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二十七章 所以说人类这五百多年进化出来了什么?
    第二十七章

    勋贵和文官之间的区别多种多样,根源上还是在三观上。

    就比如现在这个宴席,若是一帮上了档次的文官儿聚在一起,那排场肯定是各种高雅,充分诠释一下什么叫做无形装逼最为致命,毕竟文人嘛,他含蓄;

    但是看着这些南京城里上了档次的勋贵们弄出来的场面,杨尚荆就感觉到一股叫做土豪的气息,勋贵嘛,以武立家、以武传家,要的就是一个直爽,所以这个场面,简直都可以说是恢弘了。

    嗯,和传说中的红旗招展,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人山人海也差不到哪儿去了。

    “哈哈哈,尚荆兄赏光前来,这里也算得上是蓬荜生辉啊!”

    一见了面儿,徐尚庸就哈哈大笑着,拉着杨尚荆往里面走,旁边的老鸨子见了,当即一甩手上的小手帕,徐娘半老的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呦,这位公子好生面生呢,徐三公子你也不给奴家介绍介绍?”

    徐尚庸一巴掌拍在了她的屁股上,脸上露出了男人逛青楼时特有的那种的笑容:“去去去,看见个长得俊的你就发嗲,这可是徐三爷我的贵客,建安杨氏的杨尚荆杨公子,先太师文敏的孙子,你让你下面的人把招子给我放亮了些,小心伺候着!”

    三杨内阁的影响力,放在整个明朝那都是排行靠前的,再加上当年明成祖朱棣没迁都以前,杨荣在南京城也没少大排宴筵,毕竟建安杨氏他别的没有,就是有钱,不说挥金如土吧,境界上也没差多少,可以说虽然他人都离开几十年了,这里依旧有他的传说。

    所以徐尚庸把杨荣的招牌往外一亮,这老鸨子的眼睛当时就亮了起来,连忙娇笑着说道:“诶呦喂,徐三公子你简直是说笑了,您的贵客,我们哪儿敢稍有怠慢啊。”

    说着话,转向杨尚荆:“杨公子今夜在这里,可要吃好玩好才是。”

    徐尚庸摆了摆手,说道:“去吧去吧,把你们这里漂亮的姑娘都叫出来,让尚荆兄好好挑一挑,也好对比一下顺天府的八大胡同和咱们应天这秦淮风月到底有什么不同之处!”

    “您就放心吧。”老鸨子娇笑着,扭着腰肢就往里面走。

    杨尚荆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心说自己又没有切身体会过顺天府八大胡同里面的风光,在这里也没打算好好体会一下,这怎么能做出结论呢?要知道,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啊。

    徐尚庸甩了甩手,转过头对杨尚荆说道:“南京诸多勋贵家的人,可都在里面等着尚荆兄呢,请。”

    “请!”杨尚荆放下手,很礼貌地还了一礼,两个人并着排往里走去。

    上了画舫,就看见里面已经坐了十多个勋贵子弟了,一个个穿的都是绫罗绸缎,合体剪裁,正所谓是人靠衣裳马靠鞍,就这么一打扮,别说勋贵们大多数长得还不错了,就是那几个长得略显寒掺的,都有着一股子别样的贵气了。

    南京城是大明朝的留都,这里别说皇宫保留着了,就是六部、五寺、都察院之类的衙门都是齐全的,所以勋贵子弟自然是不少的,现在负责镇守南京的除了世镇南京的魏国公一系之外,还有北京方面钦点的襄城伯一脉,至于其他没有跟去北京的,那就更多了。

    徐尚庸指着这些勋贵们一个一个地介绍了过去,杨尚荆就一个一个点头拱手地问着好,要多客气就有多客气,直到最后,徐尚庸这才叹了口气,有些自嘲地笑道:“说来也是可笑,我们这些宴请尚荆兄的,倒是没有一个是成器了的,虽然都是嫡子,却……”

    摇了摇头,他没把话说完,但杨尚荆是理解的,这帮人就是没有继承权的嫡子,只要上面的哥哥们不死翘翘,是继承不了爵位的,毕竟封建年月,礼制森严,嫡出庶出根本就是两个身份,明太祖朱元璋为了维护礼制,甚至把勋贵们的继承权问题都给制度化了。

    当然啦,这些勋贵们聚集在一起,肯定是有家里授意的,也算是南京勋贵们的一次战队和表态,不来能够承袭爵位的嫡长子,估计也是要一个转圜的余地,毕竟谁都不知道王振这个给自己割了一刀的秀才能走到哪一步,真有一天位极人臣了,该跪还是要跪的。

    前一阵,还有一个骂了自家伺候的小太监的驸马都尉,被王振扔进了锦衣卫的诏狱,对这样小肚鸡肠的阉人,怎么小心都没错。

    那无足轻重的人做弃子,得罪人不得罪死,留下一点点余地,这套路……也是很熟悉的嘛。

    所以他很聪明地没有接这个话题,而是一脸豪气地端起酒杯来,对这在座的这些勋贵子弟们说道:“在下杨尚荆,承蒙各位看得起,这一杯先敬大家了!”

    “不敢不敢!”

    “岂敢岂敢!”

    …………

    一众勋贵们连忙起身回敬,不少人眼里原本的淡漠就变成了欣赏,毕竟杨尚荆是考中了进士的人,之前还是清贵无比的翰林清流,哪怕是被贬出京,也是有官身的人了,能够这么没有架子地和他们这些纨绔打成一片,就足以让很多人看他顺眼了。

    众人刚刚在这画舫里面坐好,那个老鸨子就领着一群漂亮的姑娘走了进来,那架势,就和五百多年后去ktv唱歌选陪玩的公主是一样一样的,看着那些站成一溜、身材婀娜的姑娘们,杨尚荆当即就是满心的感慨,心说人类这五百多年到底进化出来了什么。

    “茗烟姑娘呢?”一个勋贵子弟叫嚷着,“今天这里可是来了贵客,还不请出来弹奏一曲?尚荆兄和我们这些人可不一样,那是二甲三十三名的进士,在翰林院做过编修的,就是现在,也是有官身的人!”

    老鸨子“诶呦”了一声,当即答道:“李四公子放心,奴家这就去把茗烟姑娘请来!”

    坐在杨尚荆身旁的徐尚庸笑了笑,扭头对杨尚荆说道:“这茗烟姑娘年方二八,乃是这秦淮河上的头牌,一手好琴弹得是余音绕梁,在这南京城的地位,就和那北京城的蔡大家仿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