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耿延轻轻地拍着季安然的背部,轻声安抚他。

    那些看热闹的看着地面上的血迹,想要找出是谁大半夜的冒出来。

    王隆也是个经验丰富的,掏出口袋里早已准备好的毛巾,按在伤口处,让鲜血停止滴落。

    众人并没有找到是谁干的,还在不断地猜测中。

    小区的安保人员走了过来:“我们并没有发现可疑的人出入,而且小偷看起来对这里非常熟悉,在受伤的情况下很快就消失了。”

    季安然点点头:“末世以来,我的睡眠质量一直不怎么好。他们进我的屋那么久,直到进入卧室才无意碰响了铜锁……太奇怪了,我怀疑他们来踩过点。”

    “这件事就麻烦你们继续调查了,我先带他去休息休息。”耿延对着小区的保安和赶过来的基地警察说。

    季安然身体瘦削单薄,配上惊慌的模样,甚是可怜。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耿延自然也不会放心让他继续住在这个地方。

    “我先去帮你把食物收起来。这个地方也没有我想象中的安全,我再想想办法。”

    耿延带着季安然走进卧室,把装着食物的柜子收进了空间。

    季安然惶然地看着耿延:“耿哥……”

    “大半夜的,你也需要休息,先去我家吧。”

    季安然像朵柔弱的小白花似的:“嗯。”

    我现在去去我们的家住下~

    ——-

    耿延现在是一个孤家寡人,家里也没有布置客房。

    唯一有床的地方,就是他的卧室了。

    耿延的卧室布置非常简洁,只有一张大床、一个床头柜和一个衣柜。

    整个房间特别的简单干净,但看起来也格外的单调无趣。

    但……季安然不嫌弃。

    季安然迅速爬上床,用被子裹着自己,只露出一个小脑袋。

    “耿哥,你也上来吧。你家里没有客房,你平时那么辛苦,也不要去沙发了,上来吧。”

    套着睡衣的季安然眨了眨无辜的大眼睛,邀请道。

    耿延面无表情,眼中是掩不住的挣扎。

    “耿哥,上来吧。之前我们不是也在帐篷里一起睡过一晚吗?”

    耿延:“……”

    这话说的没错,但怎么听着就是怪怪的?

    耿延之前听到出事的消息,连衣服都没换就跑到季安然的家去了。现在他直接掀开被子,躺上来就行了。

    季安然往前凑了凑,紧贴着耿延。

    耿延整个身体都僵硬了,还……变得有些燥热。

    “安然,你睡觉的时候……能不能安分点?”耿延颇为无奈。

    安然是不是对他的忍耐力太有自信了?哦,不对,安然是一直想复合来着。

    季安然一脸无辜:“耿哥,我还觉得好害怕。我睡不着,你抱着我好不好?我保证不闹,你抱着我我才能安心入睡。”

    “好,记住你的承诺,别乱动。”耿延伸出手,把季安然搂进怀里。

    季安然的嘴角不自觉地扬起,眼角眉梢都是幸福的笑意。

    耿哥的定力也太好了点,他们一起都平安睡过几次了。要是换做耿哥来找他复合,他肯定第一天晚上就忍不住了。

    啊,好遗憾,要是耿哥的定力差点就好了。

    如果真的擦枪走火,他就不信耿哥还真能厚着脸皮拔吊无情、转身走掉。

    季安然感觉安全感十足,不知不觉间沉沉睡去。

    他不知道的是,耿延凝视着他的睡觉,无法克制地在他的额头上印下一吻,眼神越发幽深。

    ——-

    另一头,几个小偷已经按照原计划,跑回了王隆的家。

    王妈妈心疼不已,赶紧拿出纱布和消毒水,过来给王隆助理伤口。

    “我早提醒过你了,你就是不听。现在好了,你看看你都伤成什么样了,你手臂要是废掉了,以后可怎么办?”

    王隆疼得龇牙咧嘴:“我也没想到啊,都怪小李,开个锁都拿不稳,发出声响把人给惊动了。啊啊啊!疼,你轻点。”

    王隆的同伴小李在一旁看着,面上一片冷漠。他丝毫不同情,还一巴掌呼了过去。

    “说好的柔弱大废物呢?要不是老子我溜得快,都要被他给射成箭猪了!这回倒霉的人要是我,我就把你这个谎报军情的家伙给撕了!”

    “就是,我们原本就不想得罪耿延那样强大的异能者,可你偏偏说两人的家住得不是很近,说那个小白脸武力值低,把他家偷干净都不会及时发现……”

    王隆的脸色变了又变:“现在说这些还有意思吗?要我说,我们不如想想我们怎么处理这件事,万一基地的人查到我们身上……”

    “我们两个应该没什么问题,你流了不少血,还去找过那小白脸,简直就是头号嫌疑犯了。你现在还是祈祷基地里没有验dna的设备吧,要不然你准要栽。”小李冷笑着说。

    另一个同伴也说:“等天亮,我们就光明正大地装作是你家的客人走出去。你最好别把我们供出去,要不然……你这个叛徒以后也别想混了,哼哼。”

    王隆的拳头攥得紧紧的,心中恼恨不已。

    许久,他才不甘地挤出一句:“我知道了。”

    ——-

    一夜无梦。

    季安然幽幽转醒,他看着身旁的男人,心里甜滋滋的。

    开始同居了~

    同一屋檐下的,他就不信耿哥能忍那么久!

    耿延也醒了过来,下意识地看向季安然……然后,两人就开始大眼瞪小眼。

    “耿哥,早上好。”季安然小脸微红,娇羞的模样分外可爱。

    耿延却感觉到头疼不已:“早上好。”

    他下次出去找物资,需要多找一张床回来了。要不然,他怕控制不住自己做出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来。

    季安然给了耿延一点喘息的机会,他径直走下床,打开门进了浴室。

    耿延松了一口气,心里还有一种茫然的感觉。

    接下来他呆在在基地里的日子,要如何跟安然相处?

    他真担心自己忍不住沦陷,要是安然哪天不高兴又要跟他分手,他估计会忍不住折断安然的翅膀,把人扣在身边……

    他不想让安然恨他,还不如不复合,默默守着安然就好。

    ——-

    浴室非常干净,洁白的瓷砖上放着一大缸水。

    季安然洗漱完,就拿着物资做早餐。

    虽然耿延是雷系异能者,但他的家里的电器也不能用,因为屋子并没有通电。耿延最多是给有电池的东西充电而已。那些插线的电器,只要离了耿延的手,立刻就会失去作用。

    季安然原本想给耿延做点好吃的,但因为条件限制也只能放弃。

    耿延洗漱完走出来,就看到桌面上多了一个鸡蛋三明治。

    季安然正捧着一个鸡蛋三明治在啃,腮帮子一动一动的,跟小仓鼠似的,特别可爱。

    “你的物资少,还是自己收着吧。”耿延笑笑,从空间里拿出一些面包,放在桌面上。

    季安然忍不住笑出声来:“你放心吃好了。反正我物资不够了,你不是会给我补贴吗?你看看你,放了一桌面的面包,我吃得完吗?”

    伪金主·真冤大头·前男友耿延:“……”

    吃过早餐后,耿延就带着季安然出去了。

    他们打算去基地的治安局看看,只是基地掌权者建立起来的治安机构。

    末世里,食物成了最重要的物资。基地成立了治安局管理基地内的人员,但因为人手和监管问题,暗处还是有不少龌龊事在发生着。但怎么说,都比不管要好。

    季安然主动牵上耿延的手:“耿哥,我觉得基地也没有我想象中的安全。你让我牵着你的手好吗,昨天的事情还历历在目,我……给我一点时间就好,我一定会努力调整过来。”

    耿延以为季安然是留下了心理阴影,哪里还似的把人的手甩开。

    “安然,没事。我陪着你,会好起来的。”

    耿延回忆了自己都有多少物资,心里暗暗下了一个决定。

    ——-

    陈晓辉非常不满,他一个异能者投靠潘伟龙,就是希望加入队伍出基地杀丧尸。

    但是,潘伟龙竟然直接把他指派去照顾那个不成器的纨绔潘伟虎。

    “那些人聚在一起叽里呱啦的,是在说什么八卦?你过去问问,我想知道。”潘伟虎直接给了陈晓辉一个命令。

    陈晓辉心里呕得要死,但还是腆着脸应道:“好。”

    他倒是想跳槽,再找一支出去杀丧尸的队伍。但是,他之前“私藏物资”的事情传开了,基地里的人对他的印象都很差,他找了很多队伍,也就潘伟龙愿意收下他。

    他原以为是潘伟龙想要从他的嘴里打听出耿延的弱点,好对付耿延。

    结果潘伟龙压根就没把他放在心上,问了一点事情后,就把打发去当保镖了。要不是早不到更好的,他早跑人了。

    陈晓辉向八卦群众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八卦群众素来最喜欢分享,叽里呱啦的一通,把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陈晓辉。

    陈晓辉发现季安然倒霉,心里高兴得不行。

    可惜了,那些小偷怎么傻乎乎地去开锁呢?他们要是先把季安然给勒死,就算发出什么声响,也不会被人呼救打断而东窗事发了。

    “二少,听说昨天季安然家里遭贼了,现在还在查呢。”陈晓辉脸上的笑容非常灿烂,“队长跟耿延不对付,要是知道了这件事,肯定高兴得不得了。”

    我哥会是什么反应我不知道,我看你倒是挺高兴的。

    潘伟虎回忆一下:“那个季安然是什么人来着,不太记得了。”

    “你就是耿延的姘头,当心尖尖一样护着呢。那个一个活生生的绿茶婊,一个大男人,整天装弱,心肠比砒、霜还毒!”

    潘伟虎意味不明地看了陈晓辉一眼:“我听说你想跟季安然抢男人,然后惨败了,是真的吗?”

    “没,没有。”陈晓辉矢口否认,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突然,他的脑袋停了下来。他定定地看着一个地方,低声道:“你看那边,那个就是季安然,跟在耿延身边的小白脸。”

    季安然刚好也转过头,跟陈晓辉的眼睛对上了。

    “晓辉,好久不见。我看你好像过得挺好的,真幸福。我就比较倒霉了,昨天夜里有人闯进家门,差点就凉了。”

    陈晓辉脸色一僵。

    来了,又是这熟悉的表情!

    季安然微微一笑,像朵脆弱的小白花,依恋地在耿延的手臂上蹭了蹭:“幸好耿哥收留我去他家里住,要不然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办好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