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四十四章 别拿豆包不当干粮
    第四十四章

    中国传统武术里有没有飞檐走壁的高手?

    或许有吧,但无论是建安杨氏还是浙江镇守太监的手底下,都是搜罗不着这样的高手的,所以杨尚荆看着眼前的战斗,就像看着街头混混的斗殴,你来我往根本不成套路,稍微有点儿章法的,也就忠叔自己,但他自己拖住了对方两三个人,什么套路也施展不出来。

    “少爷先撤!往后退!”忠叔大声呼喊着,用刀背隔开了看来的兵器,同时闪身让过另一人的攻击,顺手还把刀子往第三个人的身上划去,没办法,哪怕到了明朝,冶铁技术也还是那样,刀刃砍刀刃直接就是一个大豁口,基本上有点套路的高手都会注意这一点,毕竟同时期玩匠心独运、号称锋锐无匹的日本刀,在武士比武的时候甚至有“用刀刃碰刀刃者直接输掉决斗”的规矩。

    知琴和明棋这会儿已经被吓得瘫在了地上,脸色煞白,身体还不自然地抽搐着,毕竟是大户人家府里的丫鬟,什么时候见到过这种场面?直面死亡,这个词儿离她们太遥远了。

    就在这时,一个悍匪猛然暴起,挥刀直接砍掉了一个家丁的右臂,第二刀直接枭首,趁着杨府众多家丁愣神的功夫,狂吼着直奔杨尚荆来了,这汉子身高足有一米九,膀大腰圆,两条腿甩开了,转瞬间就冲到了杨尚荆的面前,后面刚刚回过神的家丁还没来得及迈开腿,就看见这人已经举起了钢刀,向着杨尚荆当头劈下:“哈哈哈,我这个江湖匪类的一条命,换官老爷的一条命,值了!”

    说话间,这钢刀闪过一条白光,已然到了杨尚荆的面门前,忠叔怒吼着想要冲过来,却被三个悍匪死死围住,连连挥刀,结果对方连以伤换伤的机会都不给,钢刀齐下,伤了就是死,忠叔一时间就找不到突围的机会。

    “头儿,抓住他,咱们带着他突围,就不信这些人还能不要他的命!”

    一个悍匪高声狂呼,给自家的头头提着醒,这些悍匪的眼睛纷纷一亮,只要劫持了人质,对方定然投鼠忌器,哪怕知道最后杨尚荆要被撕票,也得心存侥幸,到时候他们这些悍匪就能全身而退了。

    杨尚荆叹了口气,看着迎面而来的钢刀,单手握刀一抬一转,眨眼睛削去了这悍匪半个右臂,而后改作双手握刀,奔着这悍匪的脖子就砍了过去。

    这悍匪也是勇悍,半条右臂被瞬间切下,却也只是痛呼一声,面对着迎面而来的长刀,甚至还知道一缩头闪过去,只是被削去了头顶上的一块头皮。

    忠叔等人见了这般场景,一个个大声叫好,一瞬间士气暴涨,当即就有两个披甲的悍匪被砍翻当场。

    那首诗怎么念的来着?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作为曾经的预备党员,杨尚荆作诗的本事垃圾不代表学习的能力垃圾啊,所以他跟身进步,又是一刀挥下,也没什么章法,全奔着要命的地方去,反正这壮汉现在断了一条胳膊,手里也没有武器,他想怎么拿捏就怎么拿捏。

    连着三刀砍下去,这大汉终究是闪躲不及,被一刀砍在了脖子上,杨尚荆这一刀也算是出尽了全力,虽然砍的位置不太对路,但还是没有正好砍在骨缝上,但也砍断了一半儿的颈椎,这大汉的脑袋“噶”一下就歪到了一边儿去,喷溅而出的血泉直接洒了杨尚荆一身,杨尚荆强忍着恶心,拔出到了,甩了甩上面的血珠,高声呼喊:“还愣着干什么,杀!杀!杀!”

    有了近距离徒手击毙郭淮的经历,杨尚荆现在也不至于杀个人就吐个昏天黑地了。

    于是杨家的家丁们下手也是越发的狠辣了,杨尚荆看着地上的死尸,喘了口粗气:“特么的,拿着豆包不当干粮,虽然表演节目专用的跆拳道没什么杀招,但到了这个水平好歹也有眼力啊,这么耿直地冲过来找死,浑身上下除了破绽还是破绽,你还真觉得我是个文弱书生?”

    手中刀挽了个刀花,杨尚荆冷笑了两声:“明初这中了进士的,总还是要学学君子六艺的,弱鸡虫子的体质可没办法佩剑行走,虽然还没法和上辈子的身体素质比,但砍两个傻帽还是不带喘气的。”

    他扭过头去,看着自家的两个丫鬟,已经幸福地晕过去了,他原本冰寒的脸上就露出了无奈的神色,长长的叹息了一声:“但愿别给这两个小妮子留什么后遗症吧,别到时候身边留两个神经衰弱的、间歇性神经失常的妹子伺候着,那可就没得玩了。”

    等勋贵们的家丁涌了上来,战斗就结束的特别快了,这帮披甲的悍匪本质上是盐丁,而不是什么亡命之徒、死士,所以一个个跪的要多快有多快,至于没披甲的那些,寻常的山贼罢了,跪的比这些盐丁还要快。

    看着杨尚荆身上的血迹,打马而来的徐尚庸当时就惊了:“尚荆兄可是受了伤?快,快叫大夫过来!”

    为了应对这次冲突,各家勋贵也是下了力气的,自家里懂得些医术的家丁可没少带,这帮人要说治个头疼脑热,那肯定是治一个死一个,但是治起刀剑伤来,个顶个的好手,毕竟是见的多了。

    杨尚荆摆了摆手,踢了一脚脚边的事体,一脸淡然地装着逼:“无碍,血都是他的。”

    “尚荆兄果然真人不露相,所谓将门虎子,文武全才,不过如是。”徐尚庸拱了拱手,一脸的钦佩,这年月打架讲究的就是一个身大力不亏,什么短小枯干的小老头一伸手全是唐门暗器……那是说书先生才编的出来的,杨尚荆一刀砍了这大汉半拉脖子,也能算得上多有勇力了。

    忠叔虽然心里还有些担心,但杨尚荆装逼的时候,他还是没有出言关心,而是说道:“把这些悍匪尽数绑了,送到南京城,请兵部尚书、魏国公等人定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