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五十三章 图书管理员的职业光环
    第五十三章

    地主乡贤们干的县令叫爸爸根本就不是什么新鲜事儿,看看《让子弹飞》就知道了,县令想要圈点儿钱还得给当地大户大头儿,这可不是影视剧虚构,封建年代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

    战乱年代还好解释,一句“枪杆子里出政权”就够了,县令远道而来,手里能有啥?然而现在是正统朝啊,大明承平七十来年了,黄岩县的地主乡贤们为什么能干的前任知县叫爸爸?因为民意!

    知县没有根儿,出身又不好,所以只要对地方上稍微苛刻一点儿,马上就闹民变,也就是非法上访,一大波人冲到台州府乃至杭州府,去知府、布政使司告状,你个没有根儿的臭屌丝还想好过?做梦吧!赶紧给好人倒地方才是正经。

    但是现在看看身边儿,杨尚荆一瞬间就有了一种左青龙右白虎,天下舍我其谁的感觉,左边儿台州府的师爷直接就堵了本地乡贤们的嘴,想去台州府搞非法上访,那是门儿都没有的;右边儿李行,干脆就把当地的佐官也跟着一起震慑了,省布政使司、都司上没根底儿的,想调动卫所士卒保护上任?开什么玩笑!

    到时候他一首胡萝卜一手大棒,再和南京的勋贵们眉来眼去一番,还不是……还不是美滋滋?就算这是折磨十三的秘境,我一身太古套装还不是分分钟刷爆?!

    “忠叔啊,你说我之前这个翰林编修的身份,是不是相当于……相当于前唐弘文馆的直学士?”感觉自己开了挂杨尚荆搓着手,就问忠叔这么一个问题。

    忠叔愣了愣,点点头,他老人家也是读过不少书的:“前唐弘文馆掌经史子集,职责倒是和本朝的翰林院相若,也是修身养望的好地方,直学士倒是六品以下官员的统称,这般类比也不能说错。”

    忠叔的声音转而变得很是疑惑:“不知少爷问这个做什么?”

    杨尚荆摇摇头,脸上笑容怎么都抑制不住:“不过是一时间想起来了,问问罢了。”

    嘴上这么说着,杨尚荆心里都乐开花了:“我说这是怎么回事嘛,原来是职业光环儿加成啊,翰林院就是国家图书馆,我这个前翰林修撰就是图书管理员,图书管理员……他无敌啊!”

    队伍很快就到了黄岩县,有了明军卫所官兵的护送,身边儿又有台州府的衙役,把腰牌一亮,自然是没有人盘问阻拦了,等到了黄岩县县衙,就看见两个穿着青袍儿常服的文官带着一群没品级的小吏在外面候着,一个穿着黄鹂补子,另一个穿着鹌鹑补子,显然就是本县的县令和主簿了。

    “下官黄岩县县丞黄成,携黄岩县诸位同僚,在此恭候大令。”穿着黄鹂补子的文官儿上前一步,很是恭敬地说道。

    这是个穿着黄鹂补子的黄成看起来也有五十多岁了,到了这个岁数还没熬到七品知县,应该是举人出身,而且银子没有使唤够,不过正所谓吏滑如油,越是年老的地方官吏,越是让人头疼,这纯粹是积年的地方任职经验养出来的脑子,寻常人学不来的。

    所以杨尚荆也没摆什么架子,翻身下马,走上前去,一把掺住了黄成,笑道:“劳烦各位在此等候了,戬初到黄岩县,以后还要请各位同僚勠力同心,不负天恩浩荡啊。”

    听着杨尚荆嘴上唱着高调,他身后的总旗李行就不有的撇了撇嘴,黄岩县这些地方上的土包子可能不会理解杨尚荆这个前途无量的翰林,为什么就来了地方上任职,但是他知道啊,杨尚荆本身就是和皇上作对,给外朝反阉党做了马前卒的!这还天恩浩荡,要是真想着天恩浩荡,心怀着“雷霆雨露俱是君恩”,早就应该跑去当代周公的门下跪舔去了。

    然后就听黄成笑道:“我等食君之禄,自然要忠君之事。”

    高调谁不会唱啊,做了几十年县丞的黄成比谁都会唱,否则也坐不稳这个位子,当然啦,人家为官一任,捞钱一方,受了当地世家大族的好处多过了朝廷这点微薄俸禄,在政策执行方面多倾向一点儿世家大族,也是可以理解的嘛,毕竟古语来说,“君”这个字可以指代任何地位高贵的人的。

    于是杨尚荆点点头,一脸的满足。

    于是黄成继续说道:“我等黄岩县同僚今晚在城东醉仙居设宴,为大令接风洗尘,还望大令赏光。“

    杨尚荆挑了挑眉毛,心说这么快戏肉就来了啊,醉仙居,听着这个名字就是个好去处,酒肉俱全价格还比寻常地方高个两三成的那种,就八品九品的小官儿加上一群小吏,就明朝那缺德到了极点、一点儿不懂得高薪养廉之奥义的俸禄体系,能在那地方大排宴筵?

    这就很明显了,要么是三公消费,要么是地方大户在后面掏钱,这就是告诉他这个还没上任的县令,黄岩县已经是成了体系了,所有的权力早就完成了分配,你丫过来就做个人形图章就好了,安安稳稳呆上几年,咱们临走的时候还能送你个万民伞啥的,要是不识相,肯定是三天一小事儿,五天一大事儿,到时候民变闹到了台州府、乃至是浙江布政使司,咱们的脸上可就都不好看了。

    至于什么拳拳心意……谁信谁傻逼。

    面对这种威胁,杨尚荆当然不能怂了,别说他身边就一文一武俩保镖,代表了省布政使司和台州府的态度了,就他本身是杨荣嫡次孙这身份,也不能怂啊,所以他呵呵一笑,干脆地说道:“诸位同僚俸禄微薄,本官受之有愧啊,不若这样把,今晚本官出钱,包下整个醉仙居,算是给诸位同僚做个见面礼了,顺便也帮着李总旗、章师爷接风洗尘,诸位看看,如何啊?”

    黄成脸色就是一变,仔细看看护送杨尚荆的明军的服色,又看看留着山羊胡的师爷,就知道自己是踢到铁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