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五十章 你们名留青史真应该
    第五十章

    杨尚荆坐在厢房里,左等右等也见不到孙原贞过来说话,于是整个人都焦虑了。

    倒不是怕孙原贞脑子当机给他卖人头这种事儿了,他是怕孙原贞没那个魄力和阮随撕破脸,或者没有办法和方廷玉、轩輗两个大佬达成共识,一起给阮随来个狠的。

    这些问题看似无关紧要,但实际上涉及到了他在黄岩县的自由度问题。

    哪怕这十来年的接近二十年的光景儿,当初号称无孔不入、在五百来年之后被吹得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锦衣卫出了京师已经差不多成了聋子瞎子,但是各地的镇守太监事实上就相当于皇帝在外面的敛财机器兼耳目,外面有什么风吹草动的,这帮太监传回宫里的速度要比外朝快得多。

    而杨尚荆作为一个穿越者,在外担任知县,能什么都不做么?

    当然……不能!不搞一点儿事情的穿越者那和咸鱼有什么区别?但是现在他已经被内廷集体恨上了,他肯定是浙江镇守太监的重点监管对象,只要开始搞事情,肯定会被吊起来打,小毛病也得囚车一装往京师一松,到时候直接菜市口挨刀还是永不叙用,就得看王振心情了,所以之前他才想着用用勋贵子弟这种优质白手套,现在有了这个由头,只要这帮浙江的大佬儿们发发力,阮随最次也要滚犊子,他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而新来的镇守太监在五年之内,也就是土木堡之变之前,想要在外朝实力完全占优的浙江掌控局面,简直就是痴人说梦,真要是做到了,浙江三司五品以上的官儿都去跳河吧,反正活着也是浪费粮食。

    “少爷稍安勿躁,这种事情,总归是急不得的。”忠叔看着如同热锅上蚂蚁直转转的杨尚荆,忍不住出声劝导。

    我也知道这事儿急不得,可是……可是我忍不住啊,你买个双色球已经买对了六个红的了,现在就差了一个蓝色球没开奖,你闹心不闹心?

    不过迎着忠叔的目光,杨尚荆还是坐了下来,端起面前的茶水灌了下去,就在这时候,外面传来脚步声,杨尚荆放下茶杯,蹭一下就站起来了,然后外面就传来小厮的声音:“杨公子,我家老爷说了,让您先去城里馆驿住下,他和方藩台、轩镍台去城外办事,怕是明晚才能回来。”

    忠叔听了这话,脸上顿时绽放出了笑容,这笑容光彩夺目,就连脸上的那些褶子里面,都充斥着阳光:“少爷,这是吉兆啊。”

    论起一般的小算计,经历过五百多年后那场知识大爆炸的杨尚荆还能强一点儿,但真正到了朝堂上的经验,不说是抓瞎把,但比起忠叔这个老把式来,也是被甩出去十万八千里的,不过人家在外面说了,他也不能在这里就问,只能跟着忠叔出了屋子。

    外面候着的小厮见了两个人,脸色那叫一个和善:“我家老爷说了,杨公子送来的大车,就先留在这里,总不会丢了的,至于您要的结果,明天就回出来了。”

    杨尚荆也只能点头,跟着忠叔出了门,奔着杭州府的馆驿去了。

    路上,杨尚荆就问忠叔:“不知忠叔所说吉兆,到底吉在何处?”

    “三司之中,两司主官齐聚出城,这个吉兆还不明显么?”忠叔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了,“少爷可知道,那城外有什么?”

    杨尚荆当时就打了个哆嗦,城外有什么?兵啊!能调兵的地方城里也有,但是鬼知道这些年了城里的人有没有投靠阮随,但城外的一些卫所,就肯定不在阮随的控制之下了,这就意味着……孙原贞这帮文官儿真要借着这个由头,给阮随来个实锤?!

    然后第二天一早,昨天在孙府给他们递话儿的那个小厮就上门了,递上了一张条子,上面盖着孙原贞的私印,证明这是孙原贞本人遣人送来的无疑,而上面的内容……就一句,可看了这一句之后,杨尚荆整个人都惊了,虎躯一震,差点儿把手里的条子扔在地上:

    浙江镇守太监阮随私蓄兵丁、偷盗甲胄,截杀朝廷命官,意图谋反,事发,畏罪自尽,于住处搜出书信数封,牵连甚广。

    这显然不是上给朝廷的折子,因为后面的内容实在是太简短了,这就是个通知,告诉杨尚荆一声,浙江镇守太监被活生生玩死了,而且还是畏罪自杀,直接就把罪名坐实了。

    最厉害的依据还在最后,牵连甚广。

    什么叫牵连甚广?那就是要把阉党在浙江的布局全部连根拔起,首当其冲的就是都司系统,也就是军方,临海卫肯定是要被搞死的,里面百户往上的官儿一个也别想跑,要问这事儿勋贵武将支持不支持……那当然是支持啦,这么多的空缺,谁家没有几个不肖子弟啊,直接塞进去吃官饷,还不是美滋滋?

    再然后就是盐丁系统了,这些年镇守太监把持盐业之下,两浙都转运盐使司基本就只剩下一个牌子了,毕竟王振牛逼,所以外面派出来的镇守太监,也必须牛逼嘛,这事儿别说文官系统自己高兴了,就是勋贵都得蹦高,以前鼓捣个私盐什么的,漕船夹带不说,还得给镇守太监上供,至少要亏进去两成利,这下子镇守太监直接死了,大家伙儿还不得乐得去他坟头上蹦迪?

    当然啦,阮随会不会留下坟茔地还是两说。

    再说其他的,苏杭的丝绸生意,还是肥缺儿;沿海的走私贸易,还是富得流油……

    杨尚荆是越想越心惊,他左右看了看,这才问道:“不知阮随阮公公,是怎么死的?”

    “饮鸩酒自杀。”小厮明显受过提点,说着话的时候笑嘻嘻的。

    杨尚荆听着寒毛直竖,要说阮随能自杀,他这个官场萌新都不信,虽然然岁没有卵蛋,但是京中是有根儿的,只要活着进京,想要洗白还是有机会的,结果这帮文官儿直接就一杯毒酒给他送上天了。

    长吸了一口气,杨尚荆就问这小厮:“不知道孙藩台对杨某有何吩咐?”

    “老爷说了,杨公子只管上任去就好了,拿着这个条子去城外,有一队二十四人的卫所士卒护送上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