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三十三章 勋贵的智慧
    第三十三章

    杨尚荆前脚刚离开,后脚整个南京的勋贵圈子就开始嘀咕起来了。

    “文官儿们简直就是有病吧,青楼的姑娘都给赎出去了,夜宿青楼就不行了?”

    “这不废话么,道德君子嘛,自然是可以动情,不能动色心的,就算是动了色心,也得装作一副动情的样子。”

    “可不是,动情了叫风流韵事,文人风骨,动了色心的叫什么?禽兽不如啊!”

    “就是,你看咱们南京的那位尚书大人,前两天不还再燕来楼给两个小丫头赎了身子,养在了别宅?啧啧,六十多的人了,一树梨花压海棠也不外如此吧?”

    “不过话说回来,建安杨氏还真是有钱啊,三千贯,就这么扔出来了,眼睛眨都没眨一下,那位尚书大人也是靠着老脸,人家燕来楼半卖半送地给了俩小丫头吧?”

    …………

    听着一众勋贵嘀嘀咕咕,徐尚庸的心里就开始翻腾着给事各样的念头,越是翻腾,徐尚庸的心里就越是不得劲,他想了想,偷摸地把刘启道拉了过来,诚意伯当年做勋贵之前,也是文官儿,他的子孙自然也是更偏向文人了,而且在整个勋贵的圈子里面,刘启道也是出了名的足智多谋。

    “杨尚荆调任黄岩县,虽然是遭贬,但根据京中定国公一脉传来的消息,这是他自己要求的外放县令,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道道儿?”徐尚庸低声说着,就把自己得到的内幕消息给刘启道透露了一点儿。

    徐家算是皇亲国戚了,成祖朱棣的皇后、仁宗皇帝朱高炽的母后,就是徐达的闺女,所以才能在靖难之后一家二国公,风头无两,魏国公一脉世镇南京,定国公一脉却在北京伴驾,所以这内幕消息,自然要比其他的南京勋贵多上一些。

    刘启道听了这个消息,慢吞吞地走到了画舫的窗户边儿上,抬头看着夜空,发动了自己家的祖传技能“观星”,过了良久,这才说道:“你看着杨尚荆,乍看之下没有丝毫的傲气,但这手段,却是狠辣的紧,所以他离京,自然是有深意的,就好像今天在这里给茗烟姑娘赎了身,实际上也不是为了女色,而是告诉我们,他的身后除了大半个外朝之外,还有整个建安杨氏。”

    家族支持啊,这在封建年代可是很重要的,能够制造太多的便利,科举之后虽然有穷书生逆袭,荣升ceo,迎娶白富美,那才几个?之所以被民间传唱,那就是因为太少了。

    徐尚庸点了点头,问道:“那么,他离京的真正目的又是什么?”

    “京师现在就是个大漩涡,内阁首辅杨士奇一去,漫说是杨荣早已去了三年多,便是我等勋贵家的嫡子嫡孙,也难保不被卷起去绞个粉身碎骨,前几个月,驸马都尉石璟不就出事儿了?”刘启道呵呵一笑,瞬间就把杨尚荆的目的说出来了,“他这是通过自污远离那个旋涡,顺便开了外朝反抗内廷的先河,无论是名声上还是实惠上,都没少赚,没看他来到时候,护卫里有成国公的家丁么?”

    归隐这伙计,刘家祖辈的刘基刘伯温玩的那叫一个溜,杨尚荆的种种作为在人家归隐世家的眼睛里,还是不够看的。

    徐尚庸摇摇头:“翰林外调,便是没有五品实职,六品总还是有的。”

    “六品七品,总是避祸,署理地方又是一项资历,待到外朝大获全胜之时,杨尚荆便是个流外小吏,也终归是要一飞冲天的。”刘启道呵呵一笑,“若是外朝败了,他便是外放一任知府又有何用?总归是逃不过菜市口那一刀的,还平白让王振多做记恨,过得不甚舒服。”

    徐尚庸点了点头,一脸的若有所思:“既然家里已经让我等来接触杨尚荆了,实际上就是在外朝上下了注,给杨尚荆也示个好,一旦他一飞冲天了,家里就能顺理成章地收好处了,一旦王振真的在中枢做大,咱们这些人就是牺牲品,也就是说……”

    刘启道结果了话头,用手指点着自己的脑门,一字一顿地说道:“也就是说,我们的脑门子上,已经刻上了外朝的标签,无论和杨尚荆接触多深,事败了都是要出来顶罪的。”

    勋贵大族嘛,家里没别的,就是血脉繁衍不用愁,不说那些旁支的庶出子,就是长房嫡支的都多的吓人,拿出来几个做政治交易,简直不要太轻松,一点儿心理压力都没有的,什么骨肉亲情,在家族延续上连个屁都顶不上。

    就在两个人还在这合计的时候,一个穿着青衣小帽的家丁上了船,寻着徐尚庸,在他的耳边嘀咕道:“少爷,老爷让小的来给传个话,前日里,两浙都转运盐使司下面,有一队约么三十个精锐的盐丁不知去向,海宁卫三十多套甲胄也跟着消失了,让少爷和杨公子知会一声。”

    听了这个消息,徐尚庸整个人虎躯一震,不,是虎躯狂震,整个人都快震散了,卧槽,大新闻啊,盐丁披甲,这是要造反了还是怎么着?

    虽然明代的盐丁有巡盐的差事,是带刀的,但是不着甲的,只有官兵才有资格披甲,所谓披坚执锐,封建年代在外行走不执个锐那才叫找死,毕竟剪径的毛贼辣么多,但是披甲就等同造反了,是要夷九族的。

    而且,两浙都转运盐使司的转运使,是外朝的人,从三品的大员,家里给这个消息,明显就是要提醒有人要害他,难不成这外朝的大官儿要跳反?

    刘启道看着他的神色,就压低声音问了问,徐家世镇南京,各地的消息渠道怎么着都要比落魄了的诚意伯家强太多,然后他的虎躯也跟着狂震,过了好半天,这才说道:“看来这内廷是要下死手了,你可别忘了,现在两浙管盐的,可不光是都转运盐使司,还有一个镇守太监,盐丁调动,镇守太监也能做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