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六十一章 用钱开道
    `第六十一章

    听说自家店里来了个京师的富家翁,而且出手大方,掌柜的就把算盘一摆,一撩衣襟,蹭蹭蹭地上了楼,做码头旁生意的,就是要和这些有钱人混个面儿熟,成了老客儿有钱赚不说,南来北往的消息也能听见不少,东家也不是只有这么一个茶楼不是?

    等看见了忠叔,掌柜的就知道自家这小二还是信得过的,就这气度、就这气势、就这气质,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老爷,别看穿着麻布的短打,可你也保不齐人家就是个举人公、秀才公不是?这年头朝廷礼制还是很严的,商贾之流穿着丝绸要被问罪,但没说不让读书人穿短褂啊!

    掌柜的走上前来,笑呵呵地问道:“不知贵客找小老儿,有什么事儿么?”

    忠叔哈哈一笑,指了指对面的位子,一脸的春风和煦:“掌柜的坐,老朽这问题啊,还真不少呢,还不知掌柜的贵姓?”

    掌柜的在椅子上坐下,很是客气地回答道:“免贵姓李,不知您老……”

    “老朽姓杨,听老朽这口音,李掌柜也能听出来老朽从哪儿来的吧?”忠叔笑呵呵地说着,“实不相瞒啊,老朽是北直隶人士,家中也是薄有家业,此番南下,也是为了给家里添一点进项,路过这黄岩县,便觉得此地人杰地灵,繁华之处,不啻苏杭,也就起了在这里做些生意的打算,这才想着找掌柜的问问,这黄岩县官面儿上都是些什么人物。”

    苏杭虽然繁华,然而外地客商过去做买卖被宰一刀也是寻常,再加上那地方自古繁华,买什么、卖什么早就画好了各自的范围,贸然掺和进去,那就不是去捞钱的,而是去送死的,各种行会都不用明着舞刀弄枪,暗地里的小把戏就足够将人玩死,至于官面上的人物,现在行商要是没有通天的背景,到了地方上再硬的门路也得把地方官打点好了,否则一套苛捐杂税下来,肯定玩死人不偿命,毕竟……重农抑商那是国策。

    所以掌柜的点点头,有点儿小心地问道:“不知您老做的是什么生意?”

    不一样的生意,官方人员对你的态度自然也是不一样的,你要是外地来的行脚商,卖的是什么瓷器之类的寻常货物,官面儿上直接就不把你当人看了,课重税一点儿心理压力都没有,但是你要能搞来盐引这种逆天之物,县太爷见了你都不会太过盛气凌人。

    忠叔微微一笑,然后突出一个字来:“酒。”

    掌柜的听了这话就是一惊,酒水这玩意一般人可弄不到,别管那个朝代,对涉及到任何关乎到国运的大事,都是极端重视的,最有名的是盐铁专营,但实际上酒水也是专营的,年丰岁稔的时候可能睁一眼闭一眼,老百姓自家酿一点儿酒也就酿了,灾年的时候妥妥的谁酿谁死,酒器、酒曲这些东西可都是在官府手里掌握着的。

    看着掌柜的震惊的表情,忠叔一脸的不以为意:“这南方的酒,自然有南方酒的好处,可北方的酒,却也有自己的风味,老朽家中酿酒的作坊还是有那么几间的,除了八大胡同那边供应些许之外,还剩下不少。”

    掌柜的听了这话,虎躯一震,酒坊一下能弄出来好几间,还能把就送进八大胡同里去卖,这身后站着的最起码也是个顶级的勋贵,不是公爵也得是个侯爵啊,于是掌柜的连忙拱了拱手:“失敬失敬。”

    忠叔摆了摆手,一脸的淡然:“只是不知道,这黄岩县现如今的吏治如何?县衙之上,又是谁能说得上话,老朽也好去走动一番,总不能这京城的酒到了江南,直接就被巡检司砸了一多半吧?”

    和“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对应的还有一句“皇权不下县”,一县之地未必就是县太爷说了算的,而他们压着打的方式就是不配合县令工作,然后再县衙里面找个代言人给钱给人,无意之中忠叔又体现出了自己对官面儿上事情的熟悉。

    “嘶……这……”掌柜的吸了一口气,脸上就浮现出了犹豫的神色,忠叔微微一笑,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口袋来掂了掂,发出一串儿清脆的碰撞声,然后推给了桌子对面的掌柜的。

    掌柜的看了看桌上的小口袋,吸了一口气,他当然知道里面装的是银子,而且这个音色纯度极好,就这么一小袋怎么也得有四两上下,官方上都能换出来四吊钱来,黑市上五、六吊都没问题。

    于是他咬了咬牙,将小口袋收好了,这才说道:“要说本县,最近倒是来了个新的知县,据说才二十多岁的年纪,短的是年少有为,不过这新县令在咱们黄岩县,可未必能做到政令通达,县丞、主簿可都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我听着隔壁老刘家掌柜的说了,上一任县令三年考绩之后就调走了,可就是因为这来那个个人……”

    “那巡检司如何?典史如何?”忠叔抿了一口茶,继续问道,“运货来这边,少不得要和巡检打交道,地方行贩卖,有那街头的无赖搅闹,也要找三班衙役帮着解决啊。”

    掌柜的左右看了看,见到现在二楼还没有客人,便压低了声音说道:“东头那个赵东家啊,家里有人在县衙当差,上次一起喝酒的时候说,现在典史连自己手底下的三班衙役都没法全掌握的,据说快班的班头是刘主簿的人,皂班的班头是黄县丞的人,为了这个,前任县令调走的时候,好像还和那两位上官翻过脸呢,至于巡检司……巡检司在咱们这黄岩县虽然厉害,却也一直和城里那些官老爷不对付。”

    一旦外部矛盾过于弱小,内部的权力再分配肯定是要做的,谁打谁小都是问题,典史权力被人剥夺了,心里自然是不痛快的。

    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就把整个黄岩县的政治版图描绘出来了,忠叔沉思半晌,点了点头,又摸出半吊钱砸在桌子上:“那就多谢掌柜的了,结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