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六十章 忠叔出马
    第六十章

    能在曾经的内阁大佬家里做长随,忠叔除了一身过硬的本事和灵活的头脑之外,这个卖相也是不差的,虽然出县衙的时候依旧是一身的青衣短打,但是整个人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儒雅、富贵,再加上身后跟着两个长得和熊罴一般健壮的建安杨氏家丁,让人怎么看怎么觉着贵不可言。

    所谓的富家翁微服出巡,不外如是。

    悠闲地踱着四方步,忠叔很快就来到了永宁江的码头上,看着忙忙碌碌的客船货船,就找了一家茶馆坐了进去。

    黄岩县这个地理位置,还是很赞的,在台州府府城东南,西北永宁江,南方委羽山,山水俱全不说,东边还直接就是大海,永宁江是澄江的下游,但凡是内陆的客商走水路的,别管进内陆还是出海,大多都要在黄岩县停靠一下,补充淡水食物还是发卖一些货物都是常有的事儿,也正是因为这个,洪武十三年裁汰天下巡检司三百五十四处,这一处的巡检司都没有裁撤。

    能在这种繁华地段做小二的,那一个个的都是灵醒的人物,一看见忠叔这个气度,就连忙迎了上来:“客观几位啊?”

    忠叔笑了笑,一脸的和煦,张开嘴就是一股京片子的味道:“小老儿这总共三个人,小二哥给找个好地方,上一壶好茶,也好让小老儿看看这永宁江的景致。”

    小二听着这说话的口气,眼珠子都亮了,这年头南方人是有钱不假,但北地人出手更大方,北京城的人更是其中的代表,听着一口纯正的京片子就知道,他今天这是要发啊。

    于是这小二点头哈腰地对这忠叔说道:“您老人家请随小的来,这就给您找个顶好的位置,也让您看看这永宁江上下的风光。”

    拎着条巾子熟练地将桌椅板凳擦了一个遍儿,然后点头哈腰地说道:“您老在这儿稍等,小的这就去给您上茶。”

    忠叔笑着点点头,也没在意什么,这小二一转身,一溜烟儿地下楼去了,忠叔就把目光赚到了不远处的码头上,就看见永宁江上船来船往,很是热闹,一个个穿着短打、露胳膊挽袖子的糙汉子扛着包捧着箱子,在码头上来来往往,远远传过来的人声也是嘈杂,天南地北的各路口音,似乎都能听见几句的样子。

    “这永宁江码头,也是一个好地方啊,每日里来往船只,只一个拦路设卡,就能收上来不少的银钱吧?”忠叔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只是这码头上的巡检司,到了如今还没有去拜会少爷,怕是心里也存着轻视呢。”

    大明朝重农抑商,所以农业税最低是十税一,浙江这种地方因为历史遗留问题和自身自然条件,是要高出不少的,而商税是三十税一,以表达对商人的全方位鄙视,可是这三十税一十官方的,商贾又是钦定的贱业,所以商队往来于各个关卡,都是要被吃拿卡要的,至于吃法是否文明、套路是否先进,那就要看各地主官的心情了。

    一个家丁欠了欠身子,然后说道:“毕竟少爷也太年轻了些,换是谁都心里存着几分轻视吧?别说那里日衙门口迎接少爷的人里面没有他,就是那县丞黄成,不也是暗地里使绊子的货色?况且这巡检司乃是肥缺,若是在省布政使司没有根底,也捞不到这等好处。”

    巡检司的巡检品级并不高,正九品而已,但却是地方上户籍制度的一个有力补充,专门管着流动人口的,和里甲制度相对应存在,手里不但有权力,还有那么十几个几十个的弓手,在设置巡检司的县里,序列上要高于同为正九品的主簿,有时候甚至还能高过县丞,一般底子不硬扎的,是捞不到这种油水丰厚的差事的。

    忠叔摇了摇头,冷笑了一声:“也别太把这巡检当回事儿了,杭州府那般大的动静,这里连风头都没有收到,又怎么可能是哪个大员的亲属?充其量也就是个不知道是捐了多少银子,在省布政使司走了门路的举人罢了。”

    停顿了一下,忠叔叹了口气:“终究是岁数大了,有些事儿怕是记不得了,你给我记下来,回去和少爷说说,等县里的事儿安顿下来,寻个由头把这个巡检司拿下来,放个自己人上去。”

    家丁点点头,恭敬地回道:“忠叔您放心,记下了。”

    忠叔嗯了一声,还想再说点什么,就听见有脚步声传来,于是把嘴闭上,扭头看去,就看见小二捧着茶盘走了上来,轻手轻脚地放下了,这才说道:“您老要的茶来了。”

    忠叔笑了笑,看着小二转身要下楼,连忙招了招手:“这位小兄弟,老朽有点事情想要和你们掌柜的打听打听,你去看看,他若是不忙,就请他上来给老朽分说一番,如何啊?”

    小二转过身来,脸上就显现出了为难的神色:“老人家,您看着正是忙着的时候……”

    忠叔从怀里摸出一小串儿钱来,约莫二十多个,轻轻放在了桌子上,于是小二的后半截话直接咽到了肚子里,点头哈腰地说道:“您老稍待,小的这就和掌柜的说去。”

    眼见着小二窜下楼去,忠叔就摇了摇头:“常言道,车船店脚牙,没理也该杀,这话虽然有些过了,却也是说尽了这市井间的事体,少爷来这黄岩县,可不是来混日子的,也是要做出一番事业的,官府上巡检司是要拿下来的,这市井之中,总要让这黄岩县的马帮、漕帮服帖了才行。”

    另一个家丁沉吟了一下,点了点头:“都是江湖口上行走的,要不然小的去打听一番,晚上去找那漕帮的帮主谈谈心?”

    说话之间,这家丁的眉宇之间就露出了一丝杀气,忠叔敲了敲桌子,摇了摇头:“少爷是朝廷的命官,这规矩就按照官面儿上的规矩来办,江湖上这种动不动打打杀杀的事儿,传出去终究是要败坏了少爷的名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