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菟丝花凶残[末世] > 季安然的底牌[抓虫]
    “不行,必须活捉!”

    队长呵道。

    眼前这个人显然非常强,要不是担心误伤那个普通人,他估计直接四面八方劈一道雷,把人全给弄死!

    他们这一次,摊上大人物了。可这也意味着收获会非常巨大,足以让人疯狂!

    想到眼前这人停靠在附近车上的丰厚物资,他就忍不住兴奋。富贵险中求,他多次埋伏截杀异能者,哪一次不是在刀口舔血过日子?

    力量异能者非常苦恼,他只能盯着季安然的手手脚脚下手。毕竟他异能的特点就是力量巨大,手上抡着个大锤。一锤子下去,人都要变肉酱了。

    一旦打的地方不对,这个瘦弱的小白脸就会命丧当场!

    “我不擅长活抓,我来帮忙,你们谁去抓人吧。”力量异能者直接调转枪头,帮忙对付耿延。

    “蠢货!”领队忍不住骂了一句,“你给我回去!”

    谁不知道他这异能不适合活抓,要是其他人能腾开手,早跟他换班了。还帮忙……他不被人劈死当障碍扫除就算不错了!

    季安然抓住这个机会,从背包里取出十字弓快速安装好。

    力量异能者一锤落空,还来不及继续给耿延添麻烦,就被自己的队长給骂了。无奈之下,擅作主张的他只能继续盯季安然。

    而季安然这个“菜鸟”级别的十字弓选手,已经开始攻击了。

    一支箭矢从力量异能者的腰擦过,把他吓了个够呛。

    “我日你……”

    某人的脏话还没有说完,季安然已经拿着箭“嗖嗖嗖”的射箭。虽然准头不怎么样,但那上箭的速度还真是快。

    “练了那么久的十字弓,只有上箭速度快,我要是你早就自我了断了!”力量异能者感觉自己在被人不停地戏耍,怒吼道。

    他攻击季安然,怎么都打不中,还被季安然这个普通人的乱箭逼得到处乱窜,简直就是耻辱!

    “别啰嗦,快点!”

    领队看到两位队友身上都有了伤,而被围攻的人毫发无损,心里的惊骇就别提了。

    他们究竟是招惹了一个怎样的人物?

    现在人都得罪死了,想要离开对方也不会罢休,只能指望那个大块头能取得突破性进展,把人给抓住。

    季安然一边上箭一边闪躲,他用眼角的余光看了耿延一眼,心里一沉。

    耿延的额头上都是汗水,虽然他渐渐占了上风,但他消耗太快,让人忍不住担心。

    他原本想着装作乱射中有一支箭射中速度异能者的腿的,只要没了这个人,耿哥的眼里就会减轻很多。

    但现在……

    季安然忽然停下脚步,力量异能者大喜,抡起大锤子,抬步就要追过去。

    季安然神色漠然,眼中杀气折腾。明明依然是那张清秀白皙的小脸,却让人再也无法把他跟娇弱联系在一起。

    力量异能者的手臂不可抑制地一抖,这可怕的眼神……

    明明已经截杀了好几拨人抢过物资了,但还是克制不住,从心底里蔓延开来的,是无法言喻的恐惧……

    箭矢掠过,传来细微的破空之声。

    速度异能者为了躲避耿延的攻击,像季安然预料中的那样,往左右方后退了几步。他似乎听到了什么,想要侧过脑袋看看是什么东西。

    但他的脖子只移动了一点点,就彻底不动了。箭头从他的后脑勺穿入,刺破大脑,他瞬间就失了性命。

    力量异能者惊骇不已,原想要继续攻击季安然,却发现季安然又跑到一边去了。

    耿延原本还打算重伤其中两个人再把那个力量型异能者给干掉,然后安然就安全了。接下来,只要把最麻烦的速度异能者给解决掉……

    “安然,你先躲一边去,这里交给我。”

    没了速度异能者不断偷袭搞事,耿延没了牵制,收拾起其他三个异能者就跟砍瓜切菜似的,很快就把人都给弄死了。

    季安然走了过去,手里拿着一条柔软的毛巾。

    他凑过去给耿延擦汗,眼里尽是担忧。

    “耿哥,你有没有事?我好担心你会受伤。”

    季安然心里非常愧疚,毕竟一开始他还想着要怎么捂住自己的马甲。但看到以一敌三的耿延是那么的辛苦和艰难,他就……

    季安然你真不是个东西!

    “我没事。安然,你实力不差,你的是十字弓准头很高,预判能力非常强。我只要给你稍微培训一下就可以了。基地里没有那么多危险,你有这一手,完全可以活得很好。”耿延如释重负,心中大石终于落地。

    基地里虽然有政府和军队管束,但因为人手不是很充足,有时候发生什么事情。人都凉了,治安队还没有赶到也是很有可能的。

    搬起石头把自己的脚丫子给砸扁了的季安然:“……”

    我为你暴露一张底牌,你就迫不及待要把我给扔在基地?!

    季安然磨牙,暗暗思索对策。

    不管怎么样,在复合前他必须赖上耿哥。要不是一年到头见不了几次,他想更近一步都得去求神拜佛!

    “安然,你过来看看。”耿延朝季安然招了招手。

    耿延在超市附近转了转,就发现了那支队伍的车辆。车上有不少物资,都是他们杀人越货得来的。

    “那些人明明实力强劲,却要谋财害命对付同胞,真是死有余辜。”季安然唾弃地说。

    “我把物资收起来,这些东西我们一人一半。”耿延说道。

    季安然咬咬唇,眼睛里闪着动人的光。他清纯的小脸上带着淡淡的愁绪,看着就像一朵娇弱的小白花。

    “耿哥,我也没做什么。你对我真好……你明明还那么照顾我,为什么就是不肯答应跟我复合呢?”

    “那个速度异能者很快,换做是其他人,估计都没有办法抓住时机把他干掉,你不用妄自菲薄,你很强。”

    季安然脸上脆弱的表情一僵,随即转换为期待的眼神:“那现在我能加入耿哥你未来的异能者小队吗?”

    “你的箭用完了怎么办,捡吗?安然,呆在基地。我会护着你,让你好好生活下去。”耿延哄道。

    季安然:“……”

    那我真是谢谢你了啊!

    我都能把人削成人棍,还却你这点保护吗?你乖乖地过来暖床行不行?

    季安然腹诽了一通,无奈地开始思考计策。

    别的不说,先把前世那个鸡肋的第二个异能者给捡回来。虽然废物,但在前期还是有点用处的。

    “大战一场,我们两个都一身大汗了。我们找个房间洗个澡,然后就回去吧。”

    季安然点点头,安安分分地去洗澡换衣服。

    耿延就守在房门外,一旦房间里传出什么求救信号,他都会第一时间杀进去。

    季安然洗完澡出来,那个大的水箱还剩不少水。

    耿延把水箱给收起来,忍不住笑了:“我早说了,我空间里的水够用了。你还非要拎个小水箱,好了,用不完了吧?”

    季安然的脸色都扭曲了,嘴角掀起了一抹冷笑。

    呵!男人!

    “幸好我有空间帮你放着,要不然拎来拎去,你自己都嫌烦。”

    耿延完全可以想象,季安然忍不住少爷脾气爆发,怒而把水箱给踢翻的画面。

    季安然拳头紧握,胸膛猛烈地起伏着。

    冷静,他是一棵无依无靠的柔弱菟丝花,他不能崩人设,不能崩……

    去特么的小白花!当初谈恋爱的时候,他又不是没对耿延发过脾气!

    季安然走过去,毫不留情地踹了耿延一脚:“这水箱里的水,还是留着给你自个儿撸的时候洗手用吧!”

    说完,季安然打开车门就要上车。

    耿延愣在了原地,忽然明白为什么季安然之前那么古怪。

    安然他从来就没打算放弃吗?

    耿延不得不承认,他心里是有些动容的。但他还是不想迈出那一步,当恋人说不定就又分手了。当友人,才能天长地久。

    ——-

    “上车啊,你还愣着做什么?”

    季安然气得连柔弱都忘装了,语气非常不好。

    耿延连忙上了车,他正打算回基地,却季安然的话给打断了。

    “直走往右边转,我知道这边郊区有一间种子公司的仓库,不是很远。我朋友之前在那里上班,听他说是卖菜种的公司。”

    “你之前为什么没有说出来?”耿延问道。

    季安然到底是理智占了上风,哪怕心里还气着,进攻却一刻都不松懈。一有机会,就毫不犹豫地上!

    敛去因为愤怒而扭曲的表情,季安然眨了眨无辜的大眼睛,红着小脸看向耿延。

    他嫩白的小手爬上了耿延的裤子,轻轻地搭在了对方的大腿上。

    耿延呼吸一滞,差点没控制把方向盘给转到一边去。

    “我觉得你跟他们的关系并没有想象中的好,菜种非常有价值,我又怎么能便宜了他们?”季安然冷哼一声。

    “把手拿开,我在开车,不安全。”耿延单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按住抓住季安然作乱的小爪子。

    他努力地把季安然的手往一旁推,还不忘用聊天来分散季安然的注意力:“那你今天为什么把杂货店的位置告诉大家,还要积极开锁呢?”

    季安然撇撇嘴:“陈晓辉不喜欢我,他正在努力扭转他在队伍里的地位,我怎么也不能败给他。我做点贡献露一手拉拢一下人心也好,反正那杂货店并不大,物资有限。他们顺便把那附近的丧尸给宰一通,我夜里跟你去拿十字弓就不用耽搁太多时间在杀丧尸上了。”

    车子在种子仓库的围墙停了下来,季安然解开安全带下车。

    “耿哥,你看到了吗?这些大大的仓库里,放的海量的菜种,能够养活一个基地了。收了我的聘礼,可不能负了我,知道吗?”

    季安然羞怯地看了耿延一眼,整一朵清纯小百合。

    耿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