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十二章 朝堂上的一出大戏(下)
    平乡伯陈怀说的一点儿不假,杨荣那武功,整个三杨内阁里首屈一指啊,就是现在最能打的文官王骥那都得叫声服,人家给后人赚了个世袭的都指挥使,说杨戬一声“将门之后”一点儿都不夸张,杀个把人的还得瑟瑟发抖一下,岂不是说勋贵都是废物?

    然而朱祁镇这会儿看陈怀的脸色就有点儿不对了,心说你这个新鲜出炉的平乡伯,朕才封了几天,你就跳出来这么蹦跶,眼里还有没有朕了?

    然而上奏完的陈怀根本没有理会这一茬,他这个平乡伯是勋贵不假,但不是世袭的,以后想要子孙后代过得好,还得外朝里的大佬拉扯一把,指望着圣眷……那相当于没指望。

    于是乎朱祁镇感觉自己后背上开始长火疖子了,十八岁的他扫视全场,沉声问道:“那依众爱卿之言,该党如何?”

    然后大理寺卿刘隆就站出来了,文武百官互相打望一眼,除了几个投靠了阉党的,眼神里清一色的好顶赞,没辙啊,这老头儿是实打实从基层干起来的,推官、监察御史、按察使司佥事啥没做过?正经儿的老刑名,现在又是大理寺卿,也就是最高法院院长,靠谱啊!

    老头儿今年也是六十多岁的人了,身体也不咋地,跪下的动作同样打着哆嗦,然而声音洪亮:“回陛下,国朝以孝治天下,翰林编修杨戬前日吊唁西杨大学士时,思及祖父,气血攻心,晕倒当场;春熙楼内,失手杀了金英家奴,也是为了祖父身后清誉。如此纯孝之人,若是严办,只怕是寒了天下人的心啊。”

    搞法制建设的谈礼制,听起来似乎很不靠谱,然而在这大明朝,这话无可指责啊,毕竟儒皮法骨那一套,从宋朝开始就断了根儿,再加上孔圣人他老人家又讲究“仁”,刑名之事严格执行下去肯定是不仁,所以就有了“法理不外乎人情”。

    所以有了前日里仁孝之名护身的杨尚荆,就很容易被高高举起来了,毕竟孝顺这种美德在封建社会不仅仅是一种美德,它还是一种意识形态,涉及到统治根基了。

    所以朱祁镇的一张脸黑的和锅底一样,一个“寒了天下人的心”的大锅扣下来,别说他了,就是他太爷爷朱棣从坟里蹦出来也得妥协,所以他闷着声儿问:“那么依爱卿的意思,该如何办理?”

    你不是最高法院院长么,你不是可以解释法律么,那你给拿个主意呗?

    老头儿微微一笑,并不正面回答,直接把回答的机会让给了顺天府尹王启元:“此案乃顺天府管辖,老臣不好置喙。”

    说完话,老头儿呵呵一笑,站回文官儿的队伍里,深藏功与名。

    这就相当于鸡妈喊完“你被强化了,快上”之后给了源氏一个激素,然后六十多岁的源氏就喊出了“有基佬开我裤链”:“依老臣之言,杨戬杀人虽然事出有因,却终究犯了国法……”

    诶呦,这一波三折的,难不成你要法办了杨荣的孙子?朕看好你啊!

    听到这里的正统皇帝脸上的黑色似乎淡了不少,然而他没想到的是,这个六十来岁的源氏之所以没有一刀砍下来,不是因为他手软了,而是因为他先一个shift冲过来,给自己找了个好位置:“因此,臣斗胆,请陛下贬谪杨戬出京,执掌一县之地,磨砺心性。”

    嗯,在坚持贯彻仁、礼为核心的封建帝国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同时,坚决维护有大明特色的封建帝国主义法制建设,使大明的法制化进程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这很科学,很合理。

    还有这种操作?!

    正统皇帝年幼的心脏差点急停,一口老血差点直接喷出来,外放一任县令啊,虽然说县令不如中枢,但这年月基层经验也是很重要的,以杨戬杨尚荆翰林出身的履历,再加上地方主官的经验,以后还不是要逆天?下一步是不是要调回京里做六部的主事?你这是罚他呢还是给他奖励呢?

    他还没开口,杨溥这个内阁首辅就站出来了,直接给源氏套了个盾:“启元当真老成之言,执掌一县,诸事繁杂,定能磨练心性,杨戬乃仁孝之人,一方璞玉,细加雕琢,他日定为我大明之肱股。”

    然后正统皇帝的脸黑的不能再黑了,他刚刚想执掌朝堂的心思,就被文官儿勋贵们的一个巅峰配合打没了,他闷着声问道:“不知现在何处尚缺县令?”

    套这盾的激素源,他无敌啊,这时候不怂一波,外朝以后的掣肘能搞死他,王振有心提醒几句“只怕文官们会得寸进尺”都没敢说,气头上的皇帝还是少惹为妙啊。

    毕竟这一切都因为金英的家奴,而他和金英,都是内侍。

    吏部尚书王真应声出列,这个名字读起来和王振差不多的正二品大员直接化身师父,给源氏挂了个球:“回陛下,浙江台州府黄岩县县令升迁福建布政使司经历,县令之位尚有空缺。”

    你们都是商量好了来搞朕的,是吧?一定是的,对吧?

    正统皇帝脸色已经黑的要透明了,你一个吏部尚书,正二品的大员,连资料都不查,直接能报出一个县的空缺,你逗我呢?大明朝两京十三布政使司,下面多少个县,你给我来个等额选举?

    杨溥看了看皇帝的脸色,有些心有不忍,然而这年头虽然没有“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这首诗,但道理他们还是懂的,所以新晋的内阁大学士曹鼐站了出来:“台州府情势复杂,多有倭寇袭扰,黄岩县旁永宁江多为倭寇所用,杨戬身为文敏太师之孙,将门虎子,镇守此处正是人尽其才。”

    什么将门虎子,简直神烦啊有木有,你一个内阁大学士跑去研究一县的水文地理是几个意思?

    十八岁的正统皇帝一扫袍袖,长身而起:“那就拟旨吧,退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