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三十四章 所以说,还是要扭转三观
    第三十四章

    等会了客栈,杨尚荆马上就请来了忠叔:“忠叔,明天劳你带上三千贯,去那画舫,把里面那个叫做茗烟的姑娘接出来,让在南京做买卖的家人找个别宅安置一下。”

    等下等下,你刚去青楼喝个小酒,就花了三千贯接个姑娘出来?咱们建安杨氏虽然有钱,可也不能这么败啊。

    所以特有归属感和忠诚感的忠叔一听这个,眉头就是一竖,特严肃地规劝:“少爷,切不可沉湎声色……”

    ……你看我像那样的人么。

    杨尚荆捂着脑门子,一脸的无语:“今夜那些勋贵在画舫之上设宴,那歌妓本是秦淮河上有名的头牌……”

    于是乎,杨尚荆就把晚上发生的事情老老实实地和忠叔说了一声,没辙啊,忠叔这地位等会这资历,根本就不是一般的家奴,说是家将还差不多,建安杨氏的大小事情,忠叔都是有一定发言权的,哪怕他以家奴自居,他杨尚荆也不能拿着豆包不当干粮啊。

    听了杨尚荆的叙述加上分析,忠叔的眉头这才舒展开来,钱不算什么,但乱花就不对了,如果是花在这种地方,给南京勋贵留个震撼,让这帮被家族推出来的勋贵死心塌地地跟着他,别说三千贯了,三万贯都值当。

    所以忠叔的脸上就露出了老怀大慰的表情:“少爷深思熟虑,老仆所不及也,少爷放心,此事老仆这就吩咐人去办,家里在南京还是有那么一二间铺面,做些绸缎买卖的,找个地方安置一个青楼妓子,也是没甚大碍。”

    犹豫了一下,忠叔问道:“不过……这等能被捧成秦淮头牌的,必是绝色,少爷就不留在身边,端茶倒水?”

    这一瞬间,忠叔想的就有点儿多了,自从给老太爷杨荣守孝,返回京城之后,自家少爷就一直没有行什么人伦之礼,那个蔡大家还好说,毕竟身上背着一块厂卫的牌子,身后很可能就有金英的手笔,不搞也就不搞了,一旦日久生情,处理的时候就是个麻烦,然而身边俩家里高配的丫鬟知琴、明棋也都是人间绝色了,少爷怎么就动都不动呢?难不成……自家少爷其实有自己不了解的地方,比如他其实是……

    喜欢男风?!

    所以忠叔小心翼翼地试探了一下:“先前南下之时,小书童杨一星卧病未曾跟随,要不要老奴修书一封,让他随着处理房产的家丁即刻南下?”

    听见杨一星这个名字,杨尚荆就是一愣,过了一会儿,这才回过神来——这个杨一星是谁呢?嗯,他的书童,考中进士之后,家里给配的书童,就和知琴、明棋这俩丫鬟一样,属于建安杨氏这种江南大家族给后辈子弟人前装逼用的,用杨尚荆他老爹的话讲,就是这种东西可以不用,但是不能没有,否则领出去了,就会在江南父老面前折了杨家的颜面。

    至于为什么一个书童能装逼呢,还是因为这个小书童……他是个天阉,再加上从小就因为眉清目秀底子特好,被灌下去了各种药物,皮肤那叫一个白皙、声音那叫一个甜脆,什么知琴、什么明棋、什么蔡大家、什么茗烟姑娘,放在他的面前,给人的感觉都要差上一点儿。

    五百年后转进如风、号称物流先驱的某支部队里面,毕竟是流传着一句话的——三扁不如一圆啊。

    可以这么说吧,这年月江南士林里一部分人的梦想,就是有这么一个书童,然后有事书童干,没事儿干书童。

    于是乎,杨尚荆干咳了一声:“还是算了,山高路远的,为了一个书童,大费周折,不好,我现在身边儿有知琴和明棋伺候就够了,至于为什么不带这个茗烟姑娘,还是要把她的底子查一查才好,否则现在这个当口上,闹出什么幺蛾子就不好了。”

    停顿了一下,杨尚荆继续说道:“而且此去黄岩县,我等还要处理一下那两个人,队伍里人越少,走漏风声的概率就越小啊,毕竟杀伤厂卫的探子,还是要收敛些的。”

    忠叔听了这话,点了点头,这些倒都是老成之言,没什么可挑剔的,他的心底下也是跟着松了口气,只要自家少爷不是喜欢男风的就行,总能留下一些血脉来,所以他直接就告退,下去安排明天的事情,顺便通知知琴和明棋过来伺候少爷就寝。

    “这明朝的读书人……真特么会玩。”看着忠叔的背影,杨尚荆就忍不住擦了擦汗,“哪怕是五百多年之后,我也就在微博上给女装大佬点个赞啊、在书评区建议作者来个女装加加人气之类的,然后到了这里一帮古人玩的这么花花?唉,也不对,玩弄漂亮的小男生或者精壮汉子,这种行为古已有之嘛,扣不到明朝人身上……”

    细数了一下,分桃断袖、龙阳之好、欧洲神父等等古今中外的梗儿,杨尚荆脑门子上的汗珠就更多了,感情在lgbt方面,古人比现代人更开放啊,这人类好像已经不是没有进化这个问题了,这是在开历史的倒车啊……

    没过几分钟的功夫,知琴和明棋两个小丫鬟就进来了,伺候着杨尚荆洗漱更衣,那叫一个体贴、那叫一个无微不至,斥候他穿衣服的时候,两个小丫鬟的眼神那叫一个幽怨,幽怨的让杨尚荆后背上都开始往外起鸡皮了,一个五百来年后的四有青年,想着封建权贵方向完全转化,终归是不可能一步完成的。

    这也是这个时代的特色了,家里的丫鬟婚配,是被主人家里牢牢掌控的,最好的结局就是摊上一个不那么善妒的主母,然后被主人收进后宅,现在杨尚荆还没婚配,这简直就是最好的结果;差一点儿的结局是婚配给家里地位相若的小厮,两情相若,又是在一个屋檐底下,也少了许多的思念;再差一点儿就是终身不嫁,毕竟嫁人之后肯定要为自家的事儿分心,伺候主人就不那么专心了,江南地区富家大户经常会这么做,虽然明廷法律严禁这么干。

    至于最差的,就是混一个小妾的身份,然后摊上一个善妒的主母,再然后就被活生生打死,主母最多赔上几贯钱,毕竟小妾……不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