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菟丝花凶残[末世] > 杂货店的玄级
    季安然欠揍得很,继续用无辜的眼神看着陈晓辉。

    “怎么?你是不是不相信我,你要是不信,可以去找耿哥问问。”

    别以为我不知道,耿哥肯定会帮你遮掩!

    陈晓辉无奈,给季安然装满了一个水箱。

    季安然抬手,拎了拎小水箱,然后娇弱地把水箱放下了。

    “耿哥,这东西好沉,我拿不动。”

    “还记得吗?你之前用这纤细无力的小手,一水管大爆了一个丧尸的脑袋!”陈晓辉咬牙切齿。

    那脑浆溅到他脸上的感觉,他现在还记得。

    季安然眨了眨眼睛:“对哦。”

    “怎么了?你水箱拎不动?”耿延无奈地看了季安然一眼,语气里是掩不住的宠溺,“娇气。”

    季安然露出一个清纯无辜的笑容:“我刚才说过我拎不动吗?”

    陈晓辉没眼看了,气呼呼地离开了。

    耿延把水箱放进了空间里,神情无奈:“你就喜欢跟陈晓辉置气,这会儿连水都说提不动了,也不脸红。你看看其他人怎么看你的……”

    “我讨厌他。耿哥,他喜欢你。我看不惯他……”季安然毫不掩饰地把自己吃醋的事情给说出来了。

    其他队员心里都跟明镜似的,根本没因为这事对季安然产生什么不好的看法。明摆着是抢男人,他们看看热闹就好。

    “我跟他只是普通队友关系,我跟他没什么的。”耿延解释道。

    说完后,耿延后悔了。

    他真是傻了,跟安然说这个做什么。他们明明已经是前男友了……

    ————

    夜晚,值夜过后,季安然跟耿延一起开着车子,光明正大地离开了帐篷驻扎地。

    耿延因为实力强劲,分到的物资是最多的。他有多余的汽油可以用,可以开车带季安然离开。

    陈晓辉看着两人离去,心里非常不是滋味。

    “别看了,整天想别人的男人,你也不害臊。”王兴讽刺道。

    陈晓辉瞪了王兴一眼:“多管闲事!”

    季安然做在副驾驶上,看着前方的路面发呆。

    “耿哥,你的队员好乱。我感觉你这个队伍不管管,早晚要出事,纪律真的太松散了。”

    “不用管。这次回去后,我就跟他们分道扬镳。”耿延的神色非常平静。

    季安然讶然:“竟然是这样?难怪……”

    难怪没有把陈晓辉给赶出队伍,原来耿哥压根就没打算要继续呆在这个队伍里。

    “耿哥,你打算去组一个新队伍吗?”

    “嗯。我之前去基地的时候就跟这些人同路,这一次,就干脆一起出来寻找物资了。他们每个人的人品和能力我都清楚了,我回去后选择招揽其中几个。”

    末世前期,遍地都是一阶丧尸。虽然耿延实力强劲,但蚂蚁多了也容易咬死大象。他带多点人出来,虽然有不少麻烦,但这也意味着他们能去闯丧尸很多的密集居民楼区。

    现在很多丧尸已经开始进化了,人数的优势就没有那么明显了。耿延打算组建一支精英小队,异能未必是比寻常人要强,但组合搭配要均衡适合。

    季安然看着前方的三岔路口,忽然道:“在前面右转,在今天的那个杂货店下车。”

    “那杂货店里还有东西?”耿延挑眉。

    季安然露出一个清纯的笑,不好意思地说:“其实我之前去过那间杂货铺,店面看起来半点问题都没有,但其实那个老板不是个安分的人。”

    “杂货店卖一些违、禁品的东西对吗,卖的什么?”耿延把车停下,侧过头看着季安然。

    季安然一脸单纯,看起来分外无害。

    “就、就是一些防身的东西……”

    “什么东西?”

    “十字弓。”

    耿延:“……”

    季·柔弱·安然:“我真的只是用来防身。我家里有钱,我没安全感,我怕……”

    “你10次拉弓,有多少次能中靶?”

    末世前,季安然的准头一般般,大概能中个一半。但在经过了末世的锻炼后,他现在的命中率绝对高得吓人。

    季安然支支吾吾,把数往小了报:“我说了,你可不能笑话我。我是后来才学的,10次里面,能有一次不脱靶就算不错了。”

    耿延轻笑:“没事,慢慢练。到时候在基地里,没有丧尸的威胁,你成长慢一点也没关系。”

    “耿哥你想把我扔在基地,我要快点成长起来,这样才能陪在你身边。”季安然捏着小拳头,信誓旦旦地说。

    看看你柔弱的我,都愿意为你努力变强了。你舍得把这么一个小可爱扔在基地吗?

    耿延揉了揉发疼的眉心,神情颇为无奈。

    季安然走进去,挪开沉重的木头椅子,然后在一旁的墙上按下了一个隐秘的开关。

    地砖下机关咔咔地响了一下,季安然把地砖给拿起来,露出下面的十字弓和弓箭来。

    地砖上有一些凹槽,如果没有把开关打开,是没有办法把它给弄起来的。

    季安然很快把十字弓给组装好,欢喜雀跃地看着耿延。

    “耿哥,我会快点变强。你到时候出基地找物资,能不能把我也带上?”

    “不行。”耿延抬手拍了拍季安然的肩膀,“好好练,练好以后。我要是不在基地里,也不用担心你会出什么事了。“

    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季大佬:“……”

    “你没有异能,对上有异能的丧尸,会很危险。我看这些丧尸一直在进化,到时候到处是有异能的丧尸,就算是我也未必能护得住你。”

    季安然暗恨,连拿十字弓的心情都没有。

    “安然,你的弓。”

    “我现在还废物着呢,你先收起来吧。我还是抡着个水管比较方便,起码准头有保证。”季安然深吸一口气,露出一个小白花的笑。

    “耿哥,抱歉,我刚才语气不善很好。一想到要跟你分开,我就……耿哥,我不觉得基地就是完全安全的。要是你不在基地里,其他人上门来欺负我怎么办?”

    季安然扑过去,抱着耿延不撒手:“说不定你哪天回基地,就听说我尸体都臭了的消息了。”

    “不许胡说!”耿延冷声呵斥道,“基地里确实有些人不□□分,我敢让你在基地呆在,自然就会安排好一切。你不用担心。”

    季安然嘴角不自觉地扬起:“你都愿意为我做到这个地步了,我们哪里还想是普通朋友?耿哥,我们复合吧。”

    复合还送一个很能打的小帮手哦~

    “我会照顾好你,让你在末世里平安生活下去。复合就不必了。”耿延始终在逃避这一点,“还有,多一个武器就多一份保障,万一你的水管被别人给打掉了呢?”

    季安然顿时跟个泄气的球似的,整个人都没精打采的。

    耿延并没有出言安慰,默默把十字弓塞进季安然的背包里。

    实际上,看到季安然伤心有多心疼,也就自己他自己才知道滋味。

    ——-

    耿延开着车子,前往附近的一个超市。

    今天他们并没有经过那条路,因此队伍并没有发现那个超市。

    季安然之前来过这边,对附近还有几分印象,就给耿延推荐地点并指路。

    “安然,打气精神来。”耿延轻声哄道。

    焉哒焉哒的季安然就跟朵被暴风雨给摧残过的小花似的,那么的娇弱可怜、惹人怜惜。

    “嗯。”

    季安然深吸一口气,把内心那点忧伤压下。

    看来没有异能真的不行,或许他应该去把上辈子那个垃圾异能给捡起来。虽然并没有多大用处,但或许能靠这点加入耿哥的队伍做个后勤。

    今晚月色苍茫,银辉洒落在地面上,把地面上的一切都照得无比清晰。

    月光从门口照进超市,里面的货架隐约可见。

    毕竟两人是偷偷来找物资,他们都换了衣服,还带上了面具。

    就算队伍里的人看见了,也未必能认得出他们。

    耿延走在前方探路,他踏进超市,脸色顿时一变。

    “谁?”

    季安然自然也发现了,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谁鬼鬼祟祟地躲着,出来!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

    超市里没有任何光亮,那些躲着的人也不知道打的什么主意。他们从街尾走到这边,从头到尾都没有看到光,他可不觉得这些原本是在收集物资。

    暗处的人知道自己被发现了,直接就发起了攻击。

    “那个人的手里拿着钢管,他不是异能者,先把他给抓住!”

    队长一眼就看穿了一切,他直接攻击耿延,想要拖住和耿延的行动。

    末世里,对于异能者来说,普通人是一个不小的累赘。这人会带着一个普通人大晚上的出来收集物资,说明这人实力非常强,但这也意味着这个普通人对他非常重要。

    耿延勃然大怒,下手非常狠厉。

    他担心季安然会出事,直接一拖三。

    然而,这是个四人小队伍。

    其实,依照耿延的实力,他能同时队伍四五个一阶异能者。可惜他们遇到的这一支埋伏队伍里,负责指挥的队长是个速度异能者。

    这个速度异能者非常快,给耿延造成了很大的困扰。

    对上季安然的是一个力量型异能者,严格来说,是耿延发现其他几个异能者的异能都是什么后,直接盯上了最强的速度异能者和另外两个更难缠的异能者。

    他们都想对季安然下手,可耿延拦得死死的,他们只能不断地夺劈过来的电光,一不小心就会重伤甚至暴毙,哪里还有机会下手?

    季安然清秀的小脸苍白一片,几乎要与月色融为一体。

    他依靠灵活地不断跑动着,躲过异能者的攻击。

    他的脑子也在飞速运转,在思索有什么可以在不暴露实力的情况下,破除眼前困境的办法。

    忽然,季安然眼睛一亮,心里也有了主意。

    “队长,我能直接把他给宰了吗?”力量异能者抡着大铁锤,在又一次大锤落空后无奈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