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菟丝花凶残[末世] > “废物”季安然[抓虫]
    天空像是被蒙上一层灰蒙蒙的薄雾,阴沉沉的让人害怕。

    往日繁荣的商业街上空荡荡的,不少商铺的玻璃橱窗都被强行破坏,碎玻璃掉了一地。

    路旁树木的落叶再也没有打扫,随着风吹过滚来滚去。

    路面上有零散分布的斑斑血迹,还躺着几句人类和丧尸的尸体,散发着浓浓的恶臭。

    末世到来之后,城市秩序迅速崩溃。末世爆发不过才半个多月,世界各地都乱成一团了。

    忽然,服装店传来细微的动静,声音很轻,普通人根本注意不到。

    一个瘦弱的身影蹑手蹑脚地走了出去,在服装店门口探头探脑。

    路口有一群人走近,身上穿着流里流气的,整一乡村杀马特团队。然而,末世前没有任何一个杀马特团队会提着一把把沾过血的斧头出门。

    季安然见状,立马把脑袋收回来,又蹑手蹑脚地藏到了店铺的更衣室里面。

    季安然身体比较消廋,他皮肤也比较白,眉清目秀的。似乎是因为身体素质不行,在末世里混得不好。

    季安然现在灰头灰脸的,一双大眼睛却依旧明亮光彩。他的脸上没有一丝惶恐,冷静得不像一个落魄的人。

    他靠在试衣间的墙壁上,手在裤兜里掏了掏。

    这是一个小型钱包,包里躺着一张合影——是他跟耿延去游乐场游玩的时候拍下的。

    耿延高大英俊,带着优美肌肉线条的手紧紧地搂着季安然的腰。季安然的骨架比较小,皮肤更是白白嫩嫩,没少被人笑话。

    那时候,耿延把他爱得跟眼珠子似的。别人嘲笑他,耿延总要帮忙怼回去,那毒舌的功力真是活活气死个人。

    季安然忍不住露出了一个幸福的笑,眉眼弯弯跟月牙儿似的。

    他把照片抽了出来,深深地凝视着那个英伟不凡的男人。

    他清秀的小脸飞上了一缕红晕,心跳的速度也在不断飙升。

    终究是没忍住,他低下头,红着脸吻了吻照片上的男人。

    更衣室的门被拉开一个小口,季安然望着墙上镜子里的身影,嘴角扬起了志得意满的笑。

    “我现在这个瘦弱不堪的模样,他要是看到了,估计就舍不得赶我走了吧。”

    无声的话语在季安然的唇边滑过,一切很快都消散无踪。

    ——-

    季安然是重生的,重生在末世爆发的第二天,他因为觉醒异能而发高烧躺在床上的时候。

    他上辈子后悔了,想去找耿延复合,却死在了去晨曦基地找耿延的路上。

    希望基地内争权夺利非常严重,掌权者拉拢高阶异能者。季安然比较喜欢独来独往,也不想掺和进争权夺利之中,便拒绝了其他人的邀请。

    然而,希望基地最大势力担心他会加入其他势力给自己造成威胁,就趁他独自外出前往晨曦基地的时候派人追杀他。他原本是能逃出生天,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了一个高阶精神力异能者,在对战中不断给他施加精神攻击。

    那人躲在巷子里,始终没有露面。

    他知道自己逃不掉了,绝望之下干脆自爆晶核拉仇人陪葬!

    只是可惜那个精神力异能者离得远,实力又强,顶多也就是重伤而已。

    杀身之仇,季安然铭记于心。

    但相较于去希望基地找仇人报仇,季安然更想先把自己的感情问题给处理好——这是两辈子的都不愿放下的心愿。

    于是,季安然拼命杀丧尸把自己的异能提高到二阶。

    有了强劲的实力后,季安然就装成一个落魄的普通人,掐着日子和时间在前世碰面的超市附近等候。

    ——

    “我们身上的衣服都脏死了,大家先去服装店换一身。”一个黄毛混混说到。

    他是这群混混的头,其他人都听他的。

    “好。在这边找物资真好啊,最近有个比较强的缝隙异能者在附近寻找物资,丧尸被杀了很多,我们也安全了很多。”一混混感慨道。

    “是啊。不过我们一直没有遇到那个风系异能者,也是幸运。如果他也跟我们一样打劫别人,那我们就要倒霉了。”

    “就是就是。其他异能者都没有那么强,我才那个风系异能者已经升到二级了。”

    这群混混在末世前就喜欢干些偷鸡摸狗的事情,也拉帮结伙打过群架。

    末世到来之后,这些人就一起抡起斧头,到处打劫。不给就打到给或者扔丧尸堆里,不就是一条人命吗?

    季安然发现那些人走进来服装店后,脸色顿时黑了下来。

    他静静地站在更衣室里,希望那些人能在换好衣服后离开。

    一个混混看着地面,脸色忽然一变:“不对,这家店的地面未免太干净了点。是不是有人进了店,然后扫去灰尘免得被人发现?”

    “呀,真是个不错的发现,就是不知道那只藏头露尾的小老鼠溜走了没有?”黄毛恶意地笑着。

    混混们开始在服装店里寻找起来,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来到里面的更衣室。

    季安然抬起手,看着上面机械表显示的时间,眉头紧皱。

    该死!

    耿哥差不多就是这个点出现在附近了……

    混混的动作很快,季安然脸色一沉,清秀可爱的小脸上是格格不入的阴狠。

    那是在末世里混了多年才有的眼神,冷漠残酷,哪怕看见鲜血淋漓的尸体,也能面不改色。

    季安然猛得打开更衣室的门,踏了出去。

    他现在立刻把这群人都给杀了!只要没人看到他动手,他依然可以扮演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

    黄毛一笑:“小老鼠……”你终于舍得钻出来了?

    那可怕的眼神就像是梦魇一般,让黄毛的剩下的话语都堵在了嗓子眼。

    与此同时,季安然也听到了车轮驶过的声音。

    眼中的杀气顿时散去,季安然像个灵活的小兔子,一直就窜了出去。

    季安然脏兮兮的小脸苍白一片,眼中盛满了惶恐。他疯狂地在街道上奔跑,似乎想要甩掉什么可怕的东西。

    混混们见肥羊跑了,纷纷提起斧头追上去。

    “妈的,这小子怎么跑得那么快?!”

    “末世爆发都半个多月了,很多人都已经抵达了附近的基地。他没有异能还敢跑出来,肯定是有点过人之处的,要不然早进了丧尸的肚子。”

    “等我追上那小子,一定要打断他的腿。老子让他跑!”

    混混们恶狠狠地说,不停地追赶着前面的人。

    因为季安然隐藏了自己的脚印,还在发现他们后夺路而逃,这些混混都以为季安然只是一个普通人。

    季安然的手里带着一根防身的钢管,就算是逃命也没丢下。很显然这就是一个只能靠武器来保护自己的普通人,对着他们这群拎斧头的,就只有送菜的份。

    他们又怎么会想到,季安然就是让他们胆寒的风系异能者呢?

    车子行驶的声音越发清晰,那些劫匪也听到了汽车的声音,纷纷提高了警惕。

    一辆脏兮兮白色面包车驶了进来,隐约可以看到车上坐了四五个人,看样子是一个队伍。

    季安然的眼中滑过一丝欣喜,很快就消失不见,只留下惶恐和不安。

    是耿哥!

    他记得耿哥前世就是开着这面包车来超市的!

    黄毛的脸色有些难看,他不动声色地打量周围的环境,心里不停地盘算着。

    这条街的街道比较狭窄,要想避开面包车离开,只能从反方向跑。但是,普通人怎么可能跑得过面包车呢?

    “咔。”

    面包车的车门被打开,车上走下来四个人,为首的就是耿延。

    耿延身材高大健硕,解开几颗扣子的衬衫底下露出线条优美的肌肉,全身蕴含着强大的能量。

    他剑眉星目,眼睛比黑夜更深邃,让人捉摸不透。他的唇角带着淡淡的浅笑,却让人感受到了浓浓的压迫感。

    黄毛暗道一声不好,脸顿时就沉了下来。

    手上没有带任何武器,看样子是个异能者。他倒是想走,不怕这支异能者小队一时兴起,想要黑吃黑。

    越是这种情况,他越是不能露怯。

    黄毛静静地看着异能者小队的人,脸上是警惕防备的神情。

    “疲于奔命”的季安然跑到距离耿延还有三步距离的时候,脚步就跟灌了铅似的,再也抬不动脚了。

    他近乎贪婪地盯着耿延英俊的模样,心里的酸涩就别提了。

    “他们要打劫我,救命!”

    好半响,季安然才怯怯地说,打破这寂静。他的模样非常狼狈,神情也是小心翼翼的,看起来柔弱而可怜。

    黄毛笑了笑,张嘴就是一口黑锅。

    “这个青年偷了我们的背包,我们追赶他想要把物资拿回来。你看他身上的那个背包,就是从我们这里偷走的。”

    “你血口喷人!你们成群结队,手里都拿着武器,我有什么能耐,能从你们的手里偷到物资?!”季安然愤愤不平地说,整一被欺负到炸毛的小刺猬。

    一群傻子!

    这可是对我余情未了的前男友,我脱个裤子都能让你们死无全尸!