尚荆眼珠转了转,瞬间就明白了,正统七年的时候,倭寇攻陷了大嵩所,可见当时倭寇的势力之大,所以当时明军和倭寇之间的战斗是时有发生的,海门卫作为永宁江入海口的卫所,是倭寇上岸的好地方,在那里和倭寇的战斗可是不少的,而且是各个卫所轮番上阵,想来这个邢宏放就是那个时候在那边弄死了几个倭寇的头头,然后拿着残缺不全的铠甲做收藏,现在正好用到了正地方。

    而且杨尚荆估摸着,这铠甲也不是什么大凯,最多是足轻用的垃圾货色,毕竟倭寇在这年月的组成,还是以日本浪人为主的,家里要是有一套大凯,谁闲抽了出来做强盗?

    不过这都是细节,再烂的铠甲也不叫衣服,反正只要有铠甲,坐实了私藏铠甲图谋造反的罪名,就不怕黄家在外面做官的人反了天。

    所以杨尚荆接过话茬,说道:“只不过这铠甲在被搜出来的时候,已经被损毁大半,不堪使用,只能作为呈堂证供,递解浙江提刑按察使司,而黄家与倭寇、流匪私通之书信,均已焚毁。”

    邢宏放看了杨尚荆一眼,挥手叫过来一个百户和一个家丁的头子:“吩咐下去,做干净些。”

    那个百户点点头,伸出舌头在嘴角舔了一下:“千户放心,定然不会放过一个。”

    一支鸣镝射上天空,两百多明军士卒发了一声呐喊,向着各自的目标就冲了过去,也不用敲门了,临时砍伐出来的树木就是最好的破门武器,还有些明军干脆攀上墙头,直接跳了进去,刀子一挥就是一串儿的血花,男人的惨叫声、女人的尖叫声远远从黄府之中传来,空气里顿时充斥着血液的甜腥味儿。

    当即就有几个衙门里的小吏直接吐出来了,他们这种读书人养尊处优一辈子了,什么时候见过这个场面?刘启道也不没心思嫌脏了,用袖子擦了擦嘴角边儿上的酸水,哆嗦着问杨尚荆,或许是太过恐惧,嘴一秃噜直接把“大人”这个词儿说了出来:“大人,如此做法,只怕……有伤天和啊。”

    杨尚荆没有回答他,而是闭上眼睛,长吸了一口气,然后慢慢吐出来,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目光之中全是坚毅,他转过头,线条刚毅的侧脸在火光的映照下,显得阴森而恐怖,一张嘴露出的白牙上,似乎都有血丝,他的声音并不大,在这嘈杂的环境里,只有他自己能够听见:“革命……不是请客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