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四十五章 人心险恶,不可不防
    第四十五章

    看着忙忙碌碌的众多家丁,杨尚荆慢慢皱起了眉头。

    离城半日的路程,就被一帮悍匪劫道,这事儿怎么看怎么蹊跷,要知道南京城可是一留都,重镇之中的重镇,总领江南赋税的中心,要比地位也就比北京城矮了那么一点儿罢了,就是比起北部重镇大同、宣府,都不知道要高到哪里去了,这周围按照常理,应该是有巡逻的明军士卒的,可打了半天,一支穿云箭都发出去了,也没见到明军过来,这可就透着蹊跷了。

    于是他叫来了徐尚庸,拧着眉头问道:“尚庸兄,不知魏国公对此事可有什么言语?”

    徐尚庸想了想,摇了摇头:“昨日见了大人,也未曾有什么吩咐,只是帮忙准备齐全了硬弓箭矢,安排了一些家丁罢了。”

    这节奏不对啊……

    杨尚荆眉头直接拧成了川字,两浙都转运盐使司下面三十来个盐丁失踪、临海卫三十套甲胄丢失这种芝麻大的事儿,魏国公都能第一时间得到消息,没来由这离城半日的官道上发生这么大的事儿,还没反应啊,这事儿不用问元芳都知道里面肯定有猫腻。

    南京……镇守太监?!还是……整个外朝?!

    一连串儿的官名在杨尚荆的脑海里浮现出来,他倒吸了一口冷气,然后转身对忠叔说道:“忠叔,吩咐下去,别留活口了,直接把死尸处理干净带到车上,这官司不能在南京城打,咱们去杭州府!”

    浙江布政使司的治所就在杭州,不过离着南京足有五百公里,从这走到哪里最少也得七八天的时间,这大夏天的,尸体早就臭了,所以别说忠叔了,就是徐尚庸等勋贵子弟都露出了不解的神色。

    忠叔问道:“少爷,杭州府离此路途遥远,而且这里乃是南直隶辖地,若是去那边打官司,于情于理都不合适吧?”

    杨尚荆摇了摇头,很坚定地说道:“既然魏国公说了,这是两浙都转运盐使司下面的盐丁闹事,甲胄也出自临海卫而不是南直隶,那么这官司就在杭州府打,南京城……嘿,南京城里除了参与机务的兵部尚和诸位勋贵之外,还有谁?”

    徐尚庸闻言就是一惊:“尚荆兄是说,这里可能会有南京镇守太监的手笔?”

    “内廷、外朝在争权夺利的时候,从来都是一体的,哪怕南京镇守太监和北京的王振、金英有什么过节,这种时候也会出尽全力的,毕竟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杨尚荆说这话的时候斩钉截铁,“南京镇守太监,在法理上讲是和魏国公、兵部尚书这种文武勋臣的地位相若的,而且直达圣听,在这里打官司,终归是要吃亏一些的,但是浙江镇守太监除了掌控一番赋税,帮助皇家内帑搜刮些钱财之外,还没有太长的触手,所以到了那里,我们才能占尽主场优势!”

    这话说的有理有据,众人听了之后都是微微点头,忠叔长叹了一声,对这杨二说了两句什么,很快那边就传来一阵临死前的惨叫声。

    到了这个份儿上,谁还管什么杀俘不祥之类的屁话,抢劫朝廷命官本来就是死罪。

    这年月有个毛线的司法公正,法理不外乎人情才是标配,一旦南京镇守太监干预司法,应天府府尹也得抓瞎,想要把罪名坐实了、黑锅扣好了,就得找个有主场优势的地方,浙江……这帮老臣能挑中浙江给杨尚荆避祸,就证明浙江这地方内廷渗透不进去!

    杨尚荆扭过头,对这诸多勋贵说道:“现在就得有劳各位把马留下了,尚庸兄、启道兄二位,明日带着几个人,随我等带着甲胄、首领尸首等物件急速南下,务必在五日之内赶到杭州府,其他人护送着余下证据加速南下!”

    这个安排没错,不过勋贵私离南京还是有问题的,徐尚庸就叹了口气:“此事若是需要我等做个见证,总是没问题的,可是这朝廷法度……”

    “夏日游猎,遇盗匪围攻朝廷命官,击而救之,斩首百级,如是而已。”杨尚荆面无表情地说道,直接把“剿匪”的功劳扣给了这些勋贵子弟,“至于之后查出什么其他的,戬一力承担。”

    有国公级别的大佬在后面担着,私离南京这事儿也算不得罪名,这帮人也不过是在要好处罢了,杨尚荆直接摸怼了脉门,大明朝流民辣么多,匪患还严重,所以剿匪也算是军功了,有了这等好处,他们家里使使力气,在南京谋一个军中的差事就好办多了,而且杨尚荆自己又担下了最后的干系,可以说h高枕无忧了。

    所以徐尚庸等人的脸色越发的严肃了:“义不容辞!”

    “少爷,刚刚有人在尸体上找到了这个。”杨二粗着嗓子,打不走来,双手奉上一块黑铁的牌子。

    杨尚荆接过来掂量了一下,然后借着火把的光芒看了看,上面写着死者的身份,姓李名安,出自浙江都转运盐使司,于是杨尚荆的脸上就露出了笑容:“有了这个,这官司就好打多了,记得封锁消息,任何人不得离开!”

    单人独骑的探马什么的,走得总要比大部队快,一旦南京城里的镇守太监接到消息,出来搞个截胡,杨尚荆的算计就要大打折扣了。

    所有人都明白这一点,所以纷纷开始下令,杨尚荆叫来了忠叔,掂量着手里的牌子,叹息了一声:“本来以为离了京师,就是除了旋涡,没想到……”

    杨尚荆摇了摇头:“没想到在这南京,还有人想要拿我做文章啊。”

    “少爷的意思是……”忠叔闻言,悚然而惊,想想这件事里面的蹊跷之处,也是出了一头的冷汗,政争没有对错,只看结果,如果真的牺牲了一个杨尚荆,就能打个翻身的打胜仗,把王振弄死在内廷……这买卖怎么看都是赚大了,一些外朝的高官要动心思,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杨尚荆摆了摆手:“也只是猜测罢了,不过就算真是某些外朝高官的手笔,现在活着的我和死了的我也没甚区别了,反正通过这件事,外朝又有机会发动对内廷的攻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