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菟丝花凶残[末世] > 前男友耿延[抓虫]
    耿延并没有看混混们一眼,他一下车,所有的注意力都被那个穿着灰旧衣服、风尘仆仆的瘦弱身影给吸引走了。

    他的安然瘦了,也憔悴了很多……

    “耿哥,怎么了?”

    像熊一样强壮的高讯低声询问道,他长得也不差,像电视上的健美先生。当然,跟耿延站在一起,就用一种氪金外设和普通外设的明显差距。

    “没什么,我刚在在想事情。”耿延随口敷衍道。

    高讯有些纳闷。

    耿哥看不惯那些靠着武力强抢同胞物资的渣滓,换做平时他早就出面把混混们给赶走了。今天是怎么了?

    黄毛也是个脸皮厚的,继续瞎扯。

    “我要是有防备,绝对不会被你抢走东西。你还不是用美色/诱惑我,让我降低戒心……”

    季安然差点没忍住笑成声来。

    这人也太配合了,生怕死得不够快。

    谢谢助攻,但我还是不会给你烧香的。

    季安然在心里暗笑,脸上却是一片凄风苦雨,活脱脱一弱不禁风的菟丝花。

    他猛得朝耿延的方向奔去,一头扎进耿延的怀里。

    高讯一惊,呆立当场。

    这小子完了,耿哥就厌恶别人缠着他不放。示爱的人来了一波又一波,通通被无情地拒绝掉了。

    这小子直接扑过去抱着耿延,估计要被耿哥的毒舌给挖苦到怀疑人生。搞不好,连骨头都要被打散了!

    熟悉的胸膛让季安然感到安全和亲切,浓浓的幸福感从心尖涌出,蔓延至全身。

    “耿哥,我好想你。”季安然哽咽着说,情绪有些失控。

    耿延心中一动,并没有推开他。

    高讯目瞪口呆,其他队员也是一脸震惊。

    这……这明摆着有一腿啊!

    难怪耿哥拒绝了那么多人,原来心有所属!

    黄毛脸色黑得跟锅底有一拼,原以为碰上一只肥羊,谁知道肥羊竟然还跟这异能者有一腿!

    今天这事,怕是很难善了了。

    黄毛偷偷给他身后的弟兄打了一个手势。

    兄弟们,我们打不过肥羊姘头的一干小弟,快溜啊!

    季安然是异能者,听力非常好。他并没有色令智昏,而是在耿延的心跳声中,清晰地分辨出那并不大的脚步声。

    季菟丝花可怜巴巴地抬起头,望着曾经被自己一脚蹬了的前任。

    “耿哥,他们想要把我先奸后杀。你要是来晚一步,我们就再也见不到面了。”

    分手一年,耿延依然没有忘记季安然。要不是因为余情未了,他刚才就会把人给推开了。

    闻言,耿延的神色变得冰冷,他看着前方的一干劫匪。

    “这些人很明显不是第一次干这种行当,而且眼神狠厉,估计杀过不少人。我们为民除害,普通人出来寻找物资也能少点威胁。”

    耿延这一句话,就是下了死命令了。

    黄毛知道逃不掉了,一咬牙厚道:“这人想要我们的命,兄弟们,拼了!”

    耿延抬手,直接掷出一个雷球,顿时电光四射,惨叫声不绝于耳!

    不过短短几秒,街道上就躺下了几具焦黑的尸体。

    秒杀!!!

    这就是异能者跟普通人之间才差距,那强大的异能,完全能在瞬间夺走普通人的性命!

    高讯一愣,默不作声。

    看来耿哥是气得半死了,说着要一起动手为民除害,结果他这个人直接就动手索命,完全没有给其他人机会。

    也是,要是他的男朋友也差点被欺辱,他肯定把那人给剁了!

    其他队员听到耿延的话,原本还想出手打群架,结果异能都还没有使出来,一切就都结束了。他们一个个安静如鸡,耳朵却是竖得直直的,想要听清这两人之间的各种恩怨纠葛。

    季安然一直抱着耿延不撒手,脸上尽是依恋之色。

    耿延深吸一口气,强行唤醒自己的理智。

    “你现在已经安全了,你可以离开了。”

    当初分手那么干净利落,他还不至于会自作多情到以为季安然突然回心转意了。

    他混得好,有实力庇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他完全可以拉季安然一把,甚至把他养得好好的。

    但他不愿意……他见不得自己这么贱。

    被人踹了一整年还牵肠挂肚,别人勾勾手指头,自己又眼巴巴地凑上去了。

    季安然并不意外,因为前世他也是被耿延拒绝了。

    当时的他已经觉醒了风系异能,实力高强,被捧得有些飘飘然了。当小弟和普通人的面被拒绝了,羞愤欲死的他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更提别努力挽留了。

    但现在……

    季安然抓着耿延的衣袖不放,眼中水雾弥漫开来。

    “耿哥……”季安然咬咬唇,泫然欲泣。他用尽了自己所有的演技,用那种带着些许哭腔的声音继续道:“原来你已经放下了。可是,我还……别走好吗?”

    近乎卑微的祈求……

    耿延看着曾经意气风发的恋人变成这副模样,别提多心疼了。

    他恨不得把人给搂怀里好好安慰,但又担心会旧事重演。他曾经以为自己能给安然幸福,但后面证明他错得离谱。

    “我们好聚好散吧。”耿延低叹一声,到底还是心软了。

    当初他辞掉工作创业,每天工作非常辛苦也非常忙碌。安然起初也非常体贴,但渐渐地安然就失去了耐心。因为相处时间的问题,他们开始争吵,吵着吵着生活中那点小摩擦都能成为引爆一场冷战的导、火、索。

    整整一个月,他们之间的交流就只剩下吵架。

    再然后,他回到家里就被安然带走了个人行李的出租屋。桌面上压着一张分手信,从字句就可以看出对方是在多么愤怒的情况下写的。

    “分手吧。我真是受够了!有老攻跟死老攻一个样,这活寡我守够了,你去找下一个智障吧!”

    他发了疯一样去找人,想要挽回一切,却连人都没找到。

    “耿哥,你是不是恨我?当初,是我提的分手。”

    季安然心里难受,但还是问了出来。

    耿哥创业的时候特别忙,一个月能陪他的时间都不到五天。不到两个月他就受不了了,其实仔细想想,等过了创业最艰辛的阶段,他们以后能呆在一块的时间还是不少的……怎么都比分手要好。

    “没。你很好,当初分手我要付很大的责任。我想我们并不合适,就当普通朋友算了。”

    他以毒舌著称,但有争执的那段时间,他还是舍不得,只能选择沉默。现在想想,其实冷战对安然的伤害也很大。

    失去过一次,他不敢再来一遍。他以为能让安然幸福,事实证明是他想太多。

    “我倒是觉得我问题更大。”季安然扯了扯嘴角,心里拔凉拔凉的。

    耿延已经在扒他的手,搞不好下一秒他就会被甩掉了。

    季安然一咬牙,直接放开耿延,往地面上一坐。

    “耿哥,我真的很想你,很想跟你重新在一起。”季安然的脸上是粉粉的红晕,看起来可爱又诱人。

    耿延感觉自己的心脏上似乎有一根羽毛,在不停地撩拨。

    记忆中那个脸皮薄,跟他牵个小手就忍不住脸红的安然仿佛跟眼前这个人重叠了……就好像他们从来都没有分开过,只要抬起手,他就能触碰到眼前的人。

    还不等耿延从回忆中抽离,季安然腮帮子一鼓,破罐子破摔地说:“我不管,我就坐在这儿了。你爱去哪儿去哪儿,我就在这里坐着,要么等到你回来,要么直接等到死。”

    “反正我现在是个普通人,能不能走到安全基地还是一回事。你走吧,就让我一个人自生自灭好了!”

    季安然倔强的看着耿延,脸上一片决然。

    实际上,他内心里完全不是一回事:他这耍无赖的架势好像当初那个不成熟的自己,这么多人看着,好丢脸啊……为了耿哥,丢脸就丢脸!脸又不能用来谈恋爱,丢就丢了!

    耿延:“……”

    这恃宠而骄、一不顺心就要胡闹的少爷脾气,还真是一点都没变……

    耿延的目光落在了季安然手上的那根钢管上,好半响没说话。

    光凭这一节钢管,安然能安全去到基地落户吗?怎么可能!

    耿延伸出手,把坐在地上的季安然拉了起来。

    “你这一路就跟在我身边,我送你去基地。到基地之后,你至少不会受到生命威胁,以后就要靠你自己了。”

    季安然脸上的笑容凝固了:“……”

    这不是他想要的结局!到了基地就要把他给甩了……

    算了,慢慢来。赖上了就好~

    去基地的路上,他还有很多时间让耿哥改变想法~

    突然,巷口又驶进了一辆面包车。车子停下后,车上呼啦啦地走下一串人。

    一个清秀的青年看着季安然,神色有些诡异。

    陈晓辉很快调整好情绪,装作诧异地走过去:“耿哥,这位是……”

    “他是我以前的朋友,我会打算把他带上,直到送他到达基地。他是普通人,并没有自保的能力。”

    陈晓辉心中气急败坏,但也只能摆出一张担忧的苦笑脸。

    “耿哥,他会拖我们队伍后腿,这不好吧?”

    季安然心中警铃大作,他一眼就看出这人对耿延有意思。

    更该死的是,这个人跟他一样都是清秀的类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