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菟丝花凶残[末世] > 分开住
    季安然抬起小手,抓着自己背包的肩带,清纯的小脸上柔弱无助的神色。

    “耿哥,谢谢你。我本来就没什么物资,进城费还那么高……”

    季大佬神色凄惶,声音也颤了颤,“可是如果进不了基地,我也饿不知道该去哪里躲避丧尸生存下去了。也不知道基地里的消费水平怎么样,我什么都不会……”

    耿延看着季安然无依无靠的模样,心疼得要死。

    “没事,我有物资,到时候你要是不够,我可以帮你付。我在基地里有点儿人脉,到时候给你找个营生的活,不用担心。”

    季安然点点头,侧着脑袋就要往耿延的肩膀上靠。

    耿延见状往前一步:“走吧,要轮到我们进去了。”

    投怀送抱失败的季菟丝花暗恨,默默地跟上了。

    ——-

    夏天的中午,素来是炎热得让人恨不得钻进空调房再也不出来的。灰蒙蒙的天空中乌云密布,半透明的雨水噼里啪啦地往下落,给夏日增添了几许清凉。

    当然,人心更凉。毕竟这些雨能让人生病,还会祸害到庄稼。

    耿延运气不错,刚进基地不久,雨就停了。

    不过天还是阴沉沉的,不知道什么又会来上一场大雨。

    “安然,现在雨停了,我们快一点把事情办好。”耿延跟队员交代了几句后,就带着季安然走了。

    季安然一头雾水,纳闷得询问道:“我们有什么事情要做吗?”

    “安然,你刚来基地,需要找一个住处。你对这里不熟,我带你去基地公事大厅找找出租的房子。”

    季安然脸上的笑容都要裂了,暗暗磨牙。

    这个问题我早就想过了,我想住在你的家里,而不是出去找地方住!

    “耿哥,基地里鱼龙混杂的。我要是随便找个房子住着,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

    季安然白着脸,一脸害怕地询问道。

    要是遇到哪些恃强凌弱的混蛋来欺负我怎么办?我怕我会一丝意气用事控制不住把人给打残,我是娇弱的菟丝花,怎么可以如此凶残?

    耿延带着季安然往办事大厅走,脚步没有一丝迟疑。

    “安然,你放心,我会给你挑一个好地方。基地里的住处也是分三六九等的,有的地方特别混乱,有的地区安全状况还不错。”

    季安然跟着耿延的身后,悄悄地撇了撇嘴。

    再好的房子,都没有赠送一个老攻的房子要好。

    办事大厅租房处有不少人,他们很多人围在一起,就为了看那份租房信息。

    耿延走到柜台,跟工作人员说了两声,就拿到了一份租房信息表。

    季安然接过表,看了两眼。

    “诶,不是还有租房信息表吗,他们之前为什么不拿出来……”一名中年男子气愤地上前,伸手就要过去拿表,“我先来的,我先看。”

    中年男人身上穿着脏兮兮的衬衫,显然经济条件不好买不起干净的水洗衣服。他很胖,每走一步路,身上的脂肪就颤几颤。

    季安然的眼神有些微妙。

    末世才过去一个月,估计不到半年,这胖子就要成竹竿了。

    耿延往季安然的身边靠了靠,一副保护着的姿态。

    他深深地看了中年男人一眼,表情淡淡的,一语不发。

    中年男人跟其他人挤着想看几眼租房信息表,压根就没看到耿延取表的举动。这会儿,他才发现眼前这瘦弱的小白脸还有个强壮的同伴。

    可恨的小白脸,竟然还带了打手!如果没有这个打手,他直接就抢表了。

    他哪里知道,如果没有耿延,敢抢表的他早被季大佬打断手了。

    “我……我就是不忿,我在这里等了好久,也挤了好久。”中年男人咽了咽口水,畏惧地看着耿延,“我能站在你朋友旁边,看上两眼吗?”

    中年男子是个死宅,根本就不能打。看到耿延健硕高大,心立马就虚了一半。

    再看看耿延出门没有带任何防身的武器,明摆着是个强大的异能者,他哪里还敢大声哔哔?

    季安然微微一笑:“你可以跟我一起看,我不介意。”就怕你吓死了。

    中年男子眼眸一亮:“谢谢你,小哥你人真好。都是这群狗眼看人低的工作人员不好,明明还有表非要说没了,也不看看我们有多少人在等着选房……”

    中年男子的话语戛然而止,一双眼睛瞪大,犹如铜铃一般。

    原因无它,那上面的价格简直触目惊心!

    “丧心病狂,这么贵的房子,是想逼别人去死吗?!”中年男人忍不住骂道。

    15枚晶核一个月,还真没几个普通人能承担得起。

    见碍事的中年男人走开,季安然终于开始了自己的表演。

    “耿哥,这太贵了,我租不起。”季安然怯怯地说,“耿哥,你对住宿条件没什么要求,你让我住你家客厅,我睡沙发睡地板都行。我会给你房租的……”

    进了你的门,睡不了你的床就算我输~

    “你不用担心房租的问题,我给你付,以后一直给你付。”

    耿延拍了拍季安然的小手,让他放宽心。

    季安然小手紧握,脸色挣扎:“可是……一个月就要15枚晶核了。这太多了,受之有愧。耿哥,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还是去看那些便宜的租房吧。”

    不干,要么把我带回家,要么把我扔贫民窟!

    “安然,什么都比不上安全重要。你听话,我可以养你。”耿延见季安然要去拿那张地下室租房信息,立马拦住了他。

    “地下室潮湿,又见不了阳光。你的衣服都难干,到了冬天要怎么办?安然,你听我的。”

    地下室的租金是最低的,一个地下室里就用木板隔开十来个小小的房间,里面住了十几户人家。那种地方生活环境恶劣,人员也是最杂的。

    他哪里舍得让安然吃这个苦头?

    耿延拿着贵价表格推销道:“你看看,夜间有基地安保人员巡逻。光看这一点,安全系数就不是同一个级别的。”

    “每个月15个晶核,你还真是大方。我为什么要接受你的好意,你又不是我的男朋友。”季安然不甘地说。

    耿延头都大了:“我乐意。我就爱给你散财,行不?”

    他当初会跟安然分手,还是因为陪安然的时间太少了。以后他要离开基地出任务,跟安然相处的时间不会多,他们以后说不定还是会走到要分手的地步。

    他放不下安然,会尽力照顾他。但复合……他迈不出哪一步。

    “你倒是乐意当冤大头。”季安然撇撇嘴,眼里说不出的惆怅。他撇过头去,神色依旧倔强。

    耿延没办法,就在一旁等着。

    “安然,我给你时间考虑。”

    季安然见耿延始终不动摇,只能恨恨地咬牙:“好,我答应你的安排。不过,我要住在离你比较近的地方。”

    耿延松了一口气:“好。”

    安然愿意退步,他也别争了,见好就收。而且,安然住得近一点,以后出什么事他也能及时照料。

    季安然暂且妥协,但心里也萌生出了一个计划,一个让他顺利登堂入室的计划。

    ——-

    耿延带着季安然去租好的房子,两人一起动手收拾,布置好了家具。

    季安然累得坐在椅子上歇息,心里尽是怨念。

    这破房子他不会住多久,到头来还是要辛辛苦苦地打扫,真是累死了。

    “安然,你以后就在这里住下了。我今天还有事,明天再带你去赚钱,我已经给你想好了赚钱的方法。”

    季安然火速站了起来:“耿哥,你现在要去做什么?”

    “我们队伍的物资早就分配好了,他们刚才回家喊人去了,待会儿会去我哪里把物质给搬走。”

    “我也去。”季安然脱口而出,随后才掩饰道,“就算不复合,作为一个好朋友,我也该到你家里去做做客。你说是吗,耿哥?”

    “我处理物资的问题,没时间陪你。你不觉得无聊就好。”耿延提醒道。

    季安然露出一个纯洁如百合花的微笑:“不无聊。”

    我可以慢慢打量你的房子,然后思考搬进来后把我水杯放在那一个角落,又要在哪里摆上一个装饰物……

    我要思考怎么布置这房子,怎么可能会无聊?

    ——-

    耿延的房门口,一些队员和他的家人已经提前在那里等着了。

    “耿哥,你总算回来了,我们来领物资。”一名队员兴奋地说。

    他的家人里也非常开心,事实上在基地等待时间里,他们最期待的就是家人带着物资平平安安回来的情景。

    当然,有些家庭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他们等到了物资,却没有没能等到那个味家庭打拼的人。

    耿延打开门,让所有人进入了客厅。

    按照原来的物资分配表格,耿延把物资取出来放在地面上,让他们搬走。

    王兴的家人看着物资和队伍给的抚恤物资,心里尽是怨愤。

    王兴的爷爷走了出来,他眼泪直流:“耿延,我家王兴这次没能活着回来。我原本也没怨你,可我听说我家王兴是在跟周良出任务的时候死掉的,你明知道周良跟他有龃龉,你还故意让他们一组,你是不是想害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