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菟丝花凶残[末世] > 反悔还来得及吗
    也是亏得耿延心理素质够强大,换做其他人估计早就被吓软了。

    季安然因为醉酒,整个脑袋都处于混混沉沉的状态。

    他一走进浴室,就直奔洗漱台。

    “呕……”

    季安然难受地干呕了几下,却什么都吐不出来。

    他打开水龙头,捧起来水来洗脸。

    耿延心情复杂,恨不得自己刚才直接软了才好。

    这会儿,倒是不知道怎么收场了。

    冷水唤醒了季安然几分理智,甩了甩脑袋,扶着有些痛的额头站直了腰。

    “你是要出去,还是要继续留下?”异常沙哑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季安然还有些懵懵懂懂的:“我、我好像吐不出来,我现在情况好多了。我应该能继续休息……”

    季安然说着,又迈着蹒跚的步伐走了出去,扑倒在大床上不动了。

    耿延:“……”

    安然这回,醉得还挺厉害的。

    ——-

    季安然醉得厉害,一沾枕头就睡了过去。

    直到第二天的中午,他才醒了过来。

    因为宿醉,他感觉自己的脑子都像是要炸开一样。

    耿延准备好午饭,听到房里的响动,就走了进来。

    “你感觉怎么样,还行吗?可惜我当初去药店没拿醒酒药,要不然你今天也不会这样难受。午饭已经准备好了,你刷完牙就出来吃吧。”

    “好。”季安然微微一笑。

    他麻溜地翻下床,进入浴室洗漱。

    “耿哥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总是那么关心我,昨晚也是一样……”

    季安然的声音突然消失,他嘴巴微微张开,一脸惊愕。

    洗手台上光洁明亮的镜子映照出浴室的里的情景,他昨天迷迷糊糊的,透过镜子看到耿哥站在他身后,距离也不算太远。

    当时压根没注意,现在仔细回忆一下,才发现很不对劲!

    耿哥上半身还穿着衣服,裤子却是半褪到膝盖处的!而那时候,他的声音又那么的沙哑……

    他竟然傻傻地以为是耿哥的嗓子是被酒精给影响到了,现在想想,被酒精给荼毒了的,分明是他的脑子啊!

    “你是要出去,还是要继续留下?”

    这问的不是他要出去睡觉,还是留下了看看能不能吐出来。这特么的是邀请他来一发啊!

    季安然抬手,抹了一把脸。

    “差一点,我昨天差点就睡到了!”

    复合的机会曾经近在咫尺,然后完美地擦身而过。说是擦身而过也不算太准确,严格来说,是被傻乎乎的他,直接给无视掉了!

    季安然哭丧着脸,走到了客厅,闷头啃食。

    耿延十分纳闷:“安然,怎么了?是不是脑袋太疼了?”

    刚才醒来的时候,安然肃然看起来神色有些疲惫,那个精神气还是非常好的。这会儿,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耿哥……”

    季安然露出一个凄惨小白花的表情,碍手捂着自己的心脏,可怜巴巴地说:“我昨天喝多了,脑子不太好使。昨天那事,现在还有回转的余地吗?”

    “什么事?”耿延一头雾水。

    季安然清秀的小脸涨得通红,羞涩的模样分外招人。

    “就、就是……你昨天不说兴致来了吗?我当时没听懂,就误解了你的意思。现在我们俩能复合吗,你又不是不行,以后还有情况还多得是,到时候也是要什么的。”

    耿延:“……”

    季安然从脸红到脖子根,羞答答的,还不停地发出邀请招人。

    “我们现在复合了,以后也省事,你说对吗?”

    耿延清咳一声:“吃饭吧。你昨天喝大了,做梦梦到奇怪的事情而已。我的态度你之前也不是不知道,怎么可能呢?你以后好好在基地住着就好,别的事情我会处理,你别乱想那么多。”

    季安然嘴巴微张,神色是前所未有的沮丧。

    “竟然是这样……”

    也对。

    耿哥的态度一直非常坚定,怎么可能突然就软化了呢?就算是精x上脑,耿哥的理智也不会轻易离家出走的。

    误以为自己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季安然,终于得到了一丝安慰。

    他忍不住笑了笑,眼睛也跟着亮了起来:“这样也好。要是我真错过了,我得气死。不过这也不能怪我,都是你以前喜欢在浴室里……要不然我怎么服梦到这样的场景。”

    耿延心虚地低下头,默默扒饭。

    季安然还以为耿延是因为被提起往事而有些害羞,嗔怪地看了耿延一眼。

    “这会儿倒是要脸了,当初也不知道是谁……人前正经不行,人后啊……”

    耿延面无表情,耳根子却早已红透。

    很想开口跟安然复合,但怎么都迈不出那一步。

    他以后要多次离开基地找物资、杀丧尸晋级,安然注定要留在基地。他不想第二次收到因相处时间不够而被甩的分手信,就这样一直下去就很好。

    ——-

    要买的房子已经决定好了,接下来,季安然开始为自己的未来新家装修做准备。

    他拿着一个小本本,写下新居要装修的种种细节。

    “耿哥,你说我们还要添些什么?你说我们的客厅会不会太单调了,要不要找些塑料花插花瓶里来装饰装饰?”

    第n次听到装修问题的耿延额头冒出了细汗:“你决定就好,我住什么样的地方都无所谓。”

    季安然在客厅里扫了一圈,“嗯,看出来了。你的房子,看起来就像是被洗劫过一次,然后因为太过穷逼只能买几件必需的家具摆着。要不是知道你异能强大,其他队员看到这屋子,都要怀疑跟着你有没有前途了。”

    耿延:“……”

    不得不说,季安然这概括相当准确。

    耿延抬起手,清咳一声:“基地拓建马上就要开始了,我要去加入基地的临时清扫小队,把基地周围地区的丧尸都给清理干净。”

    “你要出门啊?”季安然小脸顿时苍白一片,“那我……”

    “你收拾一下行李,我带你去宾馆先住着,那边是基地管理队伍的住宅区,没有敢到那边去惹事。我要参加这一次的活动,才能抢下异能者新区的房子。为了方便管理,居住区也才几栋楼,其他都是店铺之类的公共建设,名额不好拿。”

    每一间等待被贩卖的房子都特别大,直接占据了一层楼。一层对于异能者来算不上大,毕竟一家子要住,还要堆放物资。

    基地正在筹备中,到时候发放房卡。除了基地的管理人员(物业),其他房门磁卡都只能到达异能者自己所在的楼层,安全系数大大提高。

    季安然小手攥得紧紧的,好半响才说了一声:“好。”

    “等我忙完,回来就教你格斗技巧。这段时间你尽量不要离开基地人员居住的那一片地带,知道吗?还有,遇到什么问题就大声喊,哪里最多安保人员……”

    耿延因为担忧,不停地叮嘱。

    季安然整个人都垂头丧气的,直到要送耿延离开那天才打起精神来。

    “耿哥,我在基地等着你回来,一路顺风。”季安然凑过去,给了耿延一个抱抱。

    两人几快要分别了,耿延也没去计较这举动是不是太亲密。

    他搂着季安然抱了很久才松开:“照顾好自己。我朋友这次负责留守基地,你有事情也可以去找他,知道了吗?”

    “嗯。”

    季安然看着耿延远去的身影,默默捏紧了拳头。

    看着耿哥走,真是太糟心了。这样的事情,他绝对不要再经历一次!

    季安然转身回到住处,抄起十字弓,直接出了门。

    他想要加入耿哥的异能者小队,陪着他出去杀丧尸。

    虽然他现在不能暴露自己的风系异能,但他有一个好主意。

    ——-

    潘伟虎喜欢男人,但也不是特别喜欢季安然这一款。

    但也许是得不到才是最好的,惊鸿一瞥过后,潘伟虎心心念念,难以忘怀。

    基地的异能者新房非常吸引人,他的哥哥跟耿延都参加了。

    马上就是众人出发的时间了,潘伟虎按捺不住,到季安然新住房附近的一间餐厅点了一杯饮料,坐在那里等候。

    餐厅的每一样东西都不便宜,也就只有异能者跟基地高层能吃得起了。而且,也就只有这一带,能找到有点儿格调的餐厅。

    看到耿延走远了,潘伟虎望着季安然所在的宾馆,脑子里琢磨着要怎么把人给引出来。

    “耿延肯定交代他不要出来乱跑……”潘伟虎抬手,擦了擦自己的眼睛。

    季安然竟然真的跑出来了!

    “这天真单纯的小羊羔啊~基地里异能者不少,携带武器的普通人还喜欢成群结队,就算带了十字弓,也是不够保险的。”

    潘伟虎盯着季安然,感慨万千。

    他往前踏了一步打算走出去,又忽然顿在了原地。他今天是打算踩点来着,什么玩意都没准备。

    潘伟虎往一边看了看:“陈晓辉,你过来。你去帮我买……”

    潘伟虎交代完陈晓辉,又指派了一个人去调查季安然是干什么去了。

    ——-

    傍晚时分,夕阳西下,天际被火烧云染红。

    季安然终于重新回到了小区附近,他的身边还有一个长相妖媚的男人。两人并肩走在一起,交谈得很愉快。

    “幸好耿延是今天下午才走的,要不然我等上一整天,屁股都要坐软了。”

    潘伟虎拍拍屁股,直接走了出去。

    陈晓辉乐得看季安然笑话,自然是跟得紧紧的。至于劝潘伟虎收手什么的,他才不干~

    潘伟虎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带着两个跟班,堵了季安然跟另外一个人的去路。

    换做是平时,季安然一定二话不说就拉弓。

    但这里离宾馆很近,而他身边还站着一个实力不菲的异能者。他并不担心安全问题,所以特别想看看地主家的傻弟弟想干什么。

    潘伟龙跟耿哥关系不好,他自然也听到了一点消息。他对潘伟虎略知一二,听说是个不学无术的家伙,不过坏事倒是没怎么做过。

    “季安然,我、我能跟你单独聊聊吗?”

    季安然神色惊慌,像被风雨摧残过的小白花,分外脆弱,端的是楚楚可怜。

    “你、你想干什么?有什么事,在这里说就好,我不跟你走。”

    一旁的异能者冷下了脸:“你想干什么?你要是乱来别怪我们不客气。”

    潘伟虎无视了异能者的威胁,低叹一声:“算了,我能理解你的防备。”

    他把手伸进礼物袋子里,掏了掏,取出一朵硕大的西兰花。

    “你跟耿延感情出现问题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其实我注意你很久了。我愿意养你,你能给我一个机会吗?”

    季安然:“……”

    末世最迷人的花束加上末世最动人的情话……作为一个“有主”的男人,他竟然也能收到。

    他一直很注意,在大众面前营造出了跟耿哥复合相恋的形象。这些人,是哪里来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