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菟丝花凶残[末世] > 被贼惦记上了
    王妈妈闻言,顿时愣住了。

    “你别乱来!那个小白脸是耿延的姘头,你要是欺负他,耿延不会放过你的。”

    王妈妈是个不讲道理、胡搅蛮缠的人,但她也知道做什么事情会彻底把人激怒。她这人做事,从来都不敢超越其他人的忍耐底线。

    王隆嘴角一抽:“你想哪里去了?你也不看看你儿子身上的肥肉多少,怎么可能去跟别人硬碰硬?我去跟我兄弟商量商量,上小白脸家里偷点东西回来。”

    “这……那你小心,别被逮到了。”王妈妈忧心忡忡地说。

    王隆拍了拍胸脯,说道:“你放心,我现在就去找那个小白脸,打探打探他屋子里的摆设情况。”

    王妈妈神色纠结:“其实你哥给我们留下了不少物资,你要不还是别去了。我们在背后说他们坏话抹黑他们就好了,要是被逮到了,我担心……”

    王隆没有理会,径直离开了家。王妈妈虽然担心,但也没有办法。

    ——-

    耿延用果盘和零食来招待季安然,坐在一旁给季安然讲基地的方方面面,好让季安然快速适应基地生活。

    叮嘱了一番后,耿延才把季安然送回去。

    站在季安然的新家中,耿延四处打量:“你以后就住在这里了,我的房子你也去过一次了,以后遇到什么问题可以上门去找我。”

    “嗯。”季安然意兴阑珊。

    “我明天早上要去解散队伍,遣散队员,顺便拉拢那几个我看上的队员。”耿延微微一笑,“你明天就在家里好好睡懒觉吧。等我处理好队伍的事情,大概中午的时候就过来带你出去看看你的新工作。”

    “到底是什么活?”季安然一脸好奇。

    虽然他并不打算做,但他很想知道。毕竟他从小养尊处优,耿哥也非常清楚这一点,所以耿哥不会给他介绍太累的工作。

    但基地里谋生的人那么多,又闲又有钱的工作哪里有那么好找?早被抢光了好吧!

    耿延抬手揉了揉他的脑袋:“暂时保密。反正不会让你觉得有多辛苦就对了。”

    季安然送走了耿延,关上门就打算洗漱洗漱去睡觉了。

    结果耿延才走了几分钟,一个陌生人就上门了。

    “你是季安然吗?我是王兴的弟弟,我想找你帮帮忙。”门外的胖子一脸真诚。

    隔着钢铁镂空防盗门,季安然露出一个清纯脆弱的表情。

    “你妈妈刚才还骂我,你找我真不是来报仇吗?你快点走,我不欢迎你。”

    听到耿延的名字,王兴身上的肥肉都跟着抖了抖。

    他的眼神越过季安然,落到室内的布置上。

    房间里摆放着各种家具,每一件都被擦得干干净净的。客厅的玻璃矮桌上放着一盘水果,果盘的水果个个饱满多汁,一层层地垒起起来,看起来格外诱人。

    季安然小拳头紧握,神色紧绷地盯着来人,用弱弱的声音威胁道:“你在看什么?你快点走,要不然我明天告诉耿哥,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季安然惊惧不安的表情配上这软绵绵的语气,完全就是软弱无助的人在吓唬人,就跟那小奶猫在凶人似的。

    王隆半点都没有被“色厉内茬”的季安然的吓到,但他心里终究还是忌惮耿延这个强者的。

    “我不是上门来寻仇的,我妈妈做的不对,我替她给你道歉。”王隆装得倒是像模像样的。

    王隆属于长得比较无害憨厚的那种胖子,很多人看见王隆的长相,对王隆都不会带有多少恶感。

    但季安然不是普通人物,他见惯豪门倾轧和末世后勾心斗角,一眼就看出眼前这死胖子不怀好意了。

    “你不是来闹事的,那你找我做什么?”

    这一点,见惯大风大浪的季大佬还真没猜出来。

    “我哥哥去世了,我家里没有能撑场面的人,我妈妈还不懂事把队伍里的人都给得罪了。我们刚刚分到了那么多物资,我担心保不住这些东西。我来找你就是希望你能帮忙在耿哥面前美言几句,让他帮我们家看看物资,他不是有一个很大的空间吗……”

    季安然瞪了王隆一眼,又凶又萌,看起来没有半点杀伤力。

    “耿哥的空间要留着装物资的,谁要给你们当仓库。你快走!”季安然不由分说地把门关上了。

    他还以为是要干什么呢,原来是想做贼啊~

    虽然这人说是来求他办事,但那眼睛不停地往他身后瞄,不是来踩点又是做什么?

    季安然走到果盘前,那个一个苹果啃了一口。

    “水果放在这里,从门口一眼就能看到。我原打算明天开门跟邻居聊聊,好吸引小偷呢。”机季安然勾唇,“看来现在等着就好了。”

    ——-

    耿延突然要解散队伍,队里的很多人都感到难以接受。

    虽然他们是临时组织合作的队伍,但在经过这一次的物资收集后,他们都非常喜欢耿延这个领队。他们还想跟着耿延吃肉,谁知道……

    “耿哥,我已经决定要跟你混一辈子了。”

    “耿哥,我们一起出去做任务相处了这么长的时间,也算同生共死过了。你要解散队伍,我们都舍不得。”

    “耿哥……”

    耿延也不是好对付的角色,不会因为这些人打感情牌就放弃自己的打算。

    “你们应该也发现了,丧尸的实力也在不断增强。我以后需要面对更强大的敌人,而你们很多人都达不到我的要求。我需要能跟我并肩作战的队友,我没有把握每一次都能凭一己之力力挽狂澜……”

    说到这里,很多人都沉默了。

    这个队伍的实力是参差不齐的,有的非常优秀,有的能力不足,一看就知道是随便组的。

    那些实力不济的队员还在努力挽留,但耿延非常坚决地拒绝了他。

    “你们都是异能者,肯定还能加入其他队伍,不用担心失业的问题。我以后打算去危险的地方闯,到时候把你们带上,也是对你们的性命不负责任。毕竟,在我本身受到严峻考验的情况下,我也没办法出手救你们。”

    耿延话音刚落,众人便都沉默了下来。

    那些实力不济的终于接受了命运,默默离开了。

    毕竟他们跟着耿延是觉得耿延都强大,如果耿延自顾不暇,那他们这些菜鸟就悬了。还不如直接找一支实力不是很强的队伍,至少不用去闯龙潭虎穴。

    陈晓辉非常不甘,重生的他知道耿延混得很好,压根就不想离开。

    然而,耿延态度坚定,他也没办法。

    看着耿延离去的背影,陈晓辉心里暗恨。

    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我是重生的,我有优势,错过了我,你早晚会后悔!

    陈晓辉直接去找下家,首先盯上的就是跟耿延关系不太好一个队伍。

    那个队伍的领头也是个强者,因为实力比耿延差一点,非常不喜欢耿延这号人。

    ——-

    解散队伍后,耿延又私底下逐一找人,拉拢了拥有火系异能的高讯和植物系异能的周良。紧接着,耿延又在基地的人才市场溜达一圈,拉拢了一个实力强劲的水系异能者。

    那个水系异能者其实并不缺拉拢的人,他只是觉得其他人开出的条件不太满意,在一直没有跟其他人组队罢了。能给他大量福利的队伍规矩多,能让他自由点的队伍又太弱。当耿延找上他的时候,他跟耿延讨价还价一番,这事便成了。

    耿延觉得队伍的人不是很多,想再多找几个。但精英本来就少,哪里是那么好找的?

    耿延只好先把事情放下,时间快到中午,他也正好去找季安然。

    季安然最近外出天天都要早起,早就快要累趴下了。

    他以后还打算跟着耿延到处出任务,现在有休息的时间,毫不犹豫地睡到了日上三竿。

    当耿延来敲门的时候,季安然才被敲门声吵醒。

    他穿着宽松的睡衣,揉了揉眼睛,穿着一双拖鞋就去开门了。

    门一开,耿延的呼吸都沉重了几分。

    他快速挤进来,回头看了后面一眼。

    身后只有邻居那紧闭的大门,并没有任何人看到此刻的情景。

    耿延把门关上,催促道:“快去换衣服,等你吃完饭,我就带你去工作地点。”

    松垮垮的睡衣往一侧歪斜,露出季安然圆润光滑的左肩。他上衣宽大,长到盖住了他的小屁股,就连他穿上身的短裤都被盖住了大半,只露出一点蓝色的布料。

    季安然两条嫩生生的小腿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像美玉一样光滑细腻,分外招人。

    季安然这回是真没打算勾引耿延,他现在还没有完全清醒,听到声音就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句:“嗯。”

    然后,季安然去洗漱。等他出来的时候,客厅里已经放上了他今天的午饭。

    罐装牛肉、青菜和白米饭,有荤有素的,子啊莫斯利简直不能更丰盛了。

    “耿哥,你吃过了吗?”季安然愉快地过去拿起筷子,大快朵颐。

    耿延坐在一旁:“我吃了才过来的。我原以为你已经醒了,慢慢吃,我们不急。”

    季安然吃饭速度很快,风卷残云似的吃完了,就拉着耿延要出门。

    耿延眼神复杂:“我以后可以供你吃好喝好,你不用担心。”

    “我睡太久了,饿坏了,一时没控制住。”季安然小脸微红,“走吧,耿哥。我已经迫不及待要看看你给我找了什么工作了。”

    虽然我也不会去做那工作就对了,哦嚯嚯~

    ——-

    一间间长长的玻璃房子并排而过,里面是绿油油的农作物,看起来非常喜人。

    季安然的表情有些僵硬:“耿哥,我们什么时候能到?”

    没事,只是路过而已。一定是因为这边这条路是捷径!

    “很快。”

    耿延走到一间温室前,刷卡开门把季安然领了进去。

    “这一片我已经租下来了,我们之前拿到的种子就可以在这里种植。”

    季安然气得浑身发抖,声音都变了调:“你竟然让我去种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