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菟丝花凶残[末世] > 撩男人
    耿延抓紧了季安然的白嫩的小手:“你没那么弱,但要是遇到的丧尸多,估计也应付不来。等到了基地,你就安全了。”

    季安然耳根子都红了,羞答答地说:“那耿哥觉得我是有潜力的吧……你教我,我会努力学,不给你这个师傅丢脸。”

    他正愁着没什么机会多跟耿哥交流感情,陈晓辉倒是给了他一个好借口。

    陈晓辉觉得自己的眼睛都要瞎了,他恨恨地看了王兴一眼。

    “我当时是因为在想事情,要不然我的反应不会那么慢。而且,我是水系异能者,本身攻击力就比不上其他异能者。”

    “希望下一次你想事情的时候,我们不要是刚好在丧尸堆里战斗。明明跟丧尸作战已经够麻烦了,最后还要多出一个敌人。”王兴嘴上不饶人。

    陈晓辉冷哼一声:“我是以为当时安全,杀丧尸的时候我才不会分心。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你之前没听耿哥的话,惹了一大堆丧尸。要不是有耿哥,我们能不能逃掉还是一回事呢。”

    两人开始互相揭短撕逼,让季安然看了一出好戏。

    耿延懒得理这两人,继续给季安然讲解如何扎帐篷。

    他是扎帐篷的好手,三两下手脚就把帐篷给弄好了。

    季安然拍手称赞:“耿哥好厉害。”

    “你都记住了吗?”耿延挑眉。

    季安然的小脸顿时红透了:“我、我只是看了一遍,有些细节记得不是很清楚。”

    “那你还需要我教你几遍?”

    季安然眼神闪烁,好修的撇过头去:“我、我也不想的。要不……要不你下一次就手把手教我,手跟脑子一起动,我肯定能很快学会。”

    “你保证下一次不会又学不会?”耿延低笑道。

    季安然抿抿唇:“……我要是太笨,总学不会,你会不会觉得我废物?”

    “我教到你会,高兴了没?”耿延抬手,揉了揉季安然的脑袋。

    季安然心里甜滋滋的,小手攥着衣角,都快要把衣服给揉皱了。

    “其实,我已经学会了,刚才是逗你的。”

    “那就好。你的生存技能不够,我需要在抵达基地前全部教给你,学习能力太慢就麻烦了。”

    季安然:“……”

    耿哥还是没有放弃跟他分道扬镳的念头,气死!

    ——-

    弄好帐篷后,小队队员架起煮过,开始煮泡面。

    而季安然这个拖油瓶自然是没有份的。

    季安然拉开自己的背包,打算从中取出一些食物。

    “给他也做一份,你的那份就从我的物资里扣。”

    耿延都开口了,其他人还能说些什么呢?反正自己没吃亏,管它呢。

    一行人围着煮锅,开始讨论今天收集到的物资要怎么分。

    季安然直接坐到耿延的身边,距离非常紧,两人的手臂都贴在了一起。

    耿延身体一僵。

    他跟安然,迟早是要分道扬镳的……

    分物资的话题季安然根本插不进去,直接在一边装花瓶。

    陈晓辉今天严重消极怠工的事情引起了众人的不满,分物资的时候,他们对陈晓辉该分到的物资产生了很大的分歧。

    “其他物资就按以前那样,耿哥多分,剩下的我们均分。”王兴脸色一沉,“但在仓库里面找到我物资,陈晓辉就少分一些。我看他也没干多少,拿两三箱东西就差不多了。”

    耿延是队伍里唯一一个二阶异能者,以往众人遇到危险,也是他力挽狂澜。分物资的时候,耿延总是能分到大头,其他人也没意见。

    毕竟他们心里也清楚,所有人平均分配物资的结果,只会让耿延不满而单飞罢了。毕竟耿延除了实力强劲还有一个能装物资的空间,根本不愁挑不到合心意的队友。

    “两三箱?亏你说出口!按照以往的分法,我们每人都能拿到十几箱物资,你才让我拿两三箱?”陈晓辉不满。

    王兴冷哼一声:“你要是不满,当初为什么要偷懒?你直接跟耿哥说,你不想干不就好了。你看看这个记录表,季安然干的比你多多少,他半点物资都没拿。你竟然还有脸跟我吵?”

    季安然的小脸在耿延的肩膀上蹭了蹭,一副乖宝宝的模样。

    “我本来就帮不了大家多少忙,你们不觉得我碍事就好。”

    这点物资他并不在意。他实力强,出去杀一波丧尸就能拿晶核换物资。因为不组建队伍当别人的头,他的支出并不大。上辈子,他末世后也是过得非常滋润……就是睡不到耿哥这点不爽而已。

    “安然你很好。”

    耿延握紧了季安然的手,想要给与他安慰和力量。

    陈晓辉冷哼一声:“要是没有除掉超市外面的丧尸,季安然也没有办法进入仓库。我是异能者,我的作用跟他是不一样的。如果只能要一个队友,我可不信你会找季安然而不是找我。物资我要五箱!”

    耿延脸色一沉:“你三箱,一箱食物两箱生活用品。你要是有意见,就把你在那个地方拿到的好处都给吐出来!”

    陈晓辉脸色苍白,嘴唇哆嗦着:“我、我并没有得到什么好处。要是不信,你们可以搜我的东西。”

    “所以你是想告诉我,你到了那一排货架后,突然发病倒在地上抽搐不止,直到我们弄好别的坐过去你才恢复正常吗?”耿延嗤笑一声,眼中尽是嘲讽之色。

    季小白花见缝插针:“我觉得他没有私藏什么东西,要不然他不会这样坦然地说让我们搜身,我们很有可能是误会他了。晓辉,我相信你,你快给大家解释清楚,说说你在那里做了什么。”

    嚯嚯嚯,陈晓辉这个重生的傻子可是被他随口胡诌的话给懵了,能获得什么好处才有鬼呢!

    还风系异能,喝西北风倒是有你的份哟~

    耿延默契点满,很配合地低叹一声装模作样道:“你还是那么天真,让我怎么放心?刚才在仓库的时候,我们并没有搜身,时间过去了那么久,他要随便找个地方把东西埋起来也是很简单的事情。”

    其实那一排货架他都看过,都是电器之类的东西。他并不认为陈晓辉真的有藏私,但就是因为这样,他才更加觉得陈晓辉难以琢磨,越发提防他。

    陈晓辉被这一对儿一唱一和的架势给气了个倒仰,但也办法反驳。

    就算他们没有在自己的包里翻出有用的东西,他的怀疑也不会减轻。因为他的举动,本身就很不正常,而他也解释不清楚。

    “陈晓辉,你今天在那边到底做了什么?”一名队员忍不住问道。

    陈晓辉的脑子飞速运转着,想要找出一个比较合适的借口。他不能暴露自己重生这个事实,但还能有什么合理的借口呢?

    “你别问了,他不会说实话的。”王兴冷哼一声,“耿哥,你说这事要怎么处理?要是不做出处罚,以后人人都像陈晓辉一样,我们这队伍不就彻底乱套了?”

    季安然差点没忍住直接笑出来。

    你们这个队伍,难道还不够乱吗?

    耿延沉下脸:“接下来的搜集物资到回到基地之前,你拿到的物资都少分。”

    “耿哥,这个处罚太严重了。你能不能……”陈晓辉脸色苍白,受到重大打击的他都快要撑不住了,身体也跟着摇摇欲坠。

    陈晓辉长得比较清秀,这弱柳扶风的模样,还真有点能激起众人的同情人。

    季安然皱起了眉头。

    这画风跟他还真挺像的,看着都觉得膈应。

    耿哥为什么不直接把人给踹出队伍呢?这不像他一贯的作风啊。他私下找个机会好好问问才行。

    ——-

    分好物资后,方便面也煮熟了。

    众人纷纷动手装方便面,季安然捏着手里的碗,心里忍不住叹息。

    唉,耿哥的空间里装的东西真的太多了,连碗都有。这原本是个多好的机会,他原本可以跟耿哥同吃一碗的!

    这锅方便面非常简单,也就只加了调味料。毕竟人多了就不好协调,还不如只放调味料,想加什么拌菜就只能弄自己的。

    季安然从背包里掏出几根火腿肠,撕开包装就直接放到耿延的碗里。

    “耿哥,你以前就很喜欢吃火腿肠,快尝尝。”

    耿延:“……不用了,你物资本来就少。你留着给你自己好了,你本来就瘦,需要多补补。“

    说完之后,耿延又有些后悔。他原本打算把安然送到基地后就跟安然分道扬镳,一路上他应该少跟安然亲近才对。

    可仅仅是谈到吃的,他就忍不住叮嘱几句。

    “耿哥,你真好。你以前也是这样,生怕我吃不好睡不好的……”季安然低着头,脸上浮上了两朵红晕。

    耿延也不知道要怎么接了,他用筷子夹起火腿肠,想要送到季安然的碗里。

    季安然见状,条件反射把碗举到一边,把自己的脸给凑过去。

    耿延:“……”

    明明再正常不过的夹菜举动,莫名其妙就成了投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