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菟丝花凶残[末世] > “可怕”的小偷
    在听到耿延的话语后,季安然发誓,他脑海里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走人。

    复合?

    呵呵,这个垃圾前男友,谁爱要谁要!

    “因为雨水有问题,这里的都是基地里费尽心思收到的土壤。那时候雨水刚出问题,渗透还没有那么厉害,多挖几米还能找到干净的土壤。这个温室是基地里最大的农作物生产区,租金也不便宜。”

    耿延继续道:“我们找了那么多种子,自然要把它们种出来卖掉。要不然就太亏了。”

    好几个仓库的菜种,每一粒种子才那么点儿大。要是光自己吃,他跟安然吃一辈子都吃不完。

    “所以你就让我去种田?”季安然气得心肝脾肺肾都在疼,“行了,不用你帮我找工作了,我还是靠自己吧。”

    “安然,你打算自己去找工作?基地的人太多了,招人的岗位很少,大多都又脏又累,你吃得了那个苦头?而且,你瘦胳膊瘦腿的,真的能跟别人争吗?”耿延非常怀疑。

    季安然也是气狠了。

    他抬起手,撩了撩自己的刘海,娇笑道:“我细皮嫩肉的,混不下去还能去卖呢~”

    耿延的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

    “反正我是绝对不会种田的,你想累死我,也不看看我上不上当!”季安然大踏步就要往外走。

    复合个鬼?他现在就去人才市场,随便挑个队伍出去杀丧尸!

    老攻这种玩意,还是喂狗吧~

    “安然,我没打算让你干辛苦活。”季安然回过头,眼神在耿延高大健硕的身上逡巡着,“嗯。对于你这个壮汉来说,农活确实算不上辛苦。”

    “种菜没那么累,而且我也猜你不想干,我是打算让你当个小老板。你有菜种,可以雇佣一些人来种菜,你要是懒得卖菜,还可以雇佣人去买菜。虽然这样盈利少很多,但收入也够你玩乐了。你的房租和伙食费,我都会负责。”

    季安然讶然,脸上露出愧疚之色。

    他小跑过去,扑进耿延的怀里。

    “耿哥,你一直拒绝我复合。我还以为你都不再喜欢我了,我还以为……”

    耿延揉了揉季安然的脑袋,低叹一声:“我会照顾好你。走吧,我们现在去人才市场,去雇佣几个人。”

    季安然搂着耿延不撒手,声音也是甜甜的:“耿哥,你对我的大恩大德我是没有办法报答了,你就让我以身相许吧。”

    耿延:“……不,你能报答我的。你不再执着复合,好好地在基地过日子,就是对我最好的报答。”

    季安然:“……”

    哟~

    这无私的劲,要是我找了新的男人,你还要把我当祖宗一样供着吗?!

    ——-

    这一头,陈晓辉正在努力地给新老大煽风点火。

    “耿延他最近迷上了一个小白脸,听说是他的前男友。他对那个季安然可好了,都快要为了他跟队伍反目了。”陈晓辉张嘴就是编。

    潘伟龙听着,脸上的表情淡淡的,一语不发。

    陈晓辉心里也没底,不知道对方信了几分。

    虽然他是重生的,但他为了得到耿延,千里迢迢地跑到这边来。

    他前世也只是一个普通的水系异能者,在一个普通的队伍外出努力寻找物资。基地的掌权者招揽了不少异能者,他们的物资是从哪里找来的,他根本就不知道。

    而这里是他全然陌生的城市,很多事情他也都不了解。他现在还知道两个比较出名的物资地,但这是他最后的筹码,他不会轻易暴露出来。

    耿延没有喜欢上他,他就一直守口如瓶。来到了新队伍,他也不会轻易把自己的底牌给露出来。

    “你说的我都知道了,耿延竟然也有今天,我还以为那人油盐不进。”潘伟龙讽刺地笑了笑。

    陈晓辉静静地站在一旁,等待着什么。

    “好了,你可以出去了。”潘伟龙摆了摆手。

    陈晓辉走了出去,心里很没底。

    潘伟龙到底有没有听进去?他不停地暗示季安然对耿延有多重要,就是在提醒对方抓了季安然去威胁耿延啊!

    屋子里,剩下的两人还在交谈。

    “队长,他是想利用你对付耿延跟季安然。”心腹队员一针见血。

    潘伟龙扯了扯嘴角:“他想利用我,我也不是个傻子。我跟耿延并不存在深仇大恨,没有必要去抓人威胁。只是他实力比我强,我心里不舒服罢了。”

    因为季安然当初在队伍里帮忙值夜和收集物资,却没有拿半点物资作为回报。耿延的队员对他的评价都非常好,基地里的人对耿延的心尖尖季安然观感都不错。

    而跟季安然有龃龉,又不知道私藏了什么东西的陈晓辉,风评就非常不好了。

    “那我们怎么处理他?”心腹问道。

    潘伟龙毫不在意地说:“反正他这样的人,我本身就不打算带着出基地找物资,我弟弟那个不省心的身边缺保镖,就让他也去好了。”

    ——-

    因为季安然的异能并没有攻击性,耿延不放心让季安然守着太多的物资。

    因此,耿延只给了季安然一些物资备用,而大部分物资他都放在空间里帮季安然保管着,

    季安然知道耿延最近在找新队员,担心他什么时候就找完准备出发了。

    他的内心非常焦急,恨不得再去搞点事了。

    所幸,王隆是个沉不住气的,昨天晚上才踩过点,今天晚上就带着伙伴来了。

    季安然居住的地方,夜间是有保安巡逻的。

    但保安巡逻总有盲区,毕竟他们又不能一直只盯上一个地方。

    更麻烦的是,王兴家跟季安然是同一个小区,夜里更容易出入附近。保安并没有记住哪一间是谁的屋,只是能认出是不是业主而已。再说记住了又怎么样,论邻居还有串门的。

    王兴带着自己的同伙,用铁丝开了季安然家里的锁,然后偷偷潜进去了。

    桌面上的果盘空无一物,也不知道是吃完了还是被收起来了。

    一行人拿着小手电筒在屋里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任何的食物。

    房间都逛遍了,就剩最后的卧室。

    众人互相看了对方一眼,点了点头。

    贼不走空,这都来了一趟,怎么都要偷到物资!

    ——-

    众人慢慢地了卧室的门,屋里的情形也慢慢地展露在众人的面前。

    可能是以为在基地生存的经验不足,季安然并没有拉上窗帘。

    银白的月光从窗外倾泻进来,将卧室内的一切都照得格外清晰。

    一个长相清纯的青年躺在床上,呼吸浅浅,显然还在熟睡之中。

    卧室墙壁有一个巨大的木质柜子,柜子上是两扇朝中间合拢的门,特制的两个门把手上穿着一条粗粗的铁链子。铁链子上挂了一个大大的铜锁,把柜门给锁了起来。

    看到这个大柜子,众人的眼睛顿时一亮。

    难怪他们一直没找到食物,原来都被锁在卧室的柜子里了!

    这也正常,毕竟末世后,要不是因为身体扛不住,很多人都想盯着自己的食物,日夜不分地守着了。

    众人蹑手蹑脚地靠近大柜子,打算开柜子偷东西。

    他们知道季安然跟耿延的关系,不敢轻易下手把季安然给弄死。毕竟万一被查出来,耿延不把他们凌迟都算好的了。

    “叮!”

    一个小偷在拨弄铜锁的时候,没拿稳,不小心让铜锁跟铁链子碰了碰,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季安然刷的一下睁开了眼睛,他圆碌碌的大眼睛盯着眼前三个带着头套的黑衣男人,一张清秀的小脸吓得苍白一片

    “啊!!!救命啊!”

    季安然吓得往后缩了缩,声音里也带着一丝哭腔。

    “耿哥!”

    王隆一听这声音就知道要坏事,赶紧跑过去,伸手就想捂住季安然的小嘴。

    季安然的小手却已经伸到了枕头底下,他拿起十字弓,对着眼前的人直接射了出去!

    “啊!”

    杀猪般的叫声随着箭矢入肉的声音响起,王隆捂着自己的流血手臂,往后退了一步。

    季安然拿起另一根箭,又准备上箭。

    而这个时候,王隆已经连滚带爬跑出了卧室。

    季安然打开电灯,拿着十字弓走了出去。他脸上是惊魂未定的神色,眼神里带着浓浓的惊恐。

    实际上,他早就醒了,就闭着眼听着这群小贼作乱。

    铜锁跟铁链子碰撞发出声响后,以他的实力是可以直接用十字弓送两人归西,然后抡着十字弓追出去,让最后一个毙命客厅的。

    但……他怎么可以怎么做呢?

    他只是会点儿十字弓技巧的柔弱普通人啊~

    季安然赤足踏在凉凉的地板上,呆滞了好久。

    附近的邻居也赶了过来,站在他家门口议论纷纷,但他依旧没有什么反应。

    直到听到了那个熟悉的声音,他才如梦初醒般转过头。

    季安然神情有些恍惚,面上尽是凄苦无助的神色:“耿哥……”

    耿延走了进来,主动把人给抱进怀里。

    “别怕,我来了。”

    季安然把小脸埋进耿延的怀里,声音还是颤抖的:“我、我真担心……说不定某一天,我睡着睡着,就再也起不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