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五十四章 左青龙右白虎
    第五十四章

    无论哪个年代,军队都是有三六九等之分的,划分的依据就是掌控军队的人和掌控实权的人的关系远近,具体表现则在于装备的好坏程度,在现在的大明朝来说,抛出去勋贵、边将的家丁,剩下的第一等就是京师三大营,然后是边军,最后才是各地卫所的士卒。

    黄成发现自己踢到了铁板,就是因为他发现,护送杨尚荆来上任的这队明军士兵不一般,个个带甲不说,还是一人双马的配置,比起这一队士卒来,黄岩县外永宁江入海口处的海宁卫官军,简直就是叫花子,哪怕这不是浙江都司的精锐,就是都司里面某个大佬的亲兵,总之……不好惹。

    顺便儿一提,正统六年之所以把户部侍郎焦宏调到浙江来备倭,就是因为逃兵太严重了,朱元璋做了一个梦,以为把军户、民户、匠户分开,父子相传、各安其业就没事儿了,然而大明承平七十来年之后,这套已经吃不开了,很多军户实际上成了上级主官的佃户乃至农奴,逃兵暴涨,仅浙江一省便已经达到了三成的地步。

    这也是轩輗这个提刑按察使刚来浙江直接拿下四十来人的底气,毕竟……这事儿太过了,无论是外朝大佬还是内廷的诚孝张皇后都知道,这么下去这大明吃枣药丸。

    黄成瞅了瞅这几个明军,再瞅了瞅刚刚从马上哆嗦着下来,有点儿打摆子的山羊胡师爷,于是鼠躯一震,自己差点儿闪了腰,李行李璞寓这种浙江顶级的*他可能不认识,但这个师爷他熟悉啊,台州府刘府尊的头号幕僚,有这个人负责护送上岗,简直就是府尊亲临了。

    于是他脸上的震惊瞬间变成了巴结:“县尊刚刚到任,我等身为下属,为上官接风洗尘,乃是本分,怎能让县尊破费……”

    黄成这话才说到一半,旁边的章师爷咳嗽了一声,直接就给他的话打断了,没有品级的师爷面对有品级的县丞,反倒是摆出了高高在上的姿态来,可能是骑着马走了太长时间,这师爷的声音有点儿发颤:“黄县丞此话只怕不妥吧?”

    黄成听了这话,明显愣了一下,不过面对台州府尊的头号幕僚,他还是恭恭敬敬地说道:“不知章师爷有何见教?”

    杨尚荆看着这人的表现,不由得再度感慨了一句,五百来年之后市里一把手的秘书面对下面的小科长的时候,好像也是这个德行吧?人类……果然是不会进化的。

    然后这个章师爷的举动再度证明了人类不会进化的事实,只见他对这上面拱了拱手,然后才一脸恭敬地开了腔,那个姿态,就和五百来年之后下面人借着纪委书记的规定扯虎皮做大旗一样一样的:“轩镍台初临浙江之时,也曾和下属有约,每三日方才以米换肉,便是远客前来,也不过豆食招待,况且镍台不论寒暑,均穿一件旧衣,至今已是九载,黄县丞身为朝廷命官,总该有所触动才是吧?”

    别说黄成了,杨尚荆听了这话都打了个哆嗦,这剧本……他熟悉啊,一件衣服好几年不换、皮带旧的不像样还勉强用着、节衣缩食只领俸禄、忧国忧民抬头……等一下,明朝从洪武朝开始就严禁夜观星象了,这个划去,而且看着布政使司、按察使司两司裹挟着都司一起砍了盐丁几百个脑袋、把浙江镇守太监一起送上了天,这轩輗轩镍台怎么也不可能是个善茬啊,就这个决断,哪怕施展不出吸星大法也能玩玩乾坤大挪移了。

    总之这人设太清廉了,太亲切了,太和蔼啊,太……太熟悉了。

    然后杨尚荆巴拉巴拉手指头,好像天顺朝的时候这位轩镍台荣升刑部尚书,然后各地督粮草,搁在大明朝这个没有丞相的外朝官制里面,也算是搞经济的宰辅了。

    这尼玛都什么跟什么啊!

    吧拉完手指头的杨尚荆一脑袋黑线,就看着正八品的县丞黄成做出了一副凛然受教的表情:“章师爷所说甚是,黄某人定当以轩镍台为榜样……”

    践行大明特色帝国主义封建官员行为准则,做一个清正廉洁、爱民如子、坑人不眨眼的好县丞?!

    杨尚荆自动就脑补出来后面的一连串儿话,于是他脑袋上的黑线就更加密集了,人类这五百多年都干了些什么?脑容量脑容量没涨多少,权谋权谋还是那个德性,兵法玩了几千年归结起来还是孙子兵法那一套……特么的人类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于是他回过头来,对这章师爷和李行拱了拱手:“二位还请去馆驿之中稍待,戬这便去后宅之中洒扫一番,虽然家眷等人尚在后面,也总是要好好收拾一番的。”

    李行和章师爷同时对这杨尚荆拱了拱手,客气了一通儿之后,带着人走了,杨尚荆则带着忠叔和几个家人向着后宅走去,一众佐官、小吏互相看了看,这才和杨尚荆道了别,回各自的值房聊天打屁去了。

    黄岩县的县衙也是前衙后家的格局,而且颇具明代官员当官不修衙的特色,比起几百年后贫困县里拔地而起的山寨版bsp;   “这地方啊……”杨尚荆看着后院房顶上已经裂开一个大缝儿的瓦片,不由得发出了一声感慨,他算是知道为什么孙原贞、方廷玉这些大拿都喜欢在外面弄个私宅了,官衙就这个破旧的模样,只要手里有点闲钱的,他都不爱住。

    各类办公用品果然是人类进化的有力证明。杨尚荆眯缝着眼睛,给人类不进化的理论上打了个叉。

    忠叔看了看杨尚荆的表情,叹了口气,一边指示着家丁对这里进行打扫,一边劝解道:“少爷暂时委屈些吧,当官不修衙这是祖制,况且现在少爷正在风口浪尖上,若是出去置办了私宅,怕是会有人指手画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