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菟丝花凶残[末世] > 半夜外出的耿延
    气氛瞬间变得旖旎起来,就连空气中似乎弥漫着恋爱的气息。

    队员们集体装死,埋头吃面,努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耿延的夹着火腿肠的手定在了那里,收也不是伸也不是。

    季安然有点灰扑扑的,但依然能看清脸上那一缕绯红。他用小鹿般的眼神看着自己,让人几乎无法抵御。

    有两个声音在耿延的脑海里咆哮,一个说喂他吧,你不是还爱他吗,为什么不跟他复合?

    一个声音却在不断地给他泼冷水,为什么安然以前一直没有找你,他对你的感情真的有那么深吗?你怎么知道他去健身真的是想见你,而不是因为别的事情?

    与其复合后等安然攀上高枝把自己一脚蹬开,为什么不现在就断个干净?!

    耿延内心挣扎,像尊石像一样僵立在那里。

    不等耿延纠结完,季安然就再次发起了猛攻。

    季安然凑近,咬了一口火腿肠。他嚼了嚼,把火腿肠咽进肚子里。

    在耿延惊诧的目光中,季安然眨了眨水润的大眼睛,羞答答地说:“耿哥,这火腿肠真的很好吃,你也尝尝吧。”

    耿延:“……”

    刚才,安然的嘴还碰到了筷子!

    耿延突然觉得手里的火腿肠变得烫手起来,不知所措。

    季安然不再说话,就用那种殷切盼望的目光看着耿延。

    耿延就像是中了蛊似的,近乎迷恋地看着季安然。他感觉自己的手似乎不用控制,不由自主地把那根火腿肠放进了嘴里。

    他的安然……他最后还是抵御不了。

    季安然见状,笑得非常甜美。

    要不是担心用力过猛把耿延给吓坏,季安然现在就扑到耿延的怀里了。

    ——-

    晚餐暧昧过后,季安然觉得复合有望,心情好得不得了。

    季安然哼着小曲儿,四处溜达。

    他心里憋着一团火,传说中的爱情热火在熊熊燃烧。要不是不溜达溜达喘口气,他真担心自己会忍不住抓着耿哥亲吻。

    季安然春风得意,陈晓辉心里膈应得要死。

    但考虑到之前他百般挑衅,反而让季安然跟耿延更加亲密,陈晓辉不得不调整了针对对策。

    他选择忍耐,忍到队伍抵达基地,他就赢了!

    没多久,众人再度聚在一起,商量值夜的问题。

    异能者小队的值夜本身是安排好的,但多出了一个季安然,就需要重新调整了。

    “我是个普通人,能沾你们的光安全到基地去,多出点力是应该的。值夜的时候,我就当班久一点。”季安然不希望耿延难做,主动提出要干更多的活计。

    沾我们的光?不见得吧,你靠的是耿哥,就该报答的也是耿哥才对。

    异能者小队仔细回想了一下,帮助季安然的只有耿延一人,他们还真没出过什么力。异能者小队的人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但也没有多说。

    “那好,值夜安排就……”

    ——-

    夜幕降临,天空阴沉沉的一片,没有半点光亮。

    道路两旁开阔而黑暗,唯一的光源就只有帐篷堆中间的那一团篝火。

    季安然映着篝火,看着手上的机械表,小脸羞红一片。

    换班时间很快就要到了,他可以回帐篷休息了。至于回谁的帐篷,那就另外一回事了~

    此刻,耿延并不在帐篷里。

    他趁着夜色深沉,偷偷离开了这里。

    他夜里独自寻找物资,那些物资科都是他一个人的,并不需要跟其他人分。他并不是每天晚上都会出来,但一有机会就会独自外出,寻找有用的物资。

    之前,耿延听到基地到处宣传的广播声,便打算前往晨曦基地。

    路上,他遇到了不少人。

    那时候末世才刚开始不久,很多人的同情心还没有丢掉。大家在路上遇到了,就结伴一起到基地去了,人多也好有个照应。

    这个异能者小队就是当时队伍里面所有有异能的人,因为人比较多,普通人也拿起武器抵御丧尸,他还没有把这批异能者都给辨识清楚。

    他们大概有什么异能,他是知道的。他品性如何、智慧几何,他是不清楚的。

    到基地后,他们发现安全是能保障,但食物是个问题。于是他们这些人就一起出来寻找物资了,他也趁这个机会,看看谁更有潜力、谁值得拉拢。

    这次回去后,他就会正式建立一个自己的异能者小队了。

    至于其他人,爱去哪里去哪里。他不是一个慈善家,什么人都要带着。

    虽然这些人都有异能,但有的太能惹事,有的心术不正,是拖后腿的一把手。当然,分开前,有些仇要先报了!

    耿延收集了一个多小时的物资,空间里的空位又少了很多。

    道路上散落着一具具丧尸的尸体,看起来有些骇人。

    耿延把雷系晶核和空间系晶核全部吸收掉,然后就准备回基地去。

    但在这之前,他还有一件事要处理。

    耿延找了个没人的安静的地,心神一动,就进到了空间里。

    “方便面、纸巾、换洗衣服……”耿延一点点地清理出十来个箱子。

    这里面的东西应有尽有,从各类食品到各种各样的生活用品,那架势跟筹备聘礼也不逞多让了。

    整理好到基地后要给季安然的东西后,耿延出发赶往今天过夜的地方。

    这个时候,安然应该差不多要换班了吧。

    耿延忍不住苦笑了一下。

    他怎么又想到安然了?

    ……难道他这辈子都要栽安然手上了?

    ——-

    季安然看着来换班的高讯,高高兴兴地站起来,往帐篷走去。

    高讯轻笑:“你走错路了,你的帐篷在那边。”

    耿延担心自己又沦陷,扎帐篷的时候,故意把帐篷放在离季安然帐篷相反的方向上。当时季安然的眼神立马就暗淡下来了,但也没说些什么。

    季安然撩了撩并不存在的长发,娇羞一笑:“我知道。耿哥的帐篷在那边,我有点事需要找他谈谈。”

    高讯:“……”

    今天那么多时间愣是不找,偏偏值完夜之后就要去找人了?!

    “你、你找他做什么?”高讯不自觉地问了出来。

    话音刚落,高讯就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大耳刮子,他问的什么问题,这是能问的吗?

    篝火跳跃着,散发着暖暖的光。

    季安然的半边脸被火光照亮,上面的红晕隐约可见。

    “也、也没什么可聊的,就……就那些事呗。”

    季安然磕磕巴巴地说着,端的是娇羞无限。

    高讯:“……他、他好像不太喜欢……不太喜欢这种主动投怀送抱的……”

    耿延一向不太喜欢别人送上门来,换做是以前,高讯肯定会把人给轰走。但现在……

    高讯有些琢磨不耿延对季安然的态度,就给提了个醒。

    季安然的表演欲一下子就上来了,他表情凄苦,整一朵被暴风雨摧残得不行的可怜小花儿。

    “我也知道。可他说到了基地就不要了我,没了他,我能怎么办?”

    季安然惨然一笑,泫然欲泣 ,“基地也不是好混的,我细皮嫩肉的,搞不好刚进基地不久就被人拉去凌、辱了。我别无选择。”

    某人卖惨功力杠杠的,高讯还真被他给蒙过去了。当高讯还沉浸在同情这凄惨孩子的时候,季白莲已经默默飘远了。

    季安然蹑手蹑脚地走到耿延的帐篷边,那模样就跟做贼似的。

    他站在帐篷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耿哥会不会赶自己走?可是……他时间有限。若是不好好努力努力,等到了基地就要跟哥哥分开了。

    他不想那样。

    帐篷被缓缓拉开,借着篝火的亮光,季安然一眼就看到了里面的情形。

    帐篷里放着枕头被子,只是应该睡在里面的人不见了踪影。

    季安然猛得回头,想看看这一幕有没有被发现。

    四处空旷无比,唯一的光亮就只有帐篷中间的篝火。高讯早早抬腿走到相反方向的帐篷那边巡查去了。

    接下来什么事情都可能会发生,他也不想因为看到了什么而被耿哥打爆头。

    没人发现,很好……

    季安然心里的杀气顿时消散不见,他看着空荡荡的帐篷,陷入了深思。

    看来耿哥跟这些人的的感情并没有他想象中的好,要不然也不会瞒着这些人晚上偷偷出去。如果他没有猜错,耿哥应该是独自杀丧尸收集物资去了。

    可怜他辛辛苦苦腆着脸来耿哥的帐篷,最后却是扑个空。

    就这样回去吗?

    季安然皱着眉头,思索了片刻。

    果然……不管怎么想都还是觉得不甘心啊。

    季安然勾唇,爬进了耿延的帐篷。为了避免被发现,他把鞋子也给带进了帐篷里,就放在边上。

    ——

    耿延的身影在黑夜里迅速穿梭,他本身体能就很好。异能升到二级后,他的身体素质更是有了一个非常大的跨越。

    高讯已经没有在四处走巡查了,他就坐在篝火旁,背对着耿延的帐篷的方向,静静地聆听着周围的动静。

    那边好像有点窸窸窣窣的动静,反正不是丧尸飞奔过来,他就别回头了!

    耿延一开始并没有放在心上,只以为高讯是刚好在看那边而已。

    然而,等到他快要走到自己帐篷的时候,他听到了一点轻微的声响。

    对方非常警觉,动作很轻。要不然以他现在的耳力,也不会走到现在才发现。

    耿延眼神微眯,一把掀开帐篷。

    季安然的上衣已经脱掉了,就放在被子上。他半跪在被子上,屁股向后橛、着。皮带已经被解开,他的小手就握着裤子的边缘,正在脱裤子。

    半褪得到牛仔裤上,是半边白嫩细腻的皮肤,跟黑色的三、角、裤构成了一副冲击力极强的画面。

    季安然因为突然来客而动作一顿,他条件反射地回头一看,顿时呆在了哪里。

    季安然水灵灵的大眼睛在火光下闪着浅浅的水光,小嘴微张,清秀而又诱人。身上的衣服根本遮不了不少,春光一片。

    要是耿延再晚个几分钟,说不定看到的风光还会更多更香艳。

    耿延眼神一暗,条件反射地迅速转头往后一看,眼睛危险地眯起。

    身后只有燃烧篝火,高讯还背对着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