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四十二章 鱼儿上钩了(下)
    第四十二章

    杨尚荆这两根箭矢终究还是没有扎下去,就被忠叔给拦住了,因为忠叔觉得他这两箭扎下去效果不太好:“少爷,这种事情,少爷还是别亲自动手为好啊。”

    蔡大家一看见忠叔拦住杨尚荆,本就吓得惨白的脸色瞬间就有了一丝红润,她摇着脑袋,大声尖叫道:“忠叔,忠叔,我不是东厂的探子,她才是,就是她逼着我随少爷南下,一步步掌控行踪,最后再在这南京城和东厂的番子接上头,安排了这一场伏击……”

    所谓泼妇骂街的音量、小二报菜名的语速,莫过如是,不过忠叔并没有回应分毫,而是摇了摇头,有点儿感慨地说道:“厂卫在建宁府上的探子,大多是老仆当年组织料理的,这手上已经占了足够多的血腥,也不差这两个女人了,倒是少爷,平白添了杀孽,终归是不好的。”

    说着话,忠叔从怀里摸出一并匕首来,看着那蓝汪汪的刃口,就知道上面是淬了毒的,轻轻蹲下身子,照着两个女人身上捅了两下。

    位置在心口附近,离着心脏还有些距离,但两个女人的脸色瞬间变得发青、发黑,忠叔转过头去,看着杨尚荆,再次开始传授人生经验:“在这车阵之中,被箭射死终归是意外,不可能一次死掉两个,而且以手握箭造成的伤口,和弓弩射出来的,是不一样的,所以应该这么说……”

    说着话,忠叔弯弓搭箭,再度射翻一人:“京中蔡氏女随吾南下,中土遇袭,见不得脱,以毒匕自尽,全贞洁之名,侍女忠心任事,随之而去,吾心甚恸,厚葬之。”

    杨尚荆摸了摸鼻子,叹了口气。

    老司机就是老司机,思虑周全,两个出身平凡的女子,自然不会学什么杀人之术,所以对人体解剖学肯定一窍不通,这两刀是她们自己插下去的,就不可能直接命中心脏。

    而最后,一主一仆两个委身青楼的女子,瞬间变成了贞洁烈妇,妥妥的是道德上的升华啊,只要他杨尚荆今天从这里脱身了,今天这段子就能被明代的道学夫子们吹捧出花儿来,酒楼啊、茶馆啊这类娱乐场所里,说书先生爱怎么编排就怎么编排,爱怎么唱赞歌就怎么唱赞歌,指不定还有那些个穷酸的书生,把这个写成诗词曲子,交给青楼楚馆里面的歌妓演唱。

    然后外朝的文官儿就可以吹捧天下大治,毕竟老妓从良这戏码,比起贞女失节来更符合有大明特色的封建帝国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是大仙草!

    至于东厂会不会因为自己损失一个番子,把这件事捅上朝堂……那相当于告诉所有勋贵武将,你们依旧活在洪武年间,外朝这帮文臣武将会直接炸锅的。

    四十多个家丁射了三轮,这些临时拼凑起来的山贼水匪终归不是有组织的军队,哪怕有三十多个披甲的盐丁引导,也没突破最后五十米,哭爹喊娘地退了回去。

    杨二这个杨家家丁的头子也是经验丰富,指挥得当,根本没让人继续追杀,而是停下来恢复体力,弓箭太消耗臂力了,尤其是军中硬弓,如果一直射下去不间断,不等把手里的箭矢射完,这些家丁就得脱力,到时候别说射箭了,白刃战的时候能被砍成肉泥。

    “忠叔,这么下去只怕不行啊。”杨二走过来,一脸的凝重,“虽然我已经让下面的人尽量节省体力了,但是咱们之前在闽北,山高林密的,也没谁天天玩弓箭啊,就算只是射阵脚,不求什么准头,现在也消耗了一小半的体力了。”

    指了指道路两旁的贼众,杨二继续说道:“您也看了,这三轮箭矢下去,足足射了一百多箭矢,也仅仅放倒了十余人,有几个还是您老射杀的……”

    说着话的功夫,就听外面又传来了喊杀声,几个山贼刚刚冲进弓箭的有效射程,就有几个家丁忍不住弯弓搭箭,直接射了出去,结果箭歪歪斜斜地往外飞,还没等着落地呢,那几个人转身就跑,根本就没有往前继续冲的打算。

    “都停手!”杨忠大喝一声,把剩下那些蠢蠢欲动的家丁喊住,“都停手,全都停手,对面这是想要耗光咱们的箭矢和体力,都不准射箭,直到他们冲进十五丈之内再说!”

    二十丈,也就是六十多米快七十米的样子,,一般这个距离上用明军的制式强弓射击,根本没什么问题,套用五百年后某位团长的话说——“就是个娘们,也能把这箭射到对面冲锋的路上去。”

    “十五丈,短了些吧?咬咬牙,都能冲近车阵了。”杨尚荆眯缝着眼睛,他大学体测的时候,唯一一次记住的自己的成绩,是五十米六秒多,这些人哪怕都带着武器,十来秒也足够冲过来了,而十秒的时间,根本不够第一波家丁再次弯弓瞄准。

    忠叔冷笑着摇了摇头:“这些匪类已然胆寒了,两轮下去,还得退回去,这仗能不能继续打还不一定呢,现在我们要做的是拖时间,让他们有种自己能打下来的错觉,可不能直接吓跑了,那些甲胄,可都是以后打官司用得上的东西呢。”

    也是啊……

    杨尚荆听着这话,就点了点头,他们来这里,是为了把那三十来个披甲的盐丁弄死的,最好活捉两个,要是想让对方不动手,直接把勋贵们的家丁带在身边,靠人数直接碾压就好了,所以这个时候,欲擒故纵就成了最好的选择了。

    “全凭忠叔指挥了。”杨尚荆说完这话,就过去安慰知琴和明棋了,两个小妮子吓得不行,尤其是在忠叔给了蔡大家两人两刀之后,生怕少爷害怕自己“失节”,也给自己两人一人一刀。

    “别怕,咱们也是有备而来的,等下就有人来救咱们了。”杨尚荆做出一副轻松的模样,一屁股坐在了两人的身边。

    两个小妮子互相看了一眼,又看了看杨尚荆手里没有武器,这才松了一口气,杨尚荆把两人的表情收入眼底,叹了口气:“那两个人……可是东厂背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