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菟丝花凶残[末世] > 喝多了
    潘伟虎的眼睛一下子就亮起来了,兴奋得不行。

    果然有八卦,太有趣了~

    说起来,这个季安然一身皮肤白白嫩嫩的,跟剥壳鸡蛋似的,看着都让人心神荡漾。

    末世里很多人都面黄肌瘦的,脸色憔悴简直不能细看。季安然这种末世前的小帅哥,到了末世颜值一下子就出类拔萃了。

    季安然被人用直勾勾的眼神看着,心里非常不舒服。

    他往耿延的身后缩了缩,扯了扯耿延的袖子。

    “耿哥,那个人一直盯着我……”

    耿延自然也发现,他的眼神落在了潘伟虎的身上,眼中的审视和威胁之意再明显不过。

    潘伟虎感觉脊背一凉,赶紧收回了目光。

    但也正是这样,他心里的那种逆反心理反而燃烧了起来。

    耿延看上的男人,长得也好……就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

    “闯进你家的小偷我们还在进一步调查中,现场遗留的血液已经采集完毕,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怀疑的人选?”警察询问道。

    “你们现在还能验dna啊?”,季安然眨了眨眼睛:“我怀疑王隆,他家里人跟我有过节,而在不久前他也到我家来拜访过我。虽然我并没有让他进来,他肯定能看清我身后的客厅……我当时就觉得他怪怪的。”

    “好,我们会去王家调查,还请你继续等待消息。至于验dna……基地里的治安也就那样,要是不把调查技术提上去,早乱得不像样了。”

    季安然忍俊不禁。

    离开治安局后,季安然挽着耿延的胳膊,慢悠悠地在路上走。

    咋一看,还真挺像约会逛街的。

    “耿哥,你觉得谁会是那天夜里跑进我家的人?”

    耿延脸色又黑了几分:“我猜就是王隆的了。毕竟跟你有过节的人屈指可数,基地里虽然一直都有不少小偷在潜伏,但我们才回来不久,消息传得没这么快。能知道你是个普通人,还独自居住在这里的人,也就那些罢了。”

    “也不知道王隆跑了没,要是他跑了……那得气死我了。”季安然一脸愤慨,装得像模像样的。

    昨天没在警察跟前提起王隆的名字,就是为了给他一个逃跑的机会。嘿嘿,想过街老鼠一样在基地里躲才有意思~

    等差不多了,再用一个晶核悬赏他,虽然他的同伴不会为了这点东西出卖他,但……广大的贫苦人民可不会放过这枚晶核。除非王隆一辈子躲在屋子里不出来,要不然绝对会被眼尖的人给认出来~

    “如果真是他干的,我不会放过他。”耿延握紧季安然的手许诺,“不过,我们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跟我来。”

    两人一路往前走,一座熟悉的建筑慢慢出现在视线里——基地办事大厅。

    “耿哥,我们来这边做怎么?”季安然一头雾水。

    耿延握紧了季安然的手:“这边小区的安全系数不够高,我现在去报名基地的一个内城项目。附近很多幸存者都来投奔,房子都要不够住了。”

    “而且,人这么多,需要的粮食就更多了。要想生产足够的粮食,基地要箭更多的种植大棚和家禽养殖厂房……”

    “基地要拓建了?”季安然故作惊讶。

    实际上,这种情况在上辈子还是挺常见的。一开始,基地人不多,面积也小。但为了生产更多的物资,基地就需要拓建了。

    毕竟外边的物资再多,也总有用完的一天。他们总不可能永远靠收集物资过日子,更别提食物不像其他日常用品,那腐化变质的时间实在让人发愁。

    “嗯,很快就要拓建了。基地高层最近正在忙碌,筹备各种各样的东西。等各种计划做好,就可以开始动工了。”

    季安然一脸期待:“现在有土系异能者跟金属异能者,基地建设的速度一定很快。”

    耿延从窗口的工作人员哪里拿了一份资料,拉着季安然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

    “基地拓建的时候,会选择一个地方修建起城墙,做成一个一个圈的城市。你看看,这个地方是基地目前的模样,到时候会在旁边建立一个小小的内城,这里的基地高层居住的,里面事关基地机密。”

    耿延的指尖划过地图,在一片住宅区停下。

    “这里是住宅区,我看过,房屋都比较新,应该才建了两三年。这里的水电线路之前的东西,末世前都修好了。到时候,这里会建成一个安全住宅区。这里的房价很高,不过基地会出面成为小区的物业,安保问题会得到解决。”

    “只让异能者住,普通人会有意见吧。”季安然明知故问。

    “也不算是只让异能者住,但如果不是异能者,也没几个普通人能负担得起。主要是很多异能者都要出去寻找物资,加入基地政府部门的异能者也需要常常外出执行任务。要是他们外出的时候,家里都让其他人趁虚而入,连家人的安全都没发保障,那怎么办?”

    “你以后打算让我住进这个新小区?”季安然挑眉。

    耿延点点头:“在外杀丧尸太危险,我不放心带你去。我原本打算把你安置在那个小区,结果昨晚脸都要被打肿。幸好,还是有万全的办法。”

    季安然:“……”

    我一点都不想被留在这里啊!

    当初谎称自己是个普通人,是为了缠上耿哥。但如今……他要是坦白,被骗了这么久的耿哥,会气得把他的屁股给打肿吧。那妥妥的凉了~

    要是耿哥气到把他皮股给啪肿那倒是有回转的希望~

    但以耿哥的自制力,呵呵,怎么可能?

    “安然,你在想什么?”耿延温声问道。

    季安然心虚不已:“没。”

    “你看看,这是还没有出售的一些房子。你看看,你喜欢哪一层?”

    季安然攥着房产资料不松手,抿抿唇问道:“我们到时候又要分开了,你就不能让我多想想吗?”

    “这里的房价太高了,我只打算买下一间。到时候我们住在一块,我也打算过给你买一间,但仔细想想,还不如留着那些物资给你。”

    季安然笑逐颜开,仔细地挑选起来。

    “耿哥,你说我们家要几个房间的?”

    耿延:“……”

    我们家?这听起来好像没有问题,但又好像哪里不对。

    ——

    警察去到王隆家里的时候,王隆已经不见了踪影。

    王妈妈因为心虚,嗓门反而大了几分。她也是太慌了,才想用愤怒来掩饰自己的心虚。

    “我家王兴已经没了,我们全家以后还要继续过日子。这里的租金也不低,我们不想搬走,只能让王隆出去找活干了。”

    “那他晚上什么时候回来?”警察询问道。

    “我怎么知道,他出门一趟,要赚到物资才会回家。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这又不是小时候,上完学就回家……”王妈妈不断地叨念着。

    她一口咬定王隆已经出门工作,归期不定。

    dna报告在一周后出来,王隆被确认是当天闯进季安然家中的小偷。

    季安然眺望着窗外人来人往的街道,勾唇一笑:“躲了整整一周,这过的什么日子啊~耿哥,我们上王家去吧,找他家要精神损失费。”

    王妈妈哭爹喊娘不想给物资,但季安然也不是个善茬,找了基地的人调解确认赔偿金额后,就雇佣了专业的讨债人员上门。

    这个时候,讨债就不像末世前那样温和了。末世中,物资是维持生存必不可少的东西。欠债,狠起来的真剁手跺脚,毕竟还可以吃不是吗?

    王妈妈哪里敢招惹这些煞星,只能捏着鼻子把赔偿付了。

    ——

    季安然拿到物资后,跟耿延好好庆祝了一番。

    耿延看着季安然那神采飞扬的模样,不禁心潮澎湃。

    季安然心里高兴,喝了不少酒助兴,酒劲上来,就晃晃悠悠地走进卧室睡觉去了。

    还在做心理建设的耿延:“……”

    无奈之下,耿延只能给季安然擦脸脱鞋,给季安然盖好被子。

    季安然的小脸红扑扑的,双眼迷离,看起来格外鲜嫩诱人。

    耿延也喝了几口酒,大脑也有些兴奋。

    “热。”

    季安然迷迷糊糊地嘟囔着,踢开被子,扯了扯自己身上的衣服。光滑的肩膀因为衣摆的倾斜而露了出来,光洁莹润,像一块美玉。

    季安然因为身体燥热,难耐地扭了扭身子,那姿势妖娆得让人喷血!

    耿延面无表情……然后可耻地硬了。

    他默默离开,走进浴室,靠双手来纾解欲、望。

    季安然感觉自己难受得紧,还想吐。这会儿他理智回笼了两分,踉踉跄跄地走下床,往浴室走去。

    “咔”的一声,浴室的门被打开,季安然走了进来。

    即将到达顶点的耿延脸色一僵,像一尊雕塑一样静止了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