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四十章 鱼儿上钩了(上)
    第四十章

    常宜信是常遇春的子嗣,常遇春死后是追封了王爵的。

    大明朝法理上来说,外姓功臣的封爵,到国公就是到顶了,所以常遇春被封王,哪怕是死后追封,江湖地位也是不一样的,更何况,现在常家和徐家一样,都是一门二国公,顶级的勋贵。

    要说和徐家有什么差距,那就是成祖朱棣的皇后姓徐不姓常,而且靖难那会儿,常家也没站队。

    但没站队,也是自身实力吊炸天、江湖地位高入云的一种体现了,所以常宜信叫嚣着“为民做主”、“打倒鱼肉百姓的锦衣卫鹰犬”这种口号,打折了一个城南千户所的百户,和一个北京来的北镇抚司经历两个人四条腿,然后拖着两个人去了南京兵部大堂上打官司,谁也没敢多放一个屁,甚至那一路上干脆连一个锦衣卫的人都没有。

    南京兵部尚书根本没出面,一个正五品的主事就把这群人打发了,南京勋贵痛揍锦衣卫,甚至砸了某个百户所、千户所,根本就不是什么新闻了,文官儿们也没有在这上面做文章的必要,哪怕现在北京的锦衣卫指挥使是看着王振眼色办事的,名义上也是天子亲卫,在文官的攻讦序列里面,还要排在东厂后面。

    然而听着这个消息之后,杨尚荆整个人就陷入了沉思之中。

    南京勋贵实在是……太潇洒了、太恣肆了,这么一股子力量要是不抓在手里好好用用,简直就是暴殄天物,简直就是天理难容呐。

    “少爷,车都装好了,东西我们也都看过了,齐全的。”忠叔贴过来,对这杨尚荆说道。

    所谓的齐全,就是弓箭齐全,没有什么质量上的瑕疵,杨尚荆从沉思之中回过神来,点了点头:“那就走吧,早走半天是半天,这眼瞅着咱们都折腾了这么长的时间了,再不上任,估计就要逾期了,哪怕浙江上下都有咱们的人,但这种小事儿还是别折腾了把,万一被告一个官官相护,终归是个麻烦。“

    明朝官员上任是有期限的,不过吧,因为路况之类的不会尽如人意,所以这个期限挺长的,但杨尚荆从北京走到南京,为了拖延时间走了陆路,已经折腾出去一个多月接近俩月了,这会儿还要顺手防备一下那三十来个盐丁,只怕到了黄岩县就要逾期。

    正所谓做婊子也要立牌坊,哪怕他杨尚荆到了浙江台州府黄岩县之后,就是要玩官官相护、瞒上欺下,搞点儿大新闻啥的,那也得先把牌坊立好了再说,没来由用逾期不赴任这种小事儿,给人家攻讦的借口。

    忠叔点点头,冲着杨二挥了挥手,于是接近五十人的队伍浩浩荡荡地出了客栈,顺着南京城南门一路南下去了。

    这会儿常宜信闹出来的风波正传的满城皆是,锦衣卫都被揍了,何况守城门的这些普通的明军士卒了?所以看着杨尚荆的车队,城门洞里站岗的小旗儿根本没干上来问话,于是这个夹带了弓弩的车队畅通无阻地出了城门,向着浙江地界奔去。

    城外路过魏国公家的田庄,就有一个魏国公家的家丁骑着马,往北边儿去了,这帮勋贵子弟,或者说南京城勋贵下注投出来的家丁,都在那边集合着呢,只等着杨尚荆等人离开南京城,就远远缀着。

    杨尚荆坐在车里,看着车外的景色,不由得叹了口气:“此去东山又北山,嘿,着一山更比一山难啊,你们说,少爷我能不能安安稳稳地到浙江上任呢?”

    车里伺候的明棋眨了眨眼睛,有点儿没听明白,一个侍女并不能接触到有人截杀自家少爷这种消息,不过她还是说道:“少爷是吉人自有天相,当然能平安到达浙江了,而且还能造福一方呢。”

    杨尚荆笑了笑,伸手弹了一下明棋洁白的额头:“偏是你会说话。”

    明棋“痛呼一声”,顺势就贴在了杨尚荆的怀里,小拳头就开始在杨尚荆的胸口上一下一下地捶着,或者用“敲”更好,一脸的不依:“少爷偏要欺负明棋。”

    杨尚荆哈哈一笑,一把将她拦住:“就是欺负你了又能怎样?”

    反正他也想明白了,知琴、明棋这两个漂亮的小侍女,要是自己不收入房中,也不可能许配给杨家的下人,只能孤老终生,在明朝这种封建年代,他要想只爱一个女人、只剩一个孩子,别说杨家那些还在世的长辈让不让,就这个医疗条件,皇室的新生儿都动不动玩个早夭,他岂不是要断子绝孙?

    所以说,纯情……去他喵的纯情。

    和明棋在车里调笑着,动作尺度那叫一个越来越大,要不是杨尚荆还保留着一点点理智,知道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要迎来一场恶战,需要保存体力,肯定就要上演一场马车车厢.avi了。

    然而亲自给杨尚荆赶车的忠叔只当没听见,不过脸上的笑容却是根本没办法掩饰的,作为杨家这一代最有出息的任务,只要杨尚荆不沉湎男色,杨家的兴盛就能靠着官方的庇护,更上一层楼了。

    车队一路向着南方行去,眼看着红日西坠,外面传来杨二粗犷的声音:“加速,加速,快点儿走,日落之前赶到下一个驿站投宿,野地里……”

    话刚喊到一半,就听见“嗖嗖嗖”、“哆哆哆”一阵响声,好几支箭射了过来,直接钉在了马车附近,两个杨家的家丁特倒霉地呗箭射中,肚子中箭的那个瞬间倒在了血泊之中,另一个胳膊中箭,也是硬气,直接砍断了箭杆儿,单手掣出腰刀。

    而后传来的就是一片喊杀声。

    不喊求财,只喊要命,很明显,这队人就是冲着杨尚荆来的,九成九就是那三十几个盐丁。

    忠叔临危不乱,大声呼和着:“他们箭术不好,肯定是要冲上来的,给我结阵,结阵,把车推到外面,人站在里面,用箭射住阵脚!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