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菟丝花凶残[末世] > 被精心呵护的菟丝花
    “安然……”耿延抹了一把脸,“别闹了,我们下去吧。早点拿完物资,我们也能早点离开。”

    季安然皮了一下,心情好了很多。

    他也知道时间紧迫,也就没有再搞事了。

    仓库非常安静,四下里只能听到虫鸣。

    这里并没有任何灯光,只能靠手电筒照明。

    耿延四处扫了扫:“这里地大人少,但估计也会有丧尸。虽然并没有居民楼那边危险,但你也不能放松警惕。你靠得紧一点,小心一点……”

    季安然把手伸过去,握住了耿延的宽厚的大掌。

    “好黑啊!这里会不会突然冒出丧尸?”季安然眉头紧锁,整一担惊受怕的小可怜。

    季安然装完,才想起自己之前刚把一个速度异能者给干掉了。

    于是,他又往耿延的身边缩了缩:“天黑了就是麻烦,稍微远一点我就看不清了,要是丧尸突然冒出来可怎么办?”

    季·弱小无助·安然不安地说着,他的身体又往耿延的身边贴了贴,可爱的小脸直接贴到了耿延的手臂上。

    耿延心里一揪,也舍不得甩开季安然的手了。

    “别怕,我看着呢。我是异能者,夜视能力比一般人要强。你放心,不会有事的。”耿延一个劲地安抚。

    “嗯,我相信你。耿哥。”

    季安然在耿延的手臂上蹭了蹭,像只小奶猫一样可爱。

    某小奶猫显然忘记了,他当初一水管爆丧尸脑袋的时候,反应速度快到了什么地步!

    而他把某个速度异能者干掉的时候,眼中的杀气又有多骇人……

    耿延虽然见过季安然比较强的一面,但他并不认为格斗技巧能在异能面前讨到多少好处。一旦碰上能远程攻击的异能者,季安然应付起来就会非常吃力。

    仓库的里的丧尸并不多,耿延干掉几只后,就来到了仓库的门前。

    季安然帮忙开锁,两人顺利进入仓库。

    仓库里面放的都是一些常见菜的菜种,它们原本是要发货前往农村和农庄的,但现在都沉寂在了这里。

    “安然。你到了基地后就不用担心被丧尸咬伤了,到时候,你可以种菜去卖。就算不卖菜,你种来给你自己吃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耿延看着这些菜种,禁不住畅想未来。

    过不了多久,他就回到基地。到时候,他跟安然就要分开了。他希望没有他,安然也能过得好好的。

    季大佬恨得咬牙切齿,面上却是脆弱而受伤的表情。

    “好了,我知道了。你不用再强调了,我知道我快要失去你了。”

    耿延心疼不已,但还是选择了沉默。

    他不敢迈出这一步,也只因为自控力在不断下降,让他不得不直视。他没有办法再承受一次失去安然的感觉,一旦跟安然在一起,他担心他会控制不住,折断安然所有的羽翼……

    耿延把菜种都收到了空间里,然后护着季安然一同前往仓库旁的温室试验田。

    季安然眼神闪了闪,装作无意地碰了碰房间里的仪器。

    前世,他触碰了这里的仪器,然后回去就发烧了。

    他觉醒了第二个异能,前期的用处还算可以。但到了后期,大家的经验丰富起来了,这个异能也就没有多大用处了。

    “耿哥,这边我们已经转完了,我们回去吧。”

    季安然虚弱地笑了笑,他感觉自己的脑子已经开始有些疼了。

    “好。”耿延扫到了季安然的脸,神色一慌,“安然,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季安然一副病恹恹的模样:“我不知道,我就是难受,好难受……”

    季安然说话都说有气无力的,软绵绵地靠在了耿延的肩膀上。

    耿延抬手,摸了摸季安然的额头。

    “好烫!安然,你可能要觉醒异能了。”耿延神色复杂,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把身体不适的季安然抱了起来,温柔地放在了面包车的后座上。

    “好好休息,我现在带你回去,你好好睡一觉就没事了。”耿延轻声哄道,脸上难掩欣喜之色。

    不管怎么样,只要这异能不要太废,安然以后的人生就不一样了。

    “好。”季安然虚弱地应了一句,闭上了眼睛。

    这开心的啊,掩都掩不住!

    如果是因为我可能要获得异能加入你的小队而高兴,那我给你一个么么哒。如果是想要甩掉我?耿哥,你还太天真了……

    季安然真的已经虚弱到要闭眼休息了吗?

    上辈子一个人那菜种,发烧觉醒异能,再踏着一地丧尸尸体回基地的季大佬表示……嗯,没错,他很虚弱,虚弱到要亲亲抱抱举高高才能变好哦~

    ——-

    有耿延在一旁,季安然的心里非常放松。他躺在后座上,不知不觉间就睡着了。

    耿延见季安然睡得迷糊,也不敢把季安然放回他自己帐篷里,生怕夜里出了什么事来不及照应。

    值夜的众人:“???”

    不安全,我们是摆设吗?

    不管怎么样,最后季安然还是跟耿延一起睡在了同一个帐篷里。

    第二天,众人起来洗漱,发现并没有看到季安然的身影。

    高讯已经在收帐篷了,他一脸纳闷:“耿哥,安然呢?”

    “他发烧,还睡着。”

    众人陷入了一片诡异的沉默之中。

    “耿哥,你以后收敛点。我们到底是在外边……不方便。”高讯好心提醒了一句。

    同时,他也为季安然感到心痛。

    多么可怜的普通人,为了生存下去,都要冒着危险跟耿哥欢好。这下子好了,发烧了!

    末世的医疗水平本来就比以前要差很多,要是季安然那处伤着了,还不知道要怎么处理呢。

    耿延:“……”

    他真的没做那种事,但他昨天把安然带出去用的就是办事的借口,这会儿又怎么能反悔?

    无奈背上一口黑锅的耿延默默回帐篷,查看季安然的情况。

    季安然已经醒了过来,只是精神状态不少很好,依旧有点浑浑噩噩的。

    耿延看着都心疼,伺候着他洗漱。

    今天的早餐是八宝粥,营养丰富,嗅着也非常的美味。

    季安然额头上的热气不减,他整个人病恹恹的,软绵绵地靠在了耿延的肩膀上。

    “来,吃点东西。你喜欢吃那个口味的八宝粥?”耿延拿出几种八宝粥让季安然挑选。

    季安然懒洋洋地抬起眼皮子看了一眼,有气无力地说:“没胃口,不想吃。”

    “你不吃东西,待会儿会饿。先吃点,然后再睡会儿,怎么样?”

    耿延忧心忡忡的,恨不得以身代之。

    这会儿,他哪里还有心思去思索这会不会太暧昧。光是考虑要怎么照顾季安然的事情,就已经占据了他的全部心神。

    “嗯。”季安然伸出手环住耿延的腰,“我就喝两口算了。”

    耿延的身体一下子就僵硬了,很快有恢复了正常。

    他一勺一勺地喂给季安然,不忘叨念道:“多喝两口,再多喝两口……”

    然后,原本只打算喝个两口的季大佬把一罐八宝粥都给喝完了。

    季安然:“……”

    明明身体不舒服,我还这么能吃?

    ——-

    随后,耿延把季安然抱上车。

    一行人继续寻找物资的旅程,开着车子继续走。

    一行人来到住宅区附近的街道,众人齐刷刷地下了车。

    耿延把季安然塞到面包车的后座上,让他躺在那里休息。

    “我去寻找物资,你在这边休息。”耿延嘱咐了几句,给季安然盖好小被子才走。

    “盯紧点。这附近人多丧尸也多,一旦遇到为什么危险,快点呼救。”耿延对着留守看车的两个队员说道。

    季安然听着,心里暖洋洋的。

    在经历过末世的磨砺之后,发烧这点儿难受,对于他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了。但不管怎么说,他身体不舒服的时候,还是希望能有人安慰他呵护他。

    因为身边并没有耿延的气息,季安然睡眠很浅,一点儿异动就又把他给惊醒了。在这残酷的末世里,他相信的人,也就只有自己跟耿延罢了。

    因为不时惊醒,季安然的脸色变得更加憔悴了。

    中午的时候,耿延回来了。

    大家一起吃午餐,其乐融融的。

    光是看他们那灿烂的笑脸,就知道收获不错。

    耿延眉头紧皱,把人护在怀里喂食。

    “休息了这么久,怎么脸色越发难看了?你身体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季安然摇摇头:“我没事,这些都是异能觉醒前的正常症状,我挺过去就好。只是……没有你陪着,我睡不着。我有时候梦到我被丧尸咬醒,然后我就被吓得醒过来了。”

    季安然也不算是说谎,他一个人呆在面包车里,半点安全感都没有。他不敢睡熟,一方面他不太信任这些人,另一方面,他也不觉得那些人的能力强大到够他安心的地步。

    要是有速度系丧尸杀过来,他要是睡熟了,估计也就凉了。这两个留守的人,实力非常一般。

    “那……我再陪你一会儿?吃完这点,就去午睡。”

    众人在休息的时候,耿延就坐在后座上,守着季安然。

    季安然闻着熟悉的气息,不知不觉间就熟睡过去了。

    再醒过来时,天都黑了。

    众人回来了,大家嘴巴紧紧的闭着,非常安静。

    耿延走过来,扶起季安然,让他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睡了这么久,好点了吗?”

    “嗯。发生什么事了,怎么大家都……”季安然一脸困惑。

    “王兴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