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四十九章 甩锅的艺术
    第四十九章

    接了孙原贞的帖子,方廷玉和轩輗都没敢怠慢,现在这朝廷上幺蛾子多,谁知道孙原贞是不是从朝中拿到了什么独门消息,要和他们分享一下的?先不提外朝集体刚内廷这种大事,就是关于钱粮的小事儿也很重要啊,要知道,朝廷上要复开浙、闽、赣三省交界处的银场的呼声已经很高了,谁知道什么时候皇帝脑子一抽风就开了?

    当年关闭银场的时候,不也是皇帝脑子一抽就直接关了么?到时候怎么从银场里面给本地衙门捞点好处、造福人民,那都是需要仔细谋划的,提前一步获知消息,就是几万两白银的进项!

    方廷玉火急火燎地赶过来,就看见孙原贞正皱着眉头在书房里踱步,也不知道在思量什么,就连他进门的声音都没听见,不由得开声道:“年兄有何大事,直说十万火急?”

    两人是同榜进士,这在封建年代的官僚体系里,关系本身就近了一层,所以称呼上也就随意得多了。

    孙原贞听了他说话,这才抬起头来,叹了口气:“的确是大事,只怕愚兄也是拿不准这脉络,所以还是请你和轩惟行前来,一同商讨,贤弟莫急,待惟行到了,愚兄一起说了便是。”

    方廷玉点了点头,也只能摁下心中的疑惑,也不过盏茶的功夫,轩輗就到了,三人互相见过礼,分别落座了,孙原贞这才说道:“适才先太师文敏之孙,京师首倡反阉的杨戬来了老夫的府上,给老夫带来了几样东西,说了一段故事。”

    说着话,孙原贞从袖子里摸出那块铁牌子,然后说道:“此乃两浙都转运盐使司下盐丁的身份牌子,老夫已经查验过了,确实无误,外面院子里还有三十来套甲胄,俱是出自临海卫,杨戬在去黄岩县任职的路上,受了这班人的截杀……”

    工部里厮混了十二年的方廷玉接过腰牌翻看了一下,确实是朝廷官方打造的无疑,小作坊里面虽然能造假,但是成本啥的太高了不说,一些暗记也是绝对做不出来的。

    把杨尚荆给他的情报一一说出来,方廷玉、轩輗二人的眼睛就跟着慢慢亮了起来,不过轩輗到底是刑狱口的,还是要看重证据一些,开口问道:“不知那些死尸、甲胄现在何处,我等可否一观?”

    “就在后院,随老夫来。”孙原贞站起身来,向着后院走去,两人看了看大车上的尸首和甲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能够总督一省政务、刑狱的人物,那都是高手高高手了,智力上绝对没问题的,决断上也绝对不是优柔寡断之辈,毕竟同行那么多,正规科举出身的一批、杨士奇那种靠着早年察举制度推上来的奇人又是一批,能够干死这么多同行的人要是优柔寡断了,早就成了背锅侠,还能坐到今天的位置?

    “此事……可为浙江反阉党之缘由。”方廷玉沉声说道,早年他在工部混迹的时候,可不是因为能力不够、根子不硬,一混十二年的原因,还是能力太强,否则也不会刚刚外放直接就是贵州左布政使,更不会转过身儿来就到浙江这膏腴之地任职,所以一开口就是直奔主题,“自太监阮随至浙江镇守至今,内廷有金英等太监家奴倒卖私盐,与其沆瀣一气,两浙都转运盐使司依然大半落入其手,都转运盐使司几近被架空,所以这调动盐丁、且能从临海卫拿出甲胄之人,非阮随莫属。”

    轻松一句话,就把这口锅从转运使的身上摘下来了,想来也是,被杨尚荆杀了的那个郭淮,搞的就是这个勾当,否则他凭什么能打着金英的旗号在京师之内横行霸道?现成儿的把柄,都用不着可以去搜罗。

    轩輗听了这话,点了点头,跟着说道:“偷取甲胄,私蓄盐丁,召集匪贼,意图谋害朝廷命官,这已同谋反无疑!”

    这一句话,就直接给这案子定了性,什么报复、什么阿谀谄媚、什么攀附司礼监,都是扯淡,你调动了那么多盐丁、辣么多甲胄,还能在绿林道上找到一群小伙伴打边鼓,一起去刺杀朝廷命官,你这不是意图谋反是啥?

    孙原贞听了这话,脸上就露出了笑容,他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所以为今之计,便是剿除叛乱,诛除逆贼,还我浙江一个海晏河清!”

    “只是那阮随身边也有兵丁护卫,更有内廷御马监的兵丁在,且都是甲胄在身,我等手上不过是几十个捕快、衙役,只怕难以拿下啊。”方廷玉意味深长地说道,“而李都司远在昌国卫……”

    孙原贞摇摇头,同样意味深长地说道:“正所谓事急从权,我等忠心任事,自是天地可鉴,老夫这就去城外卫所召集兵丁便是了。”

    这时候是体现自身担当的时候,要是他这个左布政使甩锅,以后可就不见得会有人和他一起玩耍了,一个没有担当的上司,比起不愿背锅的下属还要可恨,还是早点滚犊子比较好。

    剩下两个人相视一笑,同时说道:“愿通往!”

    在明朝的省委……不对,是行省里面,有大事儿商量的话,都是承宣布政使司、提刑按察使司、都指挥使司三司一起来的,不过正统九年的浙江有点儿特殊,正统六年户部侍郎焦宏备倭浙江之后,给正统皇帝上书,把浙江省的卫所一分为二,分别交给两个都指挥佥事金玉、萧华统领,备倭都指挥使李信在昌国卫居中坐镇,所以治所什么的,就不在杭州了。

    所以遇上这种事儿,就只能抛开李信,由文官集团单干了,至于李信那边,到最后打个招呼也就是了。

    别说孙原贞了,就是杨尚荆都不相信,在这会儿外朝集体刚内廷的时候,李信会不给面子,那简直是自绝于外朝、自绝于人民!

    “请!”

    “请!”

    两个从二品、一个正三品的大员相视一笑,向着孙府外走去,至于杨尚荆……还没有资格参合到这个层面的事情里面,这是神仙打架,他只要乖乖地等结果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